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知兮忘兮 > 第三章·終究是顏值惹了禍

第三章·終究是顏值惹了禍


  第二日一早,取算息便穿這一身紅色的齊胸儒裙,微微施了點粉,上了點胭脂,蹦蹦跳跳的跑到早就在她院里等候了的木期會面前。
  誰知道木期會二話沒說,拉著她進屋,果斷的將取算息臉上的胭脂水粉全擦掉了。
  取算息不滿道:“哥哥你做什么?我好不容易化的嘛。”
  木期會并不理睬,而是又找了一間銀白色繡著金紋的外杉套在了取算息的身上。
  理由就是里面的儒裙上儒太薄了。
  最后木期會拉著一臉不情愿的取算息出了院門,并且不知道從哪拿來的一個白色的面紗替取算息戴上。
  本來還氣鼓鼓的取算息,一來到仙界,瞬間就消氣了,她睜著一雙杏眼,好奇的打量著周圍。
  這次來仙界,為的是百年一屆的仙界大典,大典一辦便是7日。來自魔,妖,鬼三界的王以及其家眷都會應邀前來參加,并且安排住所,在此住上七日。
  這七天內,是仙界最熱鬧的時候,并且到了夜晚,在仙界最邊緣的一個街道,將會效仿冥界的鬼市,里面的東西將會是平日里見不到的精品。
  在街道最深處的一個叫做萬惠閣的地方,會舉辦一場盛大的拍賣會。而大多數人是為了去見那位傳說中的閣主的。
  那位閣主喜做木偶,但他的木偶大多數是沒有臉的,他只見致美之人,并將那人的臉畫在木偶上。
  以至于去的人,女子居多,但是這位閣主自始至終只見過一名女子,那便是那位葬身在冥界的渡瑤公主。
  當然,取算息非要來的目的自然也是夜市和萬惠閣。只是她對閣主不感興趣,她感興趣的是萬惠閣的第二大特色----美食。
  萬惠閣的主閣是拍賣會,但它后面有個縮小版的萬惠閣,一樓一種風格的美食,即使是無須吃飯的仙人,都想要去嘗嘗。
  聽說最高一層只有閣主進的去,而那一層也是吃的最多,最美味的一層。
  “小七哥哥,我們現在是要去哪?”四個人,跟在一個引路的仙子后面,取算息悄悄的拽了一下木期會的衣袖,壓低聲音問道。
  走在前面的取榆槿聽到后,伸手拍了拍取算息的頭,道:“自然是要去主殿見仙帝了,綰綰到時便跟在你哥哥的身邊,別出聲,好嗎?”
  取算息乖巧的點了點頭,木期會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將她往自己身邊拉了一下,一副生怕她被別人拐跑的模樣。
  不一會兒,仙子便停了下來,側過身子,畢恭畢敬的站在一旁。取算息緊緊的跟在木期會的身邊,隨著他一起踏入大殿。
  “仙帝陛下。”
  取算息趁著木嵐與這位仙帝聊天之時,偷偷的抬頭看去,想要知道這位仙帝究竟長什么樣子。
  她一路上腦補的模樣都是白發蒼蒼,胡子一大把的老人家。但這樣一看,她似乎是錯了。
  這位仙帝,明顯是一位年輕的男子不說,長得還異常的俊美,怕是女子都沒有如此精致的面孔。
  仙帝似乎也是注意到了取算息的目光,沖著她微微一笑。
  就在取算息打算重新低下頭去的時候,突然一個白球朝她撲來,一下子將她撲到在地。
  “綰綰!”木期會也是一驚,趕忙過去將取算息扶了起來,仔細打量著她有沒有受傷。
  “小七哥哥我沒事。”取算息,一只手抱著懷里的白球,一只手揉了揉自己摔痛了的屁股,然后一副可憐的模樣靠在木期會的懷里。
  木嵐和取榆槿也趕忙的走了過來,詢問著取算息的情況,就連仙帝也親自走了下來。
  仙帝容成祭看著取算息,帶有幾分歉意道:“公主沒事吧?我這貓啊,素來不喜與外人親近,定是因為喜歡公主,才會撲向你。”
  取算息趕忙伸手要將貓還回去,并說道:“沒事沒事,不過就是摔了一下罷了,不是什么大事。”
  誰知那似個球般的貓,竟還不愿意回去,掙扎的從剛接過它的容成祭懷里掙脫出來,再一次朝著取算息撲去。
  這一次,貓爪直接將取算息的面紗扯掉,露出一張完美的面孔。
  容成祭下意識的望去,卻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間,愣住了,他有幾分不確定的喊道:“渡瑤?”
  “?”
  取算息不解的看向他,下一秒,取榆槿便擋在了取算息的前面,同時也擋住了容成祭的視線。
  “陛下,小女今日許是累了,不知可否讓我先帶她回去休息。”取榆槿望著容成祭道。
  容成祭淡淡的看了一眼取榆槿,直接用靈力,將取算息送到自己面前來,細細的打量著她的容貌。
  木期會不禁皺了皺眉頭,上前拉住了取算息的手,直視容成祭不滿的目光。
  取算息看著這個越發詭異的氛圍,咬了咬唇,道:“仙帝陛下可否與我談談,我會告訴你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情。”
  容成祭深深的看了取算息一眼,最終還是點了頭,應了下來。取榆槿松了一口氣,趕忙叫木期會帶著取算息離開,然后吩咐木嵐在門口等一下,她也會告訴他所有事情。
  取算息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是一路上所有見了她長相的人,無不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自己,還有更甚著,就差直接撲過來了。
  同時,仙帝的那只大白胖貓,也緊緊的跟在了取算息的身后。
  木期會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他思來想去,最終決定將取算息鎖在了房間里,不放她出來。
  于是乎,取算息便一個人,抱著一只貓,坐在房間里生木期會的氣。
  沒有人知道取榆槿到底和容成祭說了什么,只是容成祭突然要將取算息收為義妹,封號渡鰩,與當年渡瑤公主的封號乃是同音。
  同時,取算息長得與渡瑤公主相似的消息,也在仙界傳播開來。冥界給出的回答是:取算息乃是冥界王室之人,容不得外人評論。
  而容成祭也只是給了取算息渡鰩這個稱號而已,也沒有做別的什么表示了。眾人只好自己在私底下討論這件事情。
  不過這些對取算息本人都沒有什么影響,畢竟取榆槿的解釋就是,她只是單純的和渡瑤長得像,引起了容成祭的思妹之情罷了。
  只不過是知道她的人變多了,變得不是一般的多了,總是有人隔一會兒來一次。
  不過都成功的被木期會擋了回去。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