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妖怪藥鋪簽約指南 > 第23章 馬甲掉了

第23章 馬甲掉了

伍卿一聽此話,腦海中忽的閃過幾道不甚清晰的影子,畫面閃得太快了,沒看清。
  
  容姬越靠越近,身上傳來似有若無雪梅的冷香,一手還摸上他的臉,柔軟細膩刺激著伍卿的五官,立刻回了神。
  
  伍卿也說不上來哪難受,呼吸粗重了起來,猛地收回被溫熱包裹的手,下意識地放在空蕩蕩的胸口。
  
  一個掐訣閃身,站到了離容姬十米遠的地方,搓了搓一身的雞皮疙瘩。
  
  太恐怖了!這容姬一怎么言不合就上來動手動腳的。
  
  伍卿突然開始懷念記憶里以前的容基起來。
  
  現在這個容姬陰陽怪氣的,叫他不知所措,要不是有要事找她,這會他念訣肯定跑了。
  
  伍卿沒想到自己的舉動居然讓容姬立馬翻了臉。
  
  容姬鳳眼一厲,不似先前的笑臉吟吟,滿臉肅穆,玉手放于腰間,處在一個隨時戰斗的防備姿態,看得伍卿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不至于吧,不就是沒讓她揩油嗎?這就要動手了?
  
  “你是誰?!”剛融化沒多久的雪山這會又凍上了,你是誰三個字如冰錐子直刺伍卿腦門。
  
  伍卿瞪大了雙眼,看著容姬那嬌艷的冷臉,面上強裝鎮定不起波瀾,內心波濤洶涌驚恐萬分。
  
  回想剛剛他的舉動,并沒有崩人設啊,按著那妖的思路思考,他這樣的舉動也是情理之中的,為什么容姬會問這樣的問題?那琥珀的眼眸好像看穿了一切。
  
  容姬見伍卿久久不說話,柳眉微皺,上下掃視了一圈,又說道:“他呢?你把他弄哪去了?”
  
  伍卿腦子飛快轉動,想著該怎么說才能化解眼前的困境,看容姬的蓄勢待發的姿態,絕對是問清楚就會立馬動手,土地說的沒錯,容姬是真本事的人,連土地和伍卿這樣相熟的都認不出殼子里換了個魂,而她一摸就摸出了不對。
  
  他還是莽撞了,自以為可以瞞天過海,沒想到剛出了新手村就被逮了個正著。
  
  橫豎都是一死,眼下也只能打死不認。
  
  “我是伍卿。”
  
  他也沒有撒謊,他本來就是伍卿,一想到這,伍卿的語氣越理直氣壯了起來。
  
  “我就是伍卿。”
  
  容姬被他的神態弄得有些迷惘,雖然大體上給人感覺是伍卿沒錯,可里面的氣息不對勁。
  
  伍卿原本的氣息淡雅清涼,就算是在鬼域那樣的地方都不曾沾染半點污濁,雖然現在的氣息也說不上是污濁吧,可總讓她覺得摻了別的什么東西。
  
  見伍卿這樣信誓旦旦的模樣倒叫容姬開始懷疑起了自己。
  
  容姬凝神思考片刻,一個閃身來到伍卿面前,猛地將他往墻上一按,還沒等伍卿回神,櫻嘴微張就往伍卿脖子上咬,這一切就發生在短短一個眨眼的時間內。
  
  細密的刺痛隨著容姬的合緊的牙關劇烈了起來,伍卿下意識地想推開容姬,卻不知什么時候渾身被她的那條金鞭捆了個結實。
  
  皮膚上除了疼痛,還有朱唇相接傳來陣陣柔軟溫熱,舌尖抵著的觸感,一直刺激著伍卿大腦,如果他還有心,這會肯定心率不齊,狂飆破百。
  
  “你干什么?!”伍卿驚愕失色,是他太保守了嗎?難不成現在的女人都這樣如狼似虎的,怎么一個兩個都這樣?
  
  他突然想起有人曾說過,男孩子一個人在外面要保護好自己,以前不以為然,現在覺得真的有這個必要!
  
  伍卿運著氣鼓著勁想掙脫開金鞭的束縛,心想好好講他未必不答應,可這么重口的捆綁play,他不奉陪。
  
  緊皺劍眉,驅使妖力鼓起陣陣罡風,沒想到越使勁這金鞭捆的越緊,金鞭仙氣環繞,突如其來涌上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讓他忘卻了疼痛,滿眼疑惑地看著胸前那紅色身影,逐漸停止了掙扎,安靜了下來,腦子里一直有個聲音告訴他,她是沒有惡意的。
  
  伍卿最終停止了動作,呆呆立著,靜靜地看著容姬啃著他的脖子。
  
  他是鴨脖嗎?
  
  有這么好吃?伍卿莫名其妙地想到,頭一回體驗了唐僧被女妖抓走要吃是什么滋味,竟然變態地覺得這滋味還不賴?一定是單身久了帶來的錯覺。
  
  容姬放開伍卿,擦了擦嘴角,要不是那冷冽的眸子,看起來還挺誘惑人。伍卿還處在懵逼狀態,一臉呆滯,雙目無神,兩頰殷紅,一副飽受凌虐的小受模樣。
  
  容姬兩手往伍卿呆傻的俊臉上用力地拍了兩拍,才喚回了他的神智。
  
  “坐下聊聊?”容姬看著伍卿說到。
  
  伍卿低頭看了看身上還緊捆著的金鞭,扯出一個難看的笑臉來,他有什么資格說不嗎?
  
  “我知道,你是來幫他的。”兩人落座后,容姬給伍卿到了杯茶。
  
  經歷剛剛那一幕,伍卿是有些口干舌燥,可這位仙女姐姐可能是腹黑屬性,給他倒了茶也不給松綁,這怎么喝?
  
  聽她的意思,她好像知道了什么,敵不動我不動,伍卿抿緊嘴角,想要聽聽容姬究竟要說些什么。
  
  容姬很貼心地端起茶盞,放在伍卿嘴前,柳眉微挑,示意他喝。伍卿狐疑地看了眼她,茶香滿鼻,很沒骨氣地就著她的手喝了下去,邊喝邊聽她說:
  
  “你是來幫他鑄妖心的,他沒事好好待著,那我也不為難你,只不過你頂著他的身子,我得和你約法三章。”
  
  伍卿覺得得虧他沒有心,不然這一晚上的驚嚇加起來,足夠叫他小命休已。
  
  他不是很明白容姬的意思,怎么就啃了他一口,就知道了他不是那妖,甚至還說那妖沒事好好待著?待哪?
  
  難不成那妖還在這身體里?
  
  既然那妖還在,為什么不自己去完成任務重鑄妖心?
  
  腦子還沒轉過彎來,又聽她說:
  
  “我要你和我保證,不會拿這具身體亂來,無論人仙鬼都不行,尤其是女人。”容姬鳳眼直直地盯著伍卿,鄭重其事,像是在等他的答復。
  
  為什么要強調女人?難不成以前那妖有前科??
  
  這話的意思是要他守身如玉咯,那剛剛她還餓狼撲食一樣,咬都咬了,他已經不純潔了。
  
  伍卿想到這就想低頭想看看脖子上的咬痕,卻被容姬一把捏住了下巴:“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你要非答應不可。”
  
  這囂張霸氣的土匪姿態,是伍卿記憶里的容姬,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更何況身子還被綁著呢,伍卿本想點頭答應,可頭還被人家捏著,只好不情不愿地吐出一個好字。
  
  聽到想要的答復,容姬手一抬,金鞭瞬間回到了她的手上,又一甩,仙氣晃眼,金鞭成了金腰帶纏回她柳枝細腰上。
  
  “記得你說的話,否則……”容姬支著下巴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微笑,看的伍卿心里直發毛。
  
  “我保證守身如玉!”伍卿好不容易擺脫了束縛,才不想又被捆回去,骨氣這種東西,能當飯吃嗎!大丈夫能屈能伸,他還沒有將記憶中所有的法術吃透,剛剛短暫的交鋒明顯看出他不是她的對手,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忍。
  
  “你怎么發現我不是他的?”伍卿想不明白,就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問出了聲,想著要是知道原因,以后碰到別的什么人就有辦法提前避免了,說實話他也沒抱什么期望。
  
  但是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見鬼了呢?
  
  結果不出他意料,容姬甩下一句“本仙女慧眼如炬”后閉口不談這事了。
  
  伍卿撇開眼,長嘆了口氣,憂愁滿面,容姬見他這副樣子,可能是良心發現,又說道:
  
  “別愁眉苦臉的,除了我,沒人能發現你和他的不同。”
  
  好大的口氣!
  
  就沒有比她更厲害的仙了?不可能,按那妖的記憶,要是伍卿能完全掌握他的妖術,容姬也是打不過他的,可這話也不像是信口雌黃。
  
  伍卿又想起容姬初見他時的模樣,恍然大悟!
  
  那妖伍卿和這容姬必有奸情!
  
  可為什么他沒有收到他兩一起的記憶?難不成這記憶是隨那妖的心意想給看就給看,不想給看就不給的嗎?
  
  好復雜,伍卿覺得這事可比案子棘手多了,不過既然容姬也默許了他的幫忙,看起來他之前的猜測也差不離,只不過原先他以為自己搶了這妖的身份,現在看起來是那妖需要他的幫忙,其中肯定有什么緣故。
  
  無論什么緣故,只要契約是真的,能讓他擁有健康的身體,一切都好說。
  
  伍卿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直到那道灼熱的實在難以叫他忽視的視線遲遲不移走,他回過神來,就看到容姬盯著他的臉發呆。
  
  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暗嘆一聲紅顏禍水,只怪那妖長的太好看了,竟然連仙女都看癡了。
  
  突然又想起這次來的目的,伍卿小心地看著容姬的臉色說道:
  
  “能不能給我個能避災驅鬼的平安扣。”
  
  容姬微訝,不知道伍卿要這個干嘛,這玩意對仙妖又沒什么用處,看來不是為了人,就是為了鬼來求的,那邪門藥鋪專管人鬼事,既然和陰陽兩界有牽扯,能讓他上門來求的必然關系不一般,說不定還是個女人。
  
  一想到這個可能,容姬臉色一變,橫眉怒目,咬牙切齒:“你在外面有別的狗了?”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