零點看書 > 知兮忘兮 > 第七章.一期一會皆是你

第七章.一期一會皆是你


  “小七哥哥,你快看,這桃花真的好好看哦!”進入桃花林的取算息立刻像個小孩子一樣,蹦蹦跳跳的走到桃花樹下。
  一群桃花精靈笑咯咯的從花中飛了出來,圍繞在取算息的身邊,一只較大的,看起來像是花精靈中長者的精靈,“啾”的一下親了一口取算息的眉間,取算息的眉心立刻出現了一個桃花印記。
  取算息好奇的一摸眉心,瞬間朵朵桃花瓣圍繞在了取算息的身邊。取算息驚喜的看著周圍的花瓣,立刻回頭喚去,“小七哥哥,你看!”
  木期會看呆了去。
  花瓣圍繞,精靈翩飛,美人回首。
  “哇塞,好美啊,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女子。”
  突然一個少女的聲音從木期會身后傳來。木期會皺了皺眉頭,他很不高興有人看到了取算息如此誘人的模樣。
  取算息聞聲好奇看去,看見了一個黑發黑瞳的少女,身邊帶著一個似乎比她還小一兩歲的少年。
  “你好,我叫幽煙紗,這是我弟弟,幽宿遷。”少女面上帶著笑容,嘴角處露出一對可愛的酒窩。
  取算息瞬間對這個女孩子心生好感,也是笑著說道:“我叫取算息,那是我哥哥,木期會。”
  “木期會?”幽煙紗這才將目光轉向站在一旁的木期會,眼中閃過驚喜之色,“那天是你救了我對吧!我記得你!”
  “救?姐姐你又亂跑去哪了?”幽宿遷面無表情的看了不小心說漏嘴的幽煙紗一眼。
  不知道因為什么,取算息竟覺得幽宿遷的那個神色啊,簡直神似她家哥哥,要不是長得實在是不像,取算息都要懷疑他倆是不是親兄弟了。
  “咳,那個什么,算息對吧?我聽說那桃花林深處有一座桃花亭,不如我們過去坐坐吧。”幽煙紗立刻笑盈盈的上前和取算息走在了一起。
  取算息喜歡眼前這個女孩子,而且這可是她第一個接觸的和自己同齡的女孩子,自然也是樂意一起玩耍,立刻點頭應了下來。
  “為什么你姓取,你哥哥姓木啊?”路上,兩個小姑娘湊在一起,開心的探討著關于自己界的趣事。
  幽煙紗是妖界妖姬,從小就倍受寵愛,無論是妖后還是妖帝,都十分疼愛這個女兒,就連之后出生的幽宿遷,未來的妖帝,都沒有她受寵。
  而偏偏幽宿遷這個弟弟吧,一點都沒覺著有什么不對,整天當的像個哥哥樣操心著幽煙紗的生活。
  在這樣的環境中,幽煙紗自然是養成了天真爛漫的卻又不任性的性格,讓人不由得便喜歡上她。
  “因為我阿娘姓取,哥哥跟阿爹姓,我跟阿娘姓。”取算息挽著幽煙紗的胳膊,解釋道。
  幽煙紗了然的點了點頭,道:“這樣啊,那以后我若是生了女兒,也要讓她跟我姓!”
  “你呀,莫非這就想著要嫁人了?”取算息調侃道。
  或許她們的年齡在人間已經該商議親事了,但對于壽命沒有盡頭的她們來說,真的是太早了。
  畢竟只要想,容貌便可以一直保持著不變,就算是幾萬歲還不成婚,那都不是什么大事。再說,成婚對于他們來說,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有可無罷了。
  “說什么呢?”幽煙紗難得的臉紅了一下,伸手戳了一下取算息腰間的癢癢肉,弄得取算息趕忙在桃花林中逃竄著。
  幽煙紗則是追著她,頓時林間傳來了少女嬉笑的聲音。
  “哎呀。”突然間,幽煙紗面前出現了一個人影,她一個沒剎住,直直的撞了上去。
  “滾開。”那人猛的一揮衣袖,幽煙紗整個人都向后跌去,幽宿遷眼疾手快,趕忙接住了即將倒地的幽煙紗。
  “你這個人怎么這個樣子啊。”取算息立刻快步走過去,在看到幽煙紗右手被樹枝蹭破的傷口后,氣鼓鼓的轉身的對那個人說道。
  月亦本想發怒,卻在看到取算息的長相后,明顯一怔。他趕忙過去想要拉住她的手,卻被取算息躲了開來。
  “渡瑤……”
  取算息的心突然宛若針扎了一下,猛然的痛了一下,眼睛也是不明所以的濕潤了起來。
  “小七哥哥。”取算息下意識的躲到了木期會的身后,調解著自己這來的莫名的情緒。
  木期會雖是不知道取算息這是怎么回事兒,但他隱約能夠猜到,這和她的曾經有關系,一時間竟心情不爽了起來,伸手拉住了取算息的手。
  月亦看著兩人相握的手,神色突然變得難看起來,他開口剛想要說些什么,便被突然冒出來的女子給打斷了。
  “阿亦,你怎么走那么快,渡……渡瑤公主?”那女子穿這一身紅色鎏金長裙,頭上帶著明晃晃的金簪,一副高貴的模樣,在看到木期會身后的取算息后,瞪圓了一雙美目。
  “我不是渡瑤,我叫取算息。”取算息從木期會身后探出頭來,無力的解釋道。
  似乎所有見到她的人的第一句話都是一句“渡瑤公主”,但她真的不是渡瑤,她和渡瑤好像也沒有什么關系,她是在冥界長大的,而渡瑤是仙界的。
  “取算息?陛下新封的渡鰩公主?那也是位渡鰩公主啊。”那位紅衣女子深深的看了取算息一眼,然后面露微笑道:“我是仙界梔子花仙,鏡梔子,這位是我夫君,仙界月老,月亦。”
  “我啊,與那位仙界的渡瑤公主,可是很好的姐妹啊。”
  取算息看著鏡梔子溫和的笑容,不知怎么竟產生了厭惡之情,她只覺得這個看起來完美無缺的微笑,特別的假,假的讓人作嘔。
  “你好。”取算息還是躲在木期會的身后沖他們點了點頭,畢竟基本的禮貌她還是要有的。
  “阿亦,我們走吧。”鏡梔子看著一雙眼睛緊緊盯著取算息的月亦,笑容僵了僵,卻又立刻恢復過來,拉了一下月亦的衣袖小心翼翼道。
  月亦伸手甩開了鏡梔子,然后又看了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取算息,道:“我是月亦,以后你若有什么事情,大可來找我。”
  說罷他便轉身離開,鏡梔子急忙的沖著幾人抱歉一笑,跟了上去,只是在轉頭的那一剎那,斂去了所有的笑容。。
  見他們走后,取算息這才松了一口氣,從木期會的身后走了出來,卻沒有意識到兩人依舊相握的手。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