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農門嬌娘進擊之旅 > 9.辣椒

  “娘,”沈棠飛快地轉移話題,“我們趕緊去賣東西吧,已經晌午了,下午還要走路回去啊!”
  秋海棠到沒有被輕易轉走,但也沒有多想,想必是村里人說的什么粗俗話叫沈棠聽著了。現下還是賣東西重要一些,這樣一想,她便朝著林婉再見:“小姐,我們還有些事,要先走了。”
  沈棠看她娘沒有再糾結剛才的事兒,懸著的心放下了。
  林婉當然不能輕易放著人離開,她已經好久沒有見過這個感情頗深的秋姨了,于是連忙連忙挽留:“秋姨,不要著急,你們這是要賣什么?我讓小瑩幫忙吧,這縣城里的商家還是會我們林家的面子的。”
  小瑩搶過秋海棠的背簍,幫腔:“是啊是啊,讓小瑩我去吧,我平時幫小姐買東西,可會砍價了,一定能賣個好價錢的。”
  秋海棠遲疑:“這不太好吧。”這又是欠了人情。
  “沒有什么不好的,剛剛棠棠幫我解了圍,也算是保住了我的名聲,就讓我幫個小忙吧?”林婉看出秋海棠的為難,將事情說做是還人情。
  “而且,現在已經是午時了,秋姨你和棠棠還沒有吃飯吧,小孩子還是不能餓著,我們先去天香樓等著,順便用個飯怎么樣?”
  林婉的話照顧了秋海棠的心情,還變著法兒的讓她接受好意。沈棠對她娘的認識又加深了一層,明明是做的丫鬟,讓小姐這般記掛在心上。
  林婉說得情深意切,秋海棠不免被打動了,她看了看自家瘦小的女兒,點頭答應。
  “我們這是在山上挖了個人參,想來回春堂問問價錢。”
  “那就讓小瑩去吧,我們先去天香樓。”林婉一錘定音。
  天香樓是縣城里頂好的一家老字號,廚師廚藝精湛,幾個招牌菜勾了不少回頭客。
  幾個人到酒樓的時候,天香樓已經坐了不少人。
  林婉沒有要包間,直接領著人坐在大堂一角。本來就是看秋姨心疼女兒才把人給請來了,這要是花太多錢,秋海棠心里又要歉疚了。
  “幾位客官隨便坐,先吃著茶,”小二殷勤地端茶倒水,“今兒個林小姐來的是時候,趙大廚的拿手菜八寶鴨剛出鍋,正是噴香噴香的。”
  林婉是天香樓的常客,這里的小二都認識,這不才以來,就直接報了店里的招牌菜。
  “那就直接上吧,再來兩個時令蔬菜并一碟點心。”林婉直接做主點了菜。
  等著小二下去端菜,林婉還貼心的解釋了一番:“今兒個是我做東,感謝棠棠的幫忙,這菜你們可別推辭。”
  沈棠無所謂,她完全不知道有啥菜可以點。而秋海棠則是明白,林婉是看她們沒來過天香樓,幫他們避免了尷尬。
  菜上來得很快,熱氣騰騰地冒著白煙兒。等著林婉和秋海棠開動,沈棠也不客氣地直接夾了幾筷子。
  菜色看著挺精致,但真正吃到嘴里,沈棠還是有些失望。估計是吃上了肉,她的嘴巴里不饞了,就開始挑剔起來。
  這菜色很鮮,很天然,只是佐料非常少,也不入味。整個菜不像是白粥一樣完全的寡淡,但也沒有幾分滋味。
  沈棠吃著不滿意,心里卻狠狠地唾棄自己,真的是才有的飯吃就開始挑了。
  她東一筷子西一筷子夾著,勉強喂飽自己。而她對面的秋海棠和林婉吃得很滿意,兩個人邊吃著還有說有笑地聊著天。
  沈棠感到有些疑惑,秋海棠吃得滿意她是知道的,畢竟家里的飯是啥樣她很清楚,但林婉?林婉不是縣城里有錢人家的小姐嗎?
  這樣一想,沈棠恍惚想起了自己昨天覺得無比美味的兔肉,還有早上吃的燒肉,以及現在的飯。這些飯好像都是寡淡無比的,自家的兔肉只有油和鹽,燒肉和這里的飯也只多了幾味香料。
  作為一個川妹子,沈棠的飲食習慣一直都是重油重鹽重辣。火鍋是摯愛,大勺的醋、蒜、香油、大把的香菜和魚腥草碎調成的蘸料是人生信仰。而現在,不要提自家只有鹽和油的廚房,連在外面吃飯都沒有看到辣椒和醋,更別提香菜和魚腥草。
  人生仿佛失去彩色.jpg
  不能這么悲觀,沈棠在心里安慰自己,可能只是自己見得不夠多、吃得不夠多。
  林婉本來和秋海棠聊得開心,但突然瞧見沈棠幾經變幻的臉色,這是怎么了?
  她停下了和秋海棠的話頭,問出聲:“棠棠,這是怎么了?是飯菜不合口嗎?”雖說是這樣問,但林婉一點都不覺得會是這個原因,畢竟天香樓的飯菜可是整個縣城最好的了。
  沈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沒有聽見。
  秋海棠見狀,大聲地喚了幾遍:“糖糖!糖糖!……”
  “欸?”沈棠被驚醒,茫然地問:“怎么了?”
  “你這孩子,在想什么呢?剛剛婉姐兒問你話啊?”秋海棠點了點沈棠得額頭,親昵地責問。
  “哦哦,”沈棠回了神,“我剛剛在想事情了。沒有聽見,婉姐姐,你能再說一遍嗎?”
  林婉重復了一遍剛剛的問話。
  沈棠馬上表示飯菜很好,然后遲疑地問了林婉自己的疑問:“婉姐姐,你知道有種調料叫做‘辣椒’嗎?”
  林婉作為縣城的有錢人,肯定見識多,沈棠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的口腹之欲還能不能被滿足。
  “辣椒?”林婉凝眉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東西?”
  “這樣啊,”沈棠臉上掩不住的失落。
  “棠棠是從哪里知道的辣椒?你能說說那個辣椒長成什么樣子嗎?可能在我們這里不叫這個名字。”林婉看小姑娘一下子整個人都難過了,安慰得再問了兩句。
  “是哦,可能名字不一樣了!”沈棠提了神,忽視從哪里知道的問題,急切地問:“那有沒有么植物,結的果實有紅有綠,吃了舌頭疼,感覺要噴火一樣。”
  “這個嘛?”林婉仔細地回想,但過往的經歷告訴她,她真的沒有見過這種東西。
  沈棠不免又失望了。秋海棠這時突然想到什么。她開口:“糖糖你說的是銷魂果啊?”
  “銷魂果?”沈棠滿血復活。這名字可很像辣椒了!
  林婉也表示很好奇,她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頂著兩個人熱切的視線,秋海棠開始解釋:“我也是聽我娘說的,那東西南疆人喜歡吃,我們大魏人可吃不來,不管是生吃還是煮了,都沒法下嘴,吃得人嘴皮子疼”
  沈棠暗暗撇嘴,辣椒怎么可能不好吃,她以前可是無辣不歡啊,不想再一想現在的烹飪技術,倒也能理解。
  “噔!”沈棠突然靈光一閃,沒人會做辣椒,這可是商機啊!
  “那娘,哪里有這種銷魂果嗎?”
  “一到夏天,大青山上多的是,我以前還在大青山上撿過幾籃子賣給了南疆人。”突然,秋海棠話鋒一轉,“糖糖,你突然問這個干什么?”
  “這個嘛……”沈棠還沒為辣椒漫山遍野都是開心兩秒,就麻爪子,她娘怎么這么愛刨根問底啊?
  正當沈棠在急速腦內風暴編造解釋的時候,小瑩回來了。她背著小背簍,手上提著個深藍色的粗布包袱。
  “小姐,秋姨,我回來了。”
  秋海棠這下子實現全被小瑩吸引走,她接過空了的小背簍和有些重的包袱。
  “辛苦小瑩了。”
  “秋姨,你這話說得,太見外了,我娘知道了,可要說我了,而且我就是走幾步路說幾句話的事兒。”
  秋海棠和小瑩的娘親秋青青是二十幾年的小姐妹,秋青青是林家買來的丫鬟,原來沒有姓的,后來跟著秋海棠姓秋,可想而知兩個人之間關系有多好。
  “你這孩子!”秋海棠無奈的笑了。
  “秋姨,回春堂的先生在我拿出人參后就直接收了,還說年份雖然不大,但是品相很好,給了六十兩銀子吶!我專門讓老板換的碎銀子和銅板,全部包在那個包袱里了。”
  “是糖糖有福份啊!”秋海棠露出一副有榮共焉的神色。
  “這是棠棠發現的嗎?運氣很好啊!”小瑩感嘆。
  沈棠跟著笑笑,不做解釋。
  “小姐,這會子我和糖糖真的要走了,這天色不早了,糖糖又走的不快,不能再等了。”秋海棠收了東西,也停了筷子,準備告辭。
  “秋姨不用著急,我剛剛讓人去叫了輛驢車,現在就在門外等著,這錢已經付過了,你和棠棠就坐車回去吧。”
  “這……”秋海棠又不好意思了。
  沈棠沒有那么多不好意思,她也真不想走路,這次先承情,等著以后她有什么好東西了,不會忘記林婉就是了。
  她扯著秋海棠的袖子,朝林婉表示了感謝:“婉姐姐,謝謝你,我和娘就不客氣了。”
  “棠棠這樣才對,秋姨何必如此客氣,秋姨對我來說就像另一個娘親,你卻總是客客氣氣的,這是在傷我的心啊。”林婉摸了摸沈棠的頭發,表情有些黯然。
  “婉姐兒……”秋海棠最見不得親近的孩子傷心,心里一軟。“秋姨這都多少年沒坐過驢車了,這又是享受了一回啊。”。
  林婉眉眼一彎。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