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知兮忘兮 > 第五章·暗閣

第五章·暗閣


  “小七哥哥!”取算息隨著白問醉一起,終于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了一直停留在原地的木期會。
  木期會在看清取算息身后跟著的白問醉的模樣時,神色一沉,果斷上前拉住了取算息的手。
  “欸?對了,閣主,你不是說只見長的好看的人嗎?你說我小七哥哥夠不夠格?”取算息這個憨憨并沒有注意到木期會的任何異常,反而是轉過頭去問白問醉。
  白問醉不禁莞爾,然后摸了摸取算息的頭,道:“若是你的哥哥自然夠,不知道可否請這位木公子前往在下的閣樓。”
  面對著取算息期待的目光,木期會僵硬的點了點頭。一路上,木期會都沒有松開拉著取算息的手,同時在聽到取算息告訴他,她進了白問醉的精神幻境后,不由得一愣。
  精神幻境,那不是只有最為信任之人才進的去的嗎?想著他不由得深深的看了白問醉一眼。
  走在前面的白問醉似是收到的來自木期會的目光,回頭,沖他笑了笑。
  木期會拉著取算息的手,又緊了緊。
  “到了,里面便是我作畫之地,算息可想進去看看?”說起來,這個地方,還是當年渡瑤親手置辦的,這么多年來,白問醉一直沒有換。
  “要!”取算息怎么可能錯過這么好一個湊熱鬧的機會,立刻點頭答應了下來。
  于是乎,白問醉便帶著取算息和木期會,來到閣樓頂層的一個房間的書架前,伸手抽出了一本書,突然間書架被一分為二,一個房間出現在三人面前。
  “哇塞,那么好玩啊。”取算息不由得發出了贊嘆聲。
  然后她便在房間中看到了不少的人偶,一個個都做的栩栩如生,仿佛是真的一樣。
  就在三人走進去后,那些精致的人偶突然動了起來,泡茶的泡茶,端點心的端點心,還有去將一些白問醉要用到的工具拿過來,小心翼翼的擺在桌子上。
  待他們做完一切后,便畢恭畢敬的站在一旁,一動也不動了。
  “木公子請坐,算息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無需拘謹。”白問醉笑著坐了下來,木期會沉默了一會兒,坐在了他的對面。
  取算息則是好奇的打量著那些人偶,發現他們無論男女,長得都很是相似,想著她摸了摸自己的臉,怎么感覺,這些木偶長得那么像自己嘞?
  等等,應該是想渡瑤吧,看來白問醉是喜歡渡瑤的沒跑了,真是個可憐的孩子。
  取算息不由得憐惜的搖了搖頭,在房間里轉悠了一會兒,突然注意到一扇不怎么明顯的暗門,她下意識的一碰,整個人便被吸入門中。
  “哎呦!這是哪啊?”取算息整個人直接摔在了地上,抬起頭時,不由得一驚。
  這是一個不大的房間,但整個房間竟是由黃金制成,并還鑲嵌著紅色瑪瑙。
  整個房間竟貼滿了畫像,皆是一名女子,有喜有悲,有怒有泣,不同的神色不同的年齡,卻都注著同一個名字----渡瑤。
  房間中間有一個玉制寶座,上面鍍著金紋,嵌以琥珀,下面雕著一朵綻放的玉蓮花,竟是用粉玉雕成,看過去像是一個被蓮花托起來的寶座。
  寶座上,竟還有一人。
  那人穿著鮮紅的嫁衣,上面繡著一只栩栩如生的金鳳凰。
  取算息一時好奇,便上前去揭開了那人戴著的蓋頭,露出一張完美精致的面孔。
  一雙靈動的杏眼似含秋波,小巧挺拔的鼻梁,如花瓣一般嬌嫩紅潤的嘴唇,柳葉般的細眉眉尾處微微上挑,讓她平添了幾分嫵媚,眼角處的一顆淚痕,使她顯得更加的楚楚動人。
  “啊。”取算息不由得驚呼一聲,這人也太美了吧。
  “這就是渡瑤公主嗎?”取算息不由得伸手摸了一下這個“人”,卻發現她的臉摸起來竟與常人無別。
  不知怎么的,取算息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真的很像嗎?原來我長得有這么好看嗎?
  此時的外面----
  “綰綰?”木期會只覺得取算息許久沒了動靜,回頭看去,卻發現房間里除了他和白問醉以及一堆長得幾乎一樣的人偶外,沒有別人了。
  “綰綰?綰綰。”木期會趕忙起身,尋找著取算息的身影。
  白問醉倒是很冷靜,他靜靜的張開手掌,一絲靈力順著他的指尖,悠悠的飄向取算息消失的地方。白問醉一驚,立刻走了進去。
  木期會倒也想要跟著進去,卻發現自己根本就進不去,看著白問醉消失的身影,木期會的眸子不由得暗了暗。
  這個人好像很擔心綰綰。他的雙手緊緊的握成拳。
  “算息?”
  白問醉一進去,便看見取算息愣愣的摸著自己的臉,聞聲回過頭去看向白問醉。
  蓮花玉座上的渡瑤的雙眼突然睜開,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取算息,緩緩的伸出手。
  “哇啊!這個人偶怎么動了!”取算息的手被突然抓出,一股靈魂撕扯的感覺,痛的取算息不由得驚呼起來。
  白問醉瞳孔驟然一縮,幾乎是想都沒想,一計靈力將那個人偶渡瑤打開。
  取算息徹底懵了,她眼前一黑,軟軟的倒了下去,白問醉趕忙上前扶起了她,直接將她送了出去。
  在外等候著的木期會看著突然落出來的人影,立刻伸手穩穩的接住了。
  “綰綰?”
  木期會輕晃了懷里的取算息一下,發現她竟然沒有任何的反應,看了一眼那道暗門,抱著取算息直徑離開了。
  “為何傷我,你不是最愛我了嗎。”人偶渡瑤站了起來,臉上竟露出人一般痛苦的神色。
  “沒想到,你竟能有人類的意識。”白問醉玩味的看著人偶渡瑤,臉上所有溫柔的神色完全消散,整個人冷的像塊冰。
  “阿醉……”
  人偶渡瑤穿著紅色的嫁衣,緩緩的走向白問醉,一如白問醉每日夢境中的模樣。
  白問醉微微一笑,伸手撫向人偶渡瑤的臉然后順著她的臉頰向下,在它的脖頸出狠狠一捏,人偶的頭瞬間斷掉。
  “人偶就是人偶,連血都不會有。”
  說著白問醉手心冒出一團火焰,點燃了那個人偶,緊接著,整個房間都被大火燒了起來。
  “我的渡瑤回來了,你們都沒有必要留著了。”白問醉出來后,一揮手,所有木偶全部化成灰燼。。
  “渡瑤……”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