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姐姐竟是男兒身 > 第8章

  回到班里,一整節課木宛然都見到黎羽一副懷疑人生的悲戚模樣,一時皺眉一時喃喃自語,仿佛有一個男生跟他表白是一件特別恥辱的事。
  下了課,木宛然一臉好笑的拍他肩膀:“喂,差不多得了。”
  黎羽臉色還是有些難看:“得什么得,真的,別再讓我見到那個人,不然我見一次揍一次!”
  她撐著下巴,微微挑眉:“你應該不是第一次被表白才對吧,干什么反應這么大?”
  “誰說不是第一次。”黎羽把臉埋在課桌上,語氣依舊很生無可戀:“影視劇不是表白都很唯美的嗎?怎么到我這就變了。”
  “怎么變了?”
  “……”黎羽瞥了她一眼,沒說話。
  至少,影視劇里的表白都是異性吧!可為毛到他這兒就變了?
  木宛然以為他害羞,就沒在問了:“好啦,那也只是影視劇而已嘛,話說你真的從小到大都沒被表白過嗎?明明你長的挺不錯的。”
  就是脾氣不咋好。
  “沒有。”他搖頭。
  木宛然:“……”估計從小到大脾氣都差的不行,就算有人喜歡也不敢跟他表白。
  只是今天這個比較勇敢罷了……
  她安慰似的摸了摸黎羽的腦袋,歪頭一笑:“好啦別煩惱了,下一節就是體育課了,你應該很開心吧。”
  黎羽愣了一下,下意識的點頭:“嗯,開心。”
  他的表情有點呆,看起來很萌。
  木宛然微笑:“行,玩一節體育課后再做我給你的試題,不能躲掉哦。”
  黎羽“……”
  三班的人換好短袖短褲的運動服后,站在太陽毒辣的操場上,整齊的排好隊,唯獨有一人,似乎藐視體育老師,自己一個人坐在一棵大樹下乘涼。
  所有人都已經習慣了,也就下意識的忽略了那人。
  黎羽一只腿曲起,胳膊搭在膝蓋上,瞇著眸子看那個最為顯眼的位置。
  黎羽斂了斂眉,收起泄氣的表情,一臉認真的問道:“你要考大學嗎?”
  “嗯。”女孩重重的點頭,仿佛沒有什么事比這個更重要了。
  “那你……希望我也可以考上大學?”
  “嗯。”她再次點頭。
  見此,黎羽忽的綻開一抹笑容:“好啊,那我陪你,你說你要考大學,我陪你,你說你要認真學習備戰高考,我也陪你,好不好?”
  “好。”
  兩人面對面相視而笑,窗外陽光正好,簾子被微風吹動,絲絲陽光透過窗簾,傾灑在二人身上,勾勒成了一幅美好的畫面。
  *
  一棟兩層式公寓里,黎羽正在玄關處換鞋,忽然一道極輕的腳步聲傳來。
  她抬了抬眉眼,語氣談不上多好,但也不壞:“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對面,穿著一襲紅色長裙,畫著精致優雅的妝容,手里拿著高腳杯輕輕晃著。
  女人輕抿了一口紅酒,慢悠悠的答:“你是說那女孩?我早就知道了。”
  她的聲音輕靈動聽,婉轉妖嬈,這個媚而不俗,卷著一頭大波浪的女人就是黎羽的媽媽——
  黎雁。
  “你又想干什么?”黎羽把背在右肩上的書包隨手一扔,看著黎雁的臉色很不好。
  黎雁無辜的聳肩:“這你可就冤枉我了,我啥也沒干啊。”
  “那最好,我的事,不用你管。”黎羽淡淡撇了她一眼,轉身上樓。
  黎雁看著她的背影,輕笑了聲:“黎羽,我的寶貝兒子,媽媽現在懶得管你的事,你現在羽翼未滿,別做出什么讓自己后悔的事。”
  頓了頓,繼續道:“當然,如果你想回到那個家的話,你怎么作我都無所謂,但他們若知道你是兒子,你以為會放過你?你爸爸我不知道,反正那個老太婆定然不會。”
  “知道了。”
  樓梯上傳來黎羽沉悶冷然的聲音,雖然她……哦不,現在是他了。
  雖然黎羽腳步未停,但是他卻將黎雁的話聽了進去。
  黎雁‘嘖嘖’了兩聲,她目光放在酒杯上,輕輕搖晃著酒杯,里面的紅酒也跟著搖晃,鮮紅的液體映著黎雁的面容,顯得神秘而又高貴。
  她渾身上下散發的高貴氣質可是與生俱來的,她可是名副其實的富家千金,要不是因為懶,估計現在都在與那個家對抗的路上了。
  東跑西闖不是她的風格,她喜歡愜意又安靜的生活。
  茶幾上的手機振動了幾下,黎雁拿起來放在耳邊接聽,里面傳來一道沉穩的中年男子音。
  “小姐,季家已經追查到云城了。”
  “哦?沒想到那老太婆還不愿意放棄。”黎雁慵懶的瞇了瞇眸子,似笑非笑的挑眉:“擾亂她的注意,記住,別讓那老太婆干擾到小羽的生活,他羽翼未滿前,我護著。”
  “是。”那人應了一聲后,便掛了線。
  這該死的老太婆,那么久沒見了,還是一個樣子沒變。
  已經搶走她一個兒子,別妄想再搶走小羽。
  隔日,吃完早餐出門的木宛然在離開小區時,忽然就見到街邊人行道上一個熟悉的人。
  那人背靠在一棵樹的樹干上,右腿微曲抵在后面,正微垂著腦袋玩手機。
  木宛然眉眼微彎,唇邊帶笑走過去:“鯉魚?你怎么在這兒等我了?”。
  黎羽聞言,把視線從手機移開,落到女孩那張帶滿笑意的俏臉上,也跟著笑了下:“等你。”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