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清后傾城 > 安分守己

  看著色香味俱全的幾道菜,就連站在旁邊想看好戲的李公公也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
  可以說,在場的人都咽了咽口水,因為實在是太香了。
  李公公自問也是在膳房待過十多年了,從來沒有聞到過這么香的飯菜,突然覺得就連給皇上做飯菜的公公應該也沒有這么好的手藝。
  “多謝公公,果兒告退!”侍妾的位分就是這么低,看見一個在府里待得久了的人都要行禮。即使她是郡主,但也必須守規矩。
  爺喜歡守規矩的人。
  李公公回過神,“姑娘客氣了!”
  把菜放在托盤里,便和環兒一起走了。
  在路上,環兒便不滿地說:“李公公也是個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哼!他要是知道我們姑娘是小郡主,準能氣死。”
  蘇果兒沒回答,她知道這里的人大多數應該都是這樣的,不是狗眼看人低,而是為了生存。
  說到底,環兒小,還是太單純了。
  走著走著,蘇果兒也就到了四爺的書房,蘇培盛正站在外頭,看起來還算兢兢業業。
  “喲,蘇姑娘怎么來了?”瞧著四爺對蘇果兒還有點興趣,而且果兒又是小郡主,蘇培盛對她的態度肯定更好了。
  可是也不能整天在四爺面前轉悠呀,那也會煩的。
  他也眼尖,看著蘇果兒手上端著的飯菜,也像是想到了些什么。
  蘇培盛哀嘆一聲,也不知是為什么。
  蘇果兒頷首,欠了個身,“蘇公公,果兒是來找爺的,昨晚兒跟爺說過,今兒給他個驚喜。”
  “姑娘請!”既然是說過的,蘇培盛也就不再“阻攔”了。
  說是驚喜,蘇培盛也不敢去稟報呀,就現在看來,四爺對蘇果兒還是有點興趣的。
  蘇果兒道了謝后就放輕步子進去了,四爺正在看書,看得倒是有點興趣,所以并沒有發現。
  手里端著飯菜,蘇果兒也不好行禮,只好柔柔喊了一聲,“爺~”
  聽見這嬌柔的聲音,四爺抬起了頭,一見蘇果兒手里端著的飯菜,再結合她昨晚說的驚喜,四爺就明白了。
  敢情這是親手為他做了一頓飯菜呀!
  “果兒給爺請安!”她也只是微微行了個小禮,因為手里的飯菜容不得她行大禮啊。
  “嗯,過來!”他招招手。
  蘇果兒走了過去,然后獻寶似的把飯菜放到四爺的面前。
  “聞著還挺香。”
  四爺肚子里的蛔蟲一下就被勾起來了,他上早朝一回來便來書房看兵書了,肯定來不及吃早膳。
  蘇果兒看了看四爺讀的兵書,無奈一笑,其實她也知道,四爺其實不是很受寵,所以他得比別的皇子更加努力才行,為了奪得皇帝的喜歡,四爺這么做也是拼了。
  說到底四爺還是太年輕了,現在皇帝也老了,他要的可是個安分守已的兒子,而不是爭權奪利的皇子。
  如果四爺想取得皇帝的喜歡,乖乖的就好。
  如果四爺想取得大臣們的擁戴,那就得熟讀兵書,多結交好友,凡事親力親為,這樣才能贏得大臣們的心。
  四爺剛拿起碗筷,蘇果兒就開口了,“爺,果兒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說?”
  四爺來了興趣,放下了碗筷,等著蘇果兒說,他想應該是蘇果兒想要些什么,便點頭說好。
  “爺是想做皇帝的兒子還是要做皇帝的皇子?”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