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妖怪藥鋪簽約指南 > 第36章 酆都鬼市

第36章 酆都鬼市

伍卿抱著水蘇穩穩地落了地,看著水蘇站穩了,就去探了探倒地三人的氣息,還好,只是暈了過去。
  
  容瑤看著伍卿的動作,得意十足。
  
  “我又不傻,在這殺了他們,他們變成鬼進了酆都一告狀,那我們不是暴露了嗎?”
  
  伍卿剛還想夸容瑤有長進,知道下手有輕重了,可一聽容瑤這說法,頓時脾氣上了頭。
  
  “你好歹也算半個神仙,我一做妖的都知道不傷及無辜,你怎么這般自私自利!”
  
  “我......”容瑤拿了木牌還被罵了一頓,正想回嘴,又被容竹打斷。
  
  “你兩整天吵吵吵,不嫌累嗎?”容竹甩下這一句,牽上水蘇拿上容瑤手中的木牌就往門里去了。
  
  “明明是他先找事的嘛!”容瑤指著伍卿,見容竹也不停,朝著伍卿狠狠地砸出手中的木牌,被伍卿單手接住。
  
  “都怪你!”扔完后再也不看伍卿,朝著容竹身后追去。
  
  伍卿搖了搖頭,長嘆一口氣,這事急不來,嬌小姐得慢慢教。
  
  伍卿是最后一個進門的,一進門就看見容瑤對著手中的木牌發呆,伍卿邊問邊走上前去,想看看她在看什么居然把這么聒噪的人看失神。
  
  “你怎么了?”
  
  伍卿一出聲,把容瑤嚇了一跳,猛地把木牌往身后一藏。
  
  “沒,沒,沒什么。”
  
  容瑤看著伍卿投來探究的眼神,甩下一句要去找容竹就跑了,手里緊緊地捏著那塊漆黑木牌。
  
  酆都的夜市也稱鬼市。燈火通明,車馬水龍,摩肩接踵的,卻沒什么聲響,只有鬼門大開之時,小鬼們多起來了,街上才會喧囂起來。
  
  一幕幕的就像是無聲畫,只有在問價格的時候,才能聽到點動靜。
  
  買賣東西的,有人也有鬼,極少見仙。
  
  酆都規矩,買賣只問價格不問由來,只問東西不問人鬼。若有看中的給冥幣就能拿走,別的一律不收。
  
  容瑤看什么都新奇,硬拉著容竹,非讓他給她買了根狐貍紅尾,非說這紅狐毛色難得,像極了天君的那只愛寵,她眼紅已久。
  
  容竹看容瑤那嬌憨模樣,倒也是想給她買,可身上沒有冥幣,面露難色,最后還是伍卿替他付了錢,買一送一,還送了對白貓耳。
  
  容竹道了謝,拿了顆珍珠要給伍卿當是交換,伍卿卻不肯收,佯裝生氣,非說容竹沒把他當兄弟。
  
  容竹聽聞此言,也不強求,萬年面無表情的臉上浮現一絲淺笑,像是三月里的春風拂面,帶起一陣花香,沁人心脾。
  
  讓伍卿是大吃一驚,原以為容竹是個面癱來的。
  
  一旁容瑤系好尾巴,在水蘇眼前搔首弄姿,非要人家夸她好看。
  
  “你就別為難人水蘇了,她可不會昧著良心說假話......”
  
  ......
  
  夜半鬼門大開之時,也就是萬鬼出沒之時。
  
  伍卿他們要趁著那個時間,偷偷溜進地底鬼城。
  
  “水蘇,你怎么回個家都這么偷偷摸摸的?”容瑤剛問出聲,就被伍卿打了一腦門。
  
  “都說了水蘇是偷偷溜出來的,自然要偷偷溜回去了,又不是你,哪都敢瞎闖,想必你爹也很頭痛你......誒,松,松開,痛痛痛。”伍卿揉了揉被容瑤擰的通紅的手臂,齜牙咧嘴的還想再來兩句,卻觸到容竹隱隱蘊著怒氣的眸子,瞬間禁了聲。
  
  心里咯噔一下,不安地看了眼容竹,忘了他不喜別人提父親。
  
  容竹什么都好,要是不這么冷淡時常笑笑就更好了,伍卿容瑤如是想。
  
  水蘇像是早已經習慣這兩人的相處模式,只淡笑了下,搖了搖頭,暗嘆道真是對冤家。
  
  厚重的烏云將赤紅圓月藏于身后,霎時間整個酆都都混沌了起來,只有鬼市一條街還閃著熱鬧的淡藍色鬼火。
  
  吱呀一聲,伴著地底鬼門的開啟,揚起一陣陰冷刺骨的風。
  
  形狀各異的小鬼們蜂擁而出,向著鬼市的方向,急哄哄地去了,偶有幾只腿腳慢的不靈活的,啪嘰摔在地,慘遭身后眾鬼們的踩踏,鬼市瞬間吵鬧了起來。
  
  小鬼們走完,最后門里走出兩高個鬼差,一個鼻頭通紅,一個兩頰通紅,手持長戟一左一右的在鬼門兩邊站崗。
  
  伍卿給水蘇使了個眼色,示意她行動。
  
  水蘇幻了鬼形,提著在鬼市買的兩大瓶十里香朝兩鬼差走去。
  
  “兩位鬼差大哥,辛苦辛苦,我是鬼市王婆派來給兩位鬼差大哥送酒的,您聞聞,可還喜歡?”水蘇將十里香往兩鬼差手中一放,揭了蓋,酒香四溢,勾的兩鬼差口齒生津,用力吞了吞口水。
  
  “王婆今兒個怎么想起給我們兩兄弟送酒來了?”
  
  水蘇笑了笑,將早已想好的話緩緩道來:“這不是馬上就是“上供”的日子了嗎,王婆的意思兩位大哥還不明白嗎?王婆說了,到時還請兩位鬼差大哥行個方便,這酒啊想喝多少就有多少,您看可否?”
  
  兩鬼差相視一笑,連連答應。
  
  好說好說。
  
  提了兩壇子酒就坐門邊對飲了起來,不過片刻,倒地呼呼大睡。
  
  酒鬼看鬼門,這鬼門能看得牢嗎?
  
  伍卿四人就這樣大搖大擺地進了地底鬼城,也得虧水蘇熟悉地形,這鬼城底下就跟那迷宮似得,繞來繞去。
  
  不知繞了多久,容瑤都快暈了,水蘇終于說了聲,到了。
  
  水蘇介紹,這就是她和她妹妹水寒的房間,鬼城的風格類似大漠,里頭的裝飾也是花花綠綠的,容瑤不喜,嫌棄地撇了撇嘴,本還想說上兩句,容竹扯了扯她的衣袖,她才作罷。
  
  沐宛童以水蘇的視角看到水寒,只覺得很熟悉,很親切,好似認識很久很久了,這就是水蘇的親妹妹嗎?
  
  扎著兩麻花的水寒,墨黑的眸子在看到水蘇的時候,猛然一亮。
  
  “姐,你終于回來了!”邊說邊撲進了水蘇的懷里,把水蘇撲得差點倒地,還是伍卿眼疾手快,在背后扶了水蘇一把。
  
  水蘇回頭致謝,又給水寒介紹了她的朋友,水寒見到陌生人,有些膽怯,小心地躲在水蘇身后,探出半個腦袋來打量著另外的三人。
  
  以示友好,三人齊齊地朝她招手咧牙微笑,看起來很好相處的樣子。
  
  “我這么久沒回,有沒有被父王發現?”
  
  水寒搖了搖頭,說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父王一直很忙,就連她上門求見都不準,一直在鬼殿里和幾位長老商議著什么。
  
  水蘇打算去見一見她的父王,就讓水寒帶著伍卿三人在地底極樂城玩一圈。
  
  不得不說當鬼的會享受,整個極樂城的娛樂項目,你能想到的,你想不到的應有盡有。水寒帶著伍卿他們隨意逛了一圈,在賭場門口停了下來。
  
  “這里我姐從不讓我進,不過今天來客人了,我自然是要帶客人們開開眼。”水寒小臉上堆著狡黠的笑,指著賭坊說道。
  
  這話一出哪有不明白的,這是借著伍卿他們的由頭,自己想進去看看呢。
  
  容瑤是個等不住的,讓她老老實實跟在身后逛了這么久實屬不易。她早就想開始玩了。還不等水寒先進,容瑤搶先一步撩開了寫著賭字的門簾,側身進去了。
  
  賭場里一派熱鬧之景,容瑤這桌看看,那桌瞧瞧,開眼的很。這些東西在仙界都是沒有的,雖在人界有見過,可遠遠沒有這的熱鬧。
  
  一張賭桌上坐著一黑一白兩只漂亮小孩吸引了容瑤的注意,招呼也不打,咻地一聲就往那桌去了。伍卿容竹跟在她身后,很是無奈,也不知道容瑤是怎么做到的,能在這么多大小鬼之間來去穿梭這么自如。
  
  伍卿默默松開踩著不知道誰的尾巴的腳,一臉無事發生的模樣。
  
  這賭坊的鬼也太多了!
  
  ......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