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我只想安靜地抽個卡 > 第三十八章 1V1,噴子大戰

第三十八章 1V1,噴子大戰


  “貪吃紅月”是一款十分典型的國產RPG手游。
  擁有著“永久免費”、“道具收費”、“社交”、“排行榜”、“裝備洗練”這些經典標簽。
  它最大的好處就是玩法簡單,每天只要上線兩小時做一遍日常,就可以去PK撩妹過副本了。
  陳瑾瑜丟給張之蘊一個號,讓他自行登錄。
  “這個是我閑著沒事買的一個小號,你先玩一玩熟悉下,一會兒就要零點了,陪我過一遍日常。”
  “你每天還有那么多時間練兩個號啊?”張之蘊有些吃驚,明明以往和自己廣信聊天的時候,她還表現出一副時間很緊的樣子。
  “找代練咯,一個號一個月才2000,直接包日常,我只要每天上線充個錢,洗洗裝備或者跟人PK就完事了。”陳瑾瑜聳了聳肩,將自己獨特的玩法說了出來。“要不是這游戲把城戰放在了周一早上,我也不會喊你去我辦公室給我打掩護了。”
  “嘁,萬惡的資本主義。”張之蘊撇了撇嘴,不客氣地評價道。
  “少來,錢不用來花難道拿來看嗎?我又不是趙德漢。”陳瑾瑜催促道:“趕緊熟悉下玩法,等等帶你飛。”
  這種游戲其實也沒什么玩法,張之蘊不過瀏覽了十來分鐘,就搞明白了。
  他這個號是一個戰士職業,技能全是指向性,毫無操作可言,裝備則有強化和洗練兩種玩法,還可以鑲嵌寶石,各種氪金要素都齊全了。
  他再翻了翻戰力排行榜,哦豁,第二名就是“懷瑾擁瑜”,而手上的所謂“小號”,竟然也是排名前二十的小神級賬號。
  “看完了,接下來呢。”張之蘊操作著這個戰士號在游戲的主城里到處閑逛著,問道。
  “先進我隊,等零點任務刷新。”陳瑾瑜丟了個邀請鏈接給他。“今天就不找代練了,我自己過一遍日常。”
  “哦好。”張之蘊隨手進了隊,然后看了看時間,還有十幾分鐘才零點,于是就掛在那,開始研究起了裝備。
  “你這么晚回家,你爸媽不會催你嗎?”這時,一旁的陳瑾瑜突然問道。
  “嘿!多大的人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爸媽也知道我的品性,有什么好催的。”他理所當然地回道。
  “真羨慕你啊...”陳瑾瑜幽幽一嘆,低下了頭。
  “好了好了,專心玩游戲,別講這些。”張之蘊見陳瑾瑜又要自閉的樣子,趕緊轉移話題,繼而指了指手機屏幕里的信息欄,有些驚訝地問道:“快看喇叭,那個什么‘清塵劍仙’是不是在嘲諷你?”
  【(大喇叭)清塵劍仙:唉,某萬年老二上線了嗎?聽說寧是個頂級富二代,怎么戰力還是沒追上我啊?】
  “別管他,他跟我是敵對勢力的,嘴賤的很。”陳瑾瑜也看到了喇叭,眼中閃過一絲慍怒之色,不過還是忍了下來,沒有理睬。
  【(大喇叭)清塵劍仙:怎么裝死人了?還富二代呢,我看你就是人家的小三吧!是不是金主爸爸錢沒給夠?要不要我賞你點?】
  “喂,他這話說的也太難聽了吧。”張之蘊第一次見識到國產網游中的嘴臭,也是十分的不忿。
  “隨他說吧,我戰力現在確實追不上他,不過城戰和野外開紅的時候,我們勢力可是把他們勢力堵在安全區里打。”陳瑾瑜說到“城戰和開紅”的時候,眼里難得的閃起一絲興奮和自得。
  “我明白了,他就是找存在感對吧。”張之蘊點了點頭,問道:“你號上的這些喇叭能不能用啊。”
  “這號上的東西隨你用,不用問我。”
  “好的。”
  【(大喇叭)戰狂天下:呵,喪家之犬也出來找存在感?乖乖地在你的安全區里縮著!】
  陳瑾瑜驚訝地看著張之蘊,臉上浮起一分笑意。
  【(大喇叭)清塵劍仙:呦呵,裝大尾巴狼的小三不敢上大號,拿小號出來放賤?】
  【(大喇叭)戰狂天下:我不是小號,我是看不慣你這惡心嘴臉的正義人士。】
  【(大喇叭)清塵劍仙:哦?你不是那個綠茶?那也沒關系,反正你媽今晚BISS。】
  “這個‘清塵劍仙’嘴巴里是喂了屎吧?”張之蘊也被對方惹怒了,滿臉不爽。
  “算了,別和他吵,等會兒我帶你去野外殺他們勢力的人就是。”陳瑾瑜輕聲寬慰道。
  “不行,我忍不了。”張之蘊搖了搖頭,“啪啪啪”地迅速打了一行字反擊回去。
  【(大喇叭)戰狂天下:我活這么大,還真是第一次見到有這么咒自己奶奶的,唉,子不教父之過,是我的錯】
  沒想到,這個喇叭發出來,他的視野里竟然也出現了字跡。
  【主動型任務:回擊胡宇鑫的侮辱性言論,已完成,你獲得人生點數2點】
  和游戲噴子罵架也有點數拿?這可真是意外驚喜,不過這點數怎么才2點,太磕磣了吧。
  也許,是因為游戲里噴人容易?
  對面很快就回應了過來。
  【(大喇叭)清塵劍仙:臭弟弟,我是拿著棒子的孫悟空,正在你媽的*里大鬧天宮!】
  【(大喇叭)戰狂天下:唉,當年怎么沒忍住沖動,讓你媽生下了一個愛噴糞的崽。】
  【(大喇叭)清塵劍仙:你爸手植枇杷樹,你媽夜夜做頭發!】
  【(大喇叭)戰狂天下:屎別吃太多,當心傷到胃。】
  【(大喇叭)清塵劍仙:春風吹,戰鼓擂,你媽墳頭我跳蹦迪】
  【(大喇叭)戰狂天下:長亭外,古道邊,你媽就是那芳草天】
  ...
  兩人你來我往地罵了一百多個喇叭,張之蘊都罵的有點累了。
  好處就是他竟然又刷了240點人生點數。
  而且,雖然恨不得把對方按在糞坑里溺死,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個“清塵劍仙”是個噴界的對手。
  對方還在不依不饒地發著喇叭。
  【(大喇叭)清塵劍仙:臭弟弟,你再怎么噴,那個婊子也得天天被我壓在身下,氣不氣?哈哈哈哈】
  又拿戰力排行說事。
  張之蘊忍著火,仔細翻了翻戰力排行榜,發現“清塵劍仙”是1416973,而“懷瑾擁瑜”是1403832,都是百萬級別的,怎么會追不上對方的那萬把分,于是隨口問道:“金魚,我看你和他戰力差的不多啊,怎么會追不上?”
  陳瑾瑜搖了搖頭,解釋道:“我和他已經是這個服務器的天花板了,兩人身上的寶石等級,強化等級,以及裝備稀有度都是一樣的,但你仔細看他武器,他運氣好,詞條竟然洗出了逆天雙無鉆,這一下子就拉了我快兩萬分。”
  這個游戲的裝備洗練具有隨機性,每次洗練的詞條數量和詞條內容都不一樣,詞條數量越多,則基礎屬性越高,所謂的逆天,指的是裝備詞條被洗練出最多條數以后的特有稱號,而無鉆,指的是洗出“不可打孔”這個詞條,每一個“不能打孔”都會增加裝備50%的基礎屬性,可謂是十分強大。
  “我這把武器洗了有接近十萬了,但也只是逆天單無鉆,逆天雙無鉆,根本就是可遇不可求,正因為武器的差距,所以我無論如何也沒法趕上他。”陳瑾瑜嘆了一口氣,臉上帶著遺憾。
  “我去,你一把武器花了快十萬?”張之蘊震驚了,這特么就是有錢人玩游戲的方式?
  “很正常啊,不過這游戲的‘洗練’玩法就是這樣,你有錢也不一定能拿到第一,唉,要是我運氣好一點,那個‘清塵劍仙’哪里敢這么嘴賤。”
  恩?運氣?
  張之蘊看著陳瑾瑜那近乎完美的五官,加之心中被“清塵劍仙”給挑起的那股怒意,內心突然冒出一個想法。
  我好像有辦法狠狠地打這個“清塵劍仙”的臉?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