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淮先生追妻那些年 > 第26章 搬家

第26章 搬家


  打打鬧鬧過了兩天,也到了搬家的時候。
  “現在收拾你的衣服。”
  秦淮書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坐下,將自己的身體擺出舒適的姿勢,咋一看,特別好看,很養眼的一個風景。
  “馬上。”
  洛時七俏皮敬了個軍禮,吐了吐舌頭就往自己的臥室去打包衣服。
  “少爺,你真的要搬出去嗎?”
  林管家回來了,但是一回來就聽到自家少爺要搬走,心里不舍。
  “沒辦法,那兩口子要回來了。”
  男人身穿質感極好的黑色襯衫,領口隨意的扣著,微微露出若影若現的胸膛,精致華貴的袖口折射出微光。
  想到那對夫妻要回來,肯定又要將自己的世界攪得天翻地覆。
  頭有些疼。
  樓梯口終于出現洛時七的身影,白色連衣長裙外面套著杏色針織衫腳踩著高幫白色帆布鞋,簡簡單單的樣子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
  一旁的下人幫她把行李拿下樓放在他跟前。
  “好了,咱們可以走了。”
  說著就要抬腳往大門走,卻被身后一雙長手撈了過來,
  “不吃飯想去哪?”
  “不是要搬出去嘛?不走嗎?”
  洛時七歪頭疑惑。
  秦淮書淡薄的唇角輕輕的扯出一抹妖邪弧度,
  “我有說現在走嗎?還是說”
  男人眼角泛出的那縷意味深長的興味和邪肆充斥著洛時七的瞳孔,
  “你這么迫不及待的想和我呆在只有我們兩人的房子?”
  白玉般纖長的食指卷起一縷少女耳邊落下來的碎發,玩味氣息十足。
  “咳咳,你想多了。可能我剛聽錯了。”
  推開面前的獸,洛時七裝作鎮定的往餐廳走。拐角處,洛時七捂著自己狂跳的心,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男人,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撩她!
  ——————————————
  下午,劉叔把兩人的行李搬到新公寓,就走了。
  新買的公寓是位于舒城黃金地帶,東靠西灘北靠舒大,可謂是寸土寸金。
  進了里面,公寓是躍層式的復式公寓,挺大的,足足有一百多平方米,精致裝修,優雅大氣,以黑白灰為主。
  “看過房子了,你的房租怎么算?”
  靠在門框上,秦淮書問道。
  “我是你未婚妻,哪來的房租?”
  洛時七化為街頭小混混,翹起腿,頗有些無賴。
  “請問咱兩現在結婚了嗎?”
  “遲早的事。”
  “現在不是。”
  “略略略~不理你。”
  洛時七做出個鬼臉,眨巴眨巴眼,拿起蘋果吃了起來。
  下一秒,洛時七被秦淮書領著衣領丟到了外邊。
  “秦淮書,我可是你的未婚妻!你怎么可以把我拋棄!”
  又見瓊瑤式。
  洛時七聲音故意放大的,為了讓左鄰右舍聽到,為了讓秦淮書有道德壓力,從而讓自己進去。
  但是,他們的公寓是獨棟的,哪來的鄰居?!即使有,也是在十幾米開外。
  不斷的大聲拍門,苦兮兮的慘叫,秦淮書終于開門了。
  “學一次貓叫,我就免你一年的房租。”
  看洛時七一臉悲憤,精致小臉布滿了糾結,秦淮書不勉強,關上了門。
  但門外傳來一聲悲慘的老貓叫,與門內的菇比相呼應,秦淮書抱起菇比,逗了幾下“怎么,想讓她進來阿。”
  “喵~”
  菇比打了個哈欠,伸直四肢,在秦淮書懷里拱出一個舒適的姿勢。
  “雖然不是我想要的,但,進來吧。”
  秦淮書打開了門,讓洛時七進來。
  進來后,洛時七一個健步沖上了樓梯,沒錯,她這只老貓想在自己房間獨自舔砥傷口,但秦淮書攔在她的面前:
  “你要去哪?”
  “去我的房間。”洛時七如實回答。
  “上面沒有你的房間。”秦淮書淡淡道。
  “那我睡哪?”洛時七開始緊張,難不成剛剛那個老貓叫敢情是白叫了?
  秦淮書領著她上樓,打開自己的房門。
  “睡這。”
  “我不要跟你說一張床,咱兩還沒結婚呢!”洛時七捂著自己的胸口,一臉誓死不從的模樣看著他。
  “你睡在我房里最里面的那一間房。”
  秦淮書走進去,又打開了一個房門,屬于女生的氣息迎面撲來。
  “想跟我睡一張床?想的美。”
  男人輕笑。
  “砰。”
  洛時七關上自己的房門,把秦淮書隔絕在外。。
  秦淮書,真是隨時隨地不忘記坑她。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