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知兮忘兮 > 第二章·豆蔻年華美人初成

第二章·豆蔻年華美人初成


  十三年后----
  “小七哥!”一個莫約十二三歲的小姑娘穿著一身月白色的蓮紋儒裙,懷里抱著一個已經看不出來是什么東西的生物,急慌慌的朝著一個少年跑去。
  “綰綰,你跑那么急做甚的?你這懷里抱著的是個什么?”木期會下意識的張開雙臂,接住了朝他撲來的取算息。
  取算息立刻將懷里的東西舉到了木期會的面前,說道:“小七哥,這是我從奈何橋邊尋來的,還是個活的!”
  奈何木期會嫌臟,并不愿意接過這個東西,而是立刻吩咐身邊的一個小鬼差,將這玩意帶回去看看還能救嗎,最好是先洗干凈再說。
  然后接過一旁女婢遞來的手帕,一點一點的替取算息擦著她的手。
  其實明明就可以用法術解決的事情,木期會卻寧愿用手親自給她擦干凈。
  “小七哥,他們說明天你要去仙界。”取算息眨巴著一雙大眼睛,一副乖巧的模樣。
  取算息想的是什么,木期會怎么會不知道,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取算息就算是眨個眼,木期會也能懂她是什么意思。他無奈的拍了一下取算息的頭,道:“我會告訴阿娘和爹爹的,盡量讓你去好吧。”
  “好啊!”取算息立刻露出了一個
  笑容,撲到木期會的懷里,并且在他懷里蹭了蹭。
  不遠處取榆槿和木嵐正巧從旁路過,看到了這一幕。
  “陛下啊,你說這兩個孩子的關系是不是太過于親密了?”取榆槿挽著木嵐的胳膊,皺了皺眉頭道。
  “有嗎?”木嵐看了看兩個嬉笑著的人兒,似乎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但是取榆槿就不一樣了,她身為女人,對于這種事情看得最為清楚。
  “有的陛下,你說,我要不要告訴期會,綰綰其實不是他親妹妹?”取榆槿說道,“然后,再看看期會怎么想的,如果愿意就直接給他倆定個親好了。”
  “……榆槿,你是不是想的有點長遠,兩個孩子不才剛十幾歲嗎?”木嵐不是很理解的看著取榆槿。
  取榆槿伸手拍了一下木嵐,道:“十幾歲怎么了?在人間,人家十幾歲的孩子都已經成親了。我覺得他倆就挺般配的。”
  “對沒錯,你看綰綰長得也如此好看,保不準在過些時日就被別人拐跑了來著。”不知怎么,取榆槿的神色越發的堅定,“我養了那么多年的白菜,可不能隨隨便便就被別的豬給拱了,要拱也得是自家的豬。”
  “……”
  木嵐徹底放棄的阻攔,畢竟是自家媳婦,能怎么辦?寵著唄。結果就是取榆槿拋下了木嵐,走到了木期會的面前,在取算息不解的目光中,將他拉到一旁,聊了好半天。
  取算息并不知道他們聊了什么,只是覺得木期會看他的眼神有些改變。到底是啥改變,她也說不出來。
  取榆槿只顧著護自家白菜了,卻忘記當年渡瑤在奈何橋畔下的毒誓,她取算息,根本就不會知道什么情與愛。
  “小七哥,阿娘給你說了什么?”取算息想也沒想的就過去,拉過木期會的衣袖。
  木期會看著取算息拉著他的小手,半天沒說話,然后忽然嘆了一口氣,道:“綰綰,以后除了我之外,不許任何異性接觸你知道嗎?你也不要隨隨便便就拽別的男人的衣袖什么的。”
  “啊哈?爹爹也不行嗎?”取算息歪了歪腦袋,問道。
  木期會嚴肅的點了點頭,道:“不可以,爹爹也不可以,只有我可以,知道了嗎?”
  取算息雖是不解,卻還是點了點頭,然后撲過去,抱住了取榆槿,“阿娘,我也想去仙界玩,你帶我一起去好不好。”
  木期會:“……”以后是不是應該連女子也不讓碰的好。
  “去仙界啊……”取榆槿一愣,看著取算息這張與渡瑤公主所差無幾的臉,一時間煩了愁。
  她能拒絕嗎?這好歹也是自己看大的,在她眼里和自己親女兒沒什么兩樣,而且還很有可能成自己的兒媳婦。
  但若是去了,她這個身份,恐怕是會引起不少禍端。
  “阿娘,你讓綰綰一起去吧,我會看好她的。”一旁的木期會不著痕跡的將取算息拉了回來,然后幫忙一起勸道。
  終于被拋棄已久的木嵐也走了過來,說道:“榆槿,讓綰綰去便是,她如此乖巧,定不會惹事的,再說這不還有期會嗎?”
  取榆槿:“……”是因為這個嗎?!不是的好不好!
  “行吧,那你去吧,只是你一定要用面紗蒙住臉。”取榆槿最終還是松了口,她此時此刻只覺得自己太難了。
  “為啥要蒙臉啊?”取算息疑惑道。其實她并不怎么在意露不露臉,就是單純的想要去仙界玩而已。
  取榆槿拍了拍取算息的頭,一本正經的說道:“因為你長得太好看了,我怕你被拐走。”
  “我覺得阿娘說的挺對的。”木期會難得贊同了一次。畢竟當年渡瑤的容貌在六界中可是有名的美人,若是她的容貌在六界中稱第二,便無人敢稱第一。
  而此刻的取算息,雖是年幼,卻已經能在她身上看出當年六界第一美人的模樣了。
  然而冥界的人,大多數只是知道渡瑤公主這個人,真的見過的沒幾個,也就是木嵐,取榆槿,和幾個當年渡瑤奈何橋畔焚魂時,在鬼差罷了。所有在場的鬼差都被割去舌頭,送去十八層地獄折磨犯人了。
  而木嵐又根本不會怎么注意除了取榆槿之外的女子,頂多就是覺得取算息長得越發的眼熟了而已。
  所以,除了取榆槿以為,沒有人知道取算息和那位渡瑤公主長得一樣。
  取算息還是點頭應了下來,畢竟是為了出去玩,蒙個臉而已,又不是什么大問題。
  當天晚上,取算息就到收了來自木期會親自挑選的服裝以及一個面紗。
  先不說面紗又厚又大還是黑色的,簡直就是要把她整個臉都給蒙上不說,那身感覺像是從廚房大娘手中借來的粗布衣裙又是個什么東西?
  倒不是因為嫌棄布料什么的,至少選一個好看點的顏色啊,這種似乎是幾百年前,已經褪的差不多的土黃色到底是要弄那樣啊?
  明明這樣穿更顯眼的行嗎?
  取算息果斷選擇把衣服退了回去,并道:“這種好東西哥哥你還是自己留著穿吧,妹妹我受不起。”
  為此,木期會還傷心了老半天。
  “公主。”這時女婢抱著一只白色的狐貍走了過來,“小姐,這是您撿來的那個東西。”
  “咦?原來是只狐貍啊。”取算息戳了戳狐貍的頭,那只狐貍突然睜開眼,狠狠的咬了取算息一口,然后跑了出去。
  “啊。”取算息看著咬出血的手,眼淚瞬間出來了。
  “公主!”
  “沒事,不用去追了。”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