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我只想安靜地抽個卡 > 第三十二章 誰放過誰?

第三十二章 誰放過誰?


  十五個月前,王德山與妻子有了一顆愛情的結晶,正是他懷里可愛的小寶寶。
  都說父愛如山,而他對孩子的愛,更像是大海。
  他最喜歡的事就是抱著孩子出門看看山看看水,看看飛禽也看看走獸,就如載舟的水和拱月的星。
  今晚,他一如既往地獨自帶孩子出門遛彎,讓一整個白天都在照顧孩子的妻子在家里好好休息。
  不曾想,竟然遇上了一個瘋女人,上來就扯著他說他搶了她的孩子。
  怎么可能呢?自己的寶寶哪里會不認得?
  他本想馬上報警,可看到女人臉上的表情如此真實,竟讓他起了惻隱之心,猶豫了起來。
  也許,這是個丟了孩子的可憐人,是不是應該撥打120來處理?
  他打破頭也沒想到,女人瘋癲是假,目的竟是為了搶走他懷里的寶寶。
  所以在猶疑之間,他便錯失了最佳的逃脫機會,眼睜睜地看著兩名大漢從本就不多的圍觀人群里鉆出,直直地向他走來。
  其中一個大漢留著光頭,走到拉扯的兩人之間時,直接一巴掌就呼到王德山臉上。
  王德山被這一耳光扇的差點摔倒,嚇得他連忙抱緊懷中寶寶,怒斥道:“你做什么?!”
  光頭大漢看著他,冷笑一聲,說道:“我做什么?你這個人販子搶了我侄子還有理了?要不是我妹妹發現的早,你這個時候早就逃跑了吧!”
  “你胡說什么!這是我孩子!”王德山又驚又怒。
  “大哥!就是他搶了我的孩子,你們一定要幫我把孩子搶回來!”女人看見兩名壯漢,淚眼婆娑的臉上驀然涌上一股喜意,拉著王德山的那只手更來勁了。
  “阿梅,你放心,今天他走不了!”光頭大漢獰笑一聲,和身旁的同伴示意了一下,氣勢洶洶地圍了上來。
  王德山終于意識到不對勁了,不僅是這兩個突然出現的壯漢,還有女人松懈之下有一個瞬間的神情,讓他看出了破綻。
  竟然是一絲貪婪!
  為什么會有貪婪?她不是瘋子嗎?
  難道,這些人...這些人是來搶我孩子的?!
  腦海里剛閃過這個念頭,一股冷意就自頭頂竄至四肢八骸。
  不!不能讓他們得逞!
  “他們是人販子!他們才是人販子!你們別聽他們胡說!”他高聲朝圍觀的人群喊著,臉上寫滿了焦慮。
  可是圍觀人群的反應,讓他心中一涼。
  竟然沒有一人上前幫忙,反倒都在議論紛紛。
  “什么情況啊,怎么都在說對方是人販。”
  “我也不知道啊,都給我整懵逼了。”
  “阿豪,你信哪個?”
  “那還用說,肯定是那個女的,你看她一開始就在罵人販,哭的又那么真,然后這男的呢,等女人的哥哥來了才說對方是人販,嘁,誰信啊!”
  “是這個理,唉,看來也不需要咱們幫忙,還是看熱鬧吧。”
  ...
  光頭大漢聽到人群的議論,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不過他也知道,沒達到目的之前仍然存在著變數,必須再給這些人吃一顆定心丸,于是故意惡狠狠地開口罵道:“臭小子,給我記著,以后好好做人,別再干這種生孩子沒**的事!”
  “你!你!”王德山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狡猾,甚至不惜詛咒自己,氣得說不出話來。
  光頭大漢斜了眼圍觀人群,心知那些人已經被忽悠得差不多了,便不再打算浪費時間,又是一拳狠狠地印在了王德山的臉上。
  現場難保有人會報警,他們早就提前測算過,最近的派出所趕到這里大概要十分鐘左右,所以,必須在十分鐘內把孩子搶到手,然后迅速轉移。
  這一拳打的王德山眼角都破裂開來,但王德山還是沒有被擊倒,他咬著牙,強忍著那股因被擊打而產生的強烈眩暈感,緊緊抱著孩子,用盡全身力氣對抗著正在拉扯他手臂的女人和另一個壯漢。
  光頭壯漢的臉色變得鐵青。
  既然這么倔,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他不再準備留手,深吸一口氣,把氣力聚在掄圓的手臂上,然后狠狠地把拳頭再次朝王德山的臉上砸去。
  高速行進的拳頭如出膛的炮彈,甚至還帶著呼嘯聲,如果王德山被這一拳砸中,恐怕就不僅僅是眼角開裂了。
  王德山眼睜睜地看著這一拳直沖面門而來,自然也明白這個后果。
  他面無血色,嘴唇發白,明明是怕的身子都在打顫,但眼中卻是無比堅定。
  這一拳他躲不了,也不可能躲,因為就算死,他也不會松手。
  絕對不能讓這些人得逞!
  他咬緊牙關,用力抱緊孩子,做好了迎接劇痛的準備。
  然而,預想中的拳頭卻并沒有落在他的臉上,而是帶著勁風從他的頭頂掠過。
  ???
  他驚訝地看到,光頭大漢居然飛起來了!
  什么情況?
  這個突發情況把王德山,女人,另一名壯漢都給弄蒙了。
  很快,他們就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一個年輕人,不,準確地說,一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年輕人,竟然輕而易舉地就把光頭大漢舉到了頭上。
  要知道,光頭大漢這體型起碼是一百六十斤以上,這年輕人也沒有什么夸張的肌肉,居然就這樣把光頭大漢像個玩具一樣舉在那。
  “你是誰,放手!”光頭大漢大聲怒吼著,可任由光頭大漢怎么掙扎,張之蘊都巋然不動。
  “我是誰?你是來制裁你們的正義路人!”張之蘊冷笑一聲,看向女人和另一名壯漢:“你們今天,一個也跑不掉!”
  “混蛋!你給我放手啊!”光頭大漢不斷地踢著腿,卻怎么也夠不到張之蘊的身子。
  可惡!這小子哪來的,路數這么野。
  光頭大漢在心里把張之蘊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與此同時,另一名壯漢已經松開了王德山,氣勢洶洶地走了過來,邊走邊指著張之蘊罵道:“哪來的不開眼的家伙,趕緊把我大哥放下來,不然有你好看!”
  張之蘊看著他,“哦”了一聲,點點頭,聽話地說道:“放下來是吧?行啊,我這就放手。”
  不是吧,這就答應了?
  那名大漢又驚又喜,誤以為張之蘊認慫了,得意地笑道:“哈哈!小子,識趣點...”
  話說到一半,他就說不下去了。
  因為他看到張之蘊已把身子轉了個方向,面朝著公園的中心湖。
  他的心里出現一股不祥的預感。
  只聽到“噗通!”一聲,他看到光頭大漢就似跳水運動員一般,直直地落入水中,濺起一片水花。
  “大哥!”
  壯漢憤怒地喊了一聲,猛地扭頭看向張之蘊,眼神中充滿了殺氣。
  “我不會放過你!”
  他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著,掄起拳頭就朝張之蘊臉上砸去。
  這一拳看似狠,其實速度并不快,張之蘊不慌不忙地把頭一偏,輕松躲過,然后錘了錘自己的胸口,嘴角露出一抹危險的笑容:“你以為我會放過你?”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