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妖怪藥鋪簽約指南 > 第51章 勾魂桃林

第51章 勾魂桃林

容姬的方式簡單粗暴,她那一身的解厄之血是真的屢用不爽。
  
  金鞭轉眼成了血鞭,鞭子沒觸到古藤樹身,卻甩了它一鞭子的仙血,刺地古藤樹“啊”地一聲慘叫,怒吼咆哮道:“原來是你!”
  
  妖艷的血在滿目的翠綠中顯的格外刺目,巨眼的白色眼白被這仙血灼的焦黑,一個個燙傷的圓形痕跡有大有小,不均勻地分布在各個角落。
  
  一抹抹翠綠轉瞬變得枯黃,巨眼背面的樹身上,藤葉枯萎,露出里面兩道深深的交錯鞭痕來,難怪滕樹只睜一只眼,原來另外一只早已被弄瞎。
  
  仙血所及之處,遍地藤蔓枝葉焦化,冒著濃重的黑氣,連帶著滕頂上的一個個藤木球,瞬間失去了活力,枯枝承受不了重量,啪啪斷開,藤球跟砸地雷似的,落在了泥地里,地上出現了一個個凹陷的泥坑。
  
  原來是這樣一個救法。
  
  伍卿見裹著林竹生的藤木球直直地往下墜,銀劍一出,被帶落的焦黃藤葉瞬間成了兩半,再看那藤球已穩穩地落在了他的劍尖。
  
  輕轉手腕,巧勁一劈,一個黏黏答答的林竹生躺在了枯黃的藤葉球殘骸里。
  
  伍卿朝林竹生扔了一道水柱,瞬間將他那一身黏液洗去,轉頭去尋容姬,見她颯颯地收回了金鞭,除了紅潤飽滿的櫻唇變得蒼白,倒也看不出其他什么傷,才松了口氣。
  
  伍卿起身,從銀戒中掏出一顆赤紅的藥丸,遞給容姬輕聲說道:“補血用的。”可容姬并沒有馬上吃下,蓮步微移,前去查看了那古藤樹緊閉的巨眼,確認不是死了,只是昏迷才放下心來。
  
  說到底還是因為林竹生去招惹它,才遭受這無妄之災,本來是想著用她的名號嚇嚇它,逼它放人,可這老東西吃了熊心豹膽竟敢出言不遜,這氣要是能忍那就不是容姬了,也就出出氣,雖然廢了點仙血,也不至于說非要叫這好不容易長了千年的精就這樣送命。
  
  當年為了容竹已經廢了它一只眼,那會她暴戾無度,雖手段粗暴救下了容竹卻被那只妖狠狠地臭罵了一頓,容姬瞥了眼正在嘗試弄醒林竹生的伍卿,癟了癟嘴,將他給的赤色藥丸扔進了嘴里,藥不苦,還有點甜。
  
  “眼睛不用,可以捐給有需要的人,千年前就警告過你,沒想到你還是這樣屢教不改......”容姬話還沒說完,就聽那古藤樹扭動著藤枝,揉著巨眼傷痛哭訴道:
  
  “我也想改,可鬼帝不許,我沒有辦法,沒有辦法......”古藤樹忍著傷痛,將盤在他胳肢窩的古藤蔓收回,枝條蠕動,瞬間露出刻在里面的黑色鬼咒,刻的很深,幾縷陰邪的鬼氣順著符咒的紋路涌動。
  
  看起來少說也有百年了。
  
  “不殺別的生靈,死的就是我了。”古藤樹顫著身子,發出西索西索的聲音,不知是因為疼還是因為恐懼。
  
  千年的古樹先成精后成妖,成妖后便可幻化人形,明明古藤樹年份遠超,難怪遲遲不肯成妖,原來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是鬼帝給你刻的咒?什么時候的事?”容姬蹙著眉問。
  
  “是......”古藤樹剛開口,重見光明沒多久的鬼咒開始泛起了耀眼的紅光,像是從樹身里面透出來的,“啊!”古藤樹撕心裂肺地嘶吼,“原諒...我...鬼帝...我沒...”話沒說完,這棵千年參天的古藤,原是傷痕累累,現在是煙消云散,瞬間被幽冥鬼火燒成了焦炭......
  
  伍卿容姬兩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幽冥鬼火舔舐著樹身,在斜陽的余暉中熊熊燃燒,讓人無法靠近,也無法阻止......
  
  一路上,容姬想不明白,屢不清頭緒,自然煩躁的很,這林竹生好巧不巧就撞在了炮口上,身上黏液倒是被伍卿沖干凈了,可容姬就是不給他烘干,要他好好清醒清醒,他迎著風,瑟縮的抖了抖。
  
  雖然錯在他,可他還是免不了覺得委屈,都怪那該死的好奇心。
  
  夕陽將三個人的影子拉的長長的,天色很快就暗了下來,傍晚的風帶來了夜的涼氣,吹得林竹生啊嘁啊嘁連打了三個噴嚏,吸了吸鼻子,抱臂搓了搓卻發現身上的衣服突然干了,不僅干了,還暖洋洋地帶著似有若無的香氣。
  
  林竹生看著走在他前頭那婀娜的身影,露出一個欣慰的微笑來,如春風拂面。
  
  暮色下的天空帶著血色慢慢沉入地平線下,繁星點點灑滿夜空,他們不知道走了多久,暗夜里幽風帶了陣陣桃花香,不遠處一盞昏黃的燈光在桃林中搖曳。
  
  吃一塹占了一智的林竹生這會子可不敢亂走,緊緊地黏在容姬身側,這膽子突然小的配不上他那身健碩的肌肉。
  
  伍卿下意識看向容姬,暖黃的燈光罩在她精致的臉龐上,忽明忽暗,顯著驚心動魄的美,伍卿一下子又恍惚了,走神間好像看到個紅衣女孩攙著什么人,目光盈盈地看著他,眼里滿滿的都是信任,叫他突然覺得自己像個男人?!
  
  “等會閉上眼,跟著我走。”容姬淡淡的語氣里藏不住焦慮,一雙柔夷牽起兩人的手,緊緊地握住,如臨大敵地看著眼前那片落英繽紛的桃林。
  
  手上傳來溫熱的觸感,讓伍卿回了神,驚覺自己剛剛奇怪的念頭,什么像男人?他就是男人!雖然他在容姬面前時常被她的霸氣壓制,可他那不是讓著她的嘛,堂堂男子漢,怎么可以和女孩子計較這些。
  
  林竹生在容姬握住他的手掌時,渾身的肌肉緊繃了起來,像是被傳染了緊張,面上一紅,拿眼偷瞄著容姬。
  
  勾魂桃林,鬼林結界中最難通過的一關。
  
  桃林是萬年前一只被情傷所傷的桃妖死后所幻化,誘人桃花香可攝魂奪魄,挖掘你埋在心中最深處的傷痛,朵朵桃花可幻化成你心中所思,夢中所念,一旦沉迷其中,那便被她勾了魂,永遠困在這片桃林中。
  
  容姬鳳眼掃過來,兩人乖巧地閉上了眼,一步一步跟著容姬的指示行動。
  
  “等會無論看到什么,都不要相信,眼前的一切除了黑全是假象,記清了,給我刻在腦子里!”容姬凝重地吩咐道,尤其對著林竹生,要他再三保證,林竹生乖巧地緊閉著眼,并沒有看到容姬抱歉的眼神,容姬心中對他是有歉疚的,因為自己的誤信他人才讓他置身險境,狗改不了吃屎,千年前就看她一肚子壞水,沒想到這節骨眼了還不忘坑她一把。
  
  容姬深吸一口氣,將憤怒壓了下去,閉上了眼,扯了扯兩人的手,示意跟她走。
  
  三人一齊踏進那片芳華之中,灼灼桃花香,濃郁,熱烈,帶著蠱惑人心的香氣,一團團,一簇簇,隨著來人的腳步,片片桃花飄舞零落,帶起粉色輕柔強風,將三人牢牢圍住。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