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知兮忘兮 > 第一章·三千青絲只為情斬

第一章·三千青絲只為情斬


  奈何橋畔----
  白衣女子站在橋邊,望著那一望無際的彼岸花海,眼神中絲毫沒有一個人該有的神色,只有恨意,周遭皆是濃厚的怨氣。
  她忽然一伸手斬斷了一頭如瀑般的青絲,并將它們遞給一旁的一位鬼差。
  “你可知那月老月卿?”她忽得問道。
  那鬼差唯唯諾諾的低下頭,回了句“屬下聽說過。”
  女子勾唇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似是在笑鬼差,又像是在笑自己,“將這頭發給他,告訴他,是他月卿負了本宮!”
  “從此本宮與他生生世世,再無任何瓜葛!”
  說罷,女子伸手點燃了那彼岸花海,自己也毫無留念的踏了進去。
  “殿下!殿下您點的是冥火啊!這是能將您魂魄皆燒毀的火啊!您可千萬別想不開!”鬼差瞬間就慌了,跑到火前,卻不敢在往前踏一步。
  “我,仙界渡瑤公主在此,以魂魄為引,以血肉為勢,如有來世,寧可無心,也要忘卻前塵,斷情絕愛,”
  灼魂之痛鬼差沒有體驗過,卻聽人說,那是世上最痛的事情,沒有之一。可眼前的渡瑤公主卻像是絲毫沒有感覺到痛一般,甚至還露出了一個微笑。
  “如果可以,記得和王兄說一聲,渡瑤不能再一直陪著他了……讓他自己照顧好自己。”
  火越燃大,整個冥界的彼岸花皆被點燃。就在渡瑤的魂魄即將消逝之時,一道柔和的白光將她護住了。
  滿地燃起的彼岸花忽得升起團團圍繞在那魂魄身邊,最終化作一點點白光融入她的靈魂之中。
  一個嬰兒,便在那柔光以及彼岸花中出現了,然后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又是個癡情之人,竟連魂魄都給燃了。”一位面色溫柔,隨時不著粉黛,卻依舊渾身散發著高貴氣質的女子接住了那嬰兒。
  “殿…殿下。”鬼差立刻捧著一頭長發跪了下去。
  女子抱著孩子看了鬼差一眼道:“你將頭發給仙界送去,就說渡瑤公主在冥界自燃魂魄而亡,只留下這一頭長發,其他的一律說不知,懂了嗎?”
  鬼差立刻重重的朝著女子磕了個頭,道:“屬下明白,屬下稟告完,便割去舌頭,絕不會說出半點有關于今日之事!”
  “嗯。”女子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微笑著輕撫著懷里的孩子,“正巧我的小孩兒前不久剛出世,你的身份以后就是他的同胞妹妹好了。”
  那小嬰兒眨巴著一雙紅色的雙瞳,面色懵懂的望著眼前溫柔的女子,然后也咧開嘴,笑了起來。
  “以后你就叫算息好嗎?和我一個姓好了,你就叫取算息。”女子捏了捏取算息肉嘟嘟的小臉,臉上有著母親特有的神色,好像取算息真的是她的女兒一般。
  “取算息…你哥哥叫木期會,記住了嗎?木期會,取算息……真好,走吧小算息,阿娘帶你回家。”說著女子動作輕柔的哄著懷里的孩子入睡,然后一路走到她的宮殿,將取算息放在了另外一個男嬰身邊。
  男嬰發覺身邊多了一個人后,掙扎著扭頭去看,還伸手拍了一下取算息。取算息睡得也真是沉,絲毫不在意,只是稍稍的動了一下身子。
  “期會,這個以后就是你的算息妹妹了,你一定要好好待她,知道嗎?”女子笑著揉了揉木期會的頭,然后將他的手放在了取算息的手上。
  “畢竟這是個受過傷的孩子,再活一次,阿娘想讓她也能好好的……阿娘不想讓她和阿娘一樣,因情所困,這輩子都走不出。”女子眼睛中染上一抹悠凄之意。
  當年她是冥界孟婆,本已有心悅之人,可那人卻負了她,娶了另外一個更加貌美的女子。
  她愛那人愛之深,那人卻僅僅因為容貌便拋棄了她。之后,冥王突然便召告六界,她從今往后便是他的王后,他一生的摯愛。
  她其實這么多年一直沒有從那段感情中走出來,即使冥王對她再好,她也對他沒有絲毫情誼。
  木期會自然是聽不懂,只是單純的笑著看著眼前的女子。
  “期會,娘可能要離開了……你是他唯一的兒子,他會好好對你的,算息也會陪著你長大……娘累了…娘想要離開這里……”
  木期會看著女子的面孔,笑容不知怎的就收了,睜著大眼睛,眼神中竟有著幾分害怕的意味。
  女子看著他,心又一次軟了下來,“罷了,你還小,等你長大了再說吧……”
  而且,她真的還想離開嗎?
  想起那張一在自己面前,便傻的像個孩童的人,她的心里竟涌起了一種異樣的情緒。
  “榆槿,你可在?”門外突然傳來男人的聲音。
  被喚做榆槿的女子,將木期會放回了床上,還替兩人蓋好了被子,這才起身去開門。
  “陛下。”
  “說了多少此了,你不必沖我行禮。”冥王木嵐看著取榆槿的眼神中有著說不出的愛意,可惜取榆槿眼中卻沒有絲毫。
  “我聽說你帶回來了個孩子。”
  “是,妾是從外拾來的,想著期會就一個人,未免有些孤單,便帶回來陪著他。”取榆槿始終是低著頭,一副恭敬的模樣。
  雖然木嵐說過多次,她不必行禮,不必自稱妾,可她就是不聽。隨貴為冥后,身上的衣服卻還只穿最普通的樣式,也不愿戴任何的首飾。
  “好,只要你開心便好,可取名了?”
  “取了,姓取,名算息,以后便是妾的女兒了。”
  木嵐伸手攬過取榆槿的肩,道:“你的女兒,便是我的女兒,我也一定會好好待她的。叫算息是吧?真是個好名字,期會,算息。正好,我一下便兒女雙全啦,哈哈哈。”
  取榆槿也難得的露出一個真心的笑容。或許這樣子也不錯。取榆槿忽而想到。她看了看床上的兩個孩子,有看了又看攬著她的男人絲毫不掩飾的只看著她一個人,眼神中滿是寵膩與愛意。
  “陛下,我想吃您做的桂花糕了,不知陛下今日可有時間?”取榆槿突然抬頭看著木嵐道。
  木嵐難以置信的看向取榆槿,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對他要東西,要的還是他親手做的桂花糕
  木嵐立刻抱起取榆槿,并且大聲吩咐道:“來人去給我收拾廚房,我媳婦要吃桂花糕!”
  “是。”
  從此冥王和冥后就開啟了虐狗無止休的甜蜜生活,以至于后來的木期會和取算息時不時的就往外跑,不想回到家里看一對老夫妻成天膩膩歪歪的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