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清后傾城 > 小郡主……吃醋了?

小郡主……吃醋了?


  果兒睜著大眼睛看著四爺拿著一塊……黑色的長方形石塊?
  她在電視里看見過,好像叫……叫什么她忘了,反正是用來研磨的。
  果然,只見四爺拿著那塊石塊低下頭就那么一直磨啊磨啊,磨得很均勻。
  突然,四爺停了下來,把石塊放在磨盤的邊緣,抬眸看了看她,“嗯?你來?”
  果兒點了點頭,拿起石塊,也像四爺那樣一直磨啊磨啊,也不知自己磨了多久,直到四爺說:“好了,可以了!”她才放下。
  “果兒你且先回吧,福晉的阿瑪和額娘也快到了!”似乎連四爺也沒有注意到他叫她果兒的時候,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
  四爺似乎從未對一個才相識不久的女人這樣過,何況,這整個大清的臣民都以為他是短袖,有龍陽之好,偏偏他是真的不近美色。
  就連福晉、側福晉還有格格都是他母妃安排給他的,要不是不能拂了他母妃的‘好意’,他肯定會當場拒絕,可,就算這福晉和側福晉跟了他那么多年了,他根本就沒有碰過她們。
  沒錯,在現代來說,四爺還是個處男。
  其實,四爺也并非是斷袖,只是他不屑于美色,也不沉迷于酒色和所謂的美色。
  皇宮經常會有很大的盛宴,什么賞花啊、品茶啊、比武和歌舞什么的,反正很多,還不包括皇帝、皇后和一些公主、皇子的生辰什么的。
  四爺雖沒在皇宮,在自己的府邸,但肯定也是要去的,他雖不像大阿哥一樣受寵,但在皇子中還算是很有潛質的,在皇帝面前,起碼也能說得上話。
  但那么多的宴會,四爺只是一個人來,帶了一個親信,根本沒有女人,就算是后來娶了福晉和側福晉,也沒見他帶過。
  四爺獨來獨往慣了,根本不喜歡有人陪在他的身邊。所以,這么多年來,他經常出征,雖說沒有什么大功勞,但還是有苦勞的。
  因此,皇帝也經常鼓勵他,雖沒給四爺什么爵位,但他在軍中還是很有威信的,士兵也很尊敬他。
  “哦!”果兒嘟起了小嘴,似乎有些不開心。
  四爺看見她這小模樣,心情有些好,不禁勾了勾唇角,“果兒?”
  “嗯?”
  “醋了?”四爺突然問道。
  果兒張大了嘴巴,有些難以置信,四爺竟然說出了這話,她是有些不開心,可是他們沒見過幾面,他怎么能說出來呢,“啊?不……不是……我……”
  她這個樣子,四爺看了,心情更是甚好。
  “哦?”四爺挑眉,似笑非笑。
  “那那……那果兒先退下了,果兒……果兒還有事要忙,嗯對……福晉還有事找我!”說完,果兒就行了個禮,飛一般的逃走了。
  四爺忍俊不禁,
  逃出四爺書房的果兒在外面大呼著氣,啊啊啊啊……
  活了二十多年了,她這是第一次被人給撩了,而且她貌似還心動了呢!
  嗷嗷嗷……老夫的少女心啊!
  唉!
  穿來清朝,她是不是該談一個戀愛了,不然白活二十多年了!
  要是遇上了自己喜歡的,嗯,那就一定要去追!
  倒追也不算丟臉,真愛才是最重要的!
  就這樣想著想著,她竟然都已經走回了自己的小院子里,貌似自己想多了呢!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