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農門嬌娘進擊之旅 > 3.極品

  “系統,這是怎么回事?”沈棠急急忙忙地呼叫系統。
  “叮!《暴君的小嬌妻》一書中男主設定為武功天下第一,無人能敵。其他人擁有武功不足為奇。”
  “……”腦子短路,一陣靜默。
  種田加上攻略就已經讓人心驚膽戰,現在還告訴她這個世界一堆武功大佬。這是怎樣無理取鬧的穿越啊,她要怎樣才能茍住小命,完成任務啊!!
  “系統,如果說,我現在想去投胎了,可以嗎?”試探的危險發言。
  “叮!宿主已經失去無償投胎的機會,只能選擇完成任務或者接受懲罰。”
  “什么懲罰?”
  “滿清十大酷刑哦,親親宿主~”系統的語氣突然變得蕩漾起來,滿含期待。
  “……你走。”沈棠咬牙切齒地吼出聲,驚起一樹飛鳥。
  南歸并沒有離開,他躲在不遠處的樹上看著沈棠。這是第一個不嫌棄他的小姑娘,他其實很想接近她。
  他不知道小姑娘現在原地想了什么,突然就開始吼叫。
  聽著“你走”,南歸還以為沈棠發現他了,不想看見他。他心里突然涌起酸澀,提腳一踏準備飛走。
  結果小姑娘又開始吼了:“我怎么這么難啊,吃不飽喝不飽就夠慘了,小胳膊小腿的又不會武功,老天爺就知道欺負我嗚嗚……”
  沈棠悲從心底來,想著這些天艱難的生活,也不自居成年人了,眼淚嘩嘩地流,反正她死前也才十八。
  原來不是在說我啊,南歸這樣想著,心里突然舒坦了。他又看了一眼哭得一點都不好看的沈棠,這是個嬌氣的小姑娘啊!
  她還吃不飽飯吶,南歸看著手里的兔子和背上的狼,兔子好像要好吃一點,這個就給她吧。
  南歸下了樹,悄悄地把兔子扔到了沈棠身側。又用小石子敲了樹,驚醒沈棠。然后迅速飛身上樹,隱匿了身形。
  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沈棠哭得哽了一下。她胡亂地抹了眼淚,心里泛起淡淡的尷尬。
  還有人在啊?那剛剛她的窘態,都被人看見了?
  她朝著周圍看了一下,很輕易的發現了沾著血的兔子。
  兔子看起來死狀慘烈,腹部被牙穿透,灰色的毛上全是血。沈棠認出了這是剛剛幼狼叼著的兔子。
  唉,那個少年沒有走嗎?總不可能是把兔子落下了。心里有些氣悶,那個少年,怎么看人笑話?
  “小弟弟?你還沒走嗎?你的兔子掉了。”沈棠原地轉圈,扯著嗓子喊人。
  無人應答,只余風聲。
  樹上的南歸嘴唇緊抿,渾身僵硬,臉部線條更加凌厲。他想開口,但是,他知道自己說話不討人喜歡,他怕嚇跑了小姑娘。
  “咳咳——”喊了幾遍,沈棠嗓子都疼了,也沒人出聲。突然間,她靈光一閃,嘶啞著嗓子喊:“小弟弟,兔子是給我的嗎?”
  “咻——”石子破空砸上樹。
  沈棠的眼神蹭的一下就亮了,真的是給她的。她一下子就忘了剛才的氣悶,滿眼開心。
  這是肉啊!是滋滋冒油、鮮香勁道的兔子肉啊!
  “謝謝小弟弟了。”
  像是怕人反悔,沈棠手腳利落的折了幾片野草把兔子嚴嚴實實地包好,放進了竹籃子。
  “小弟弟,我要走了,以后再見了。拜拜。”
  眉開眼笑地朝著兩邊的林子都招了手,沈棠哼著歌回家了。
  等沈棠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視線里,南歸才從林子里現身。他的腦子里浮現了小姑娘的臉,笑著的時候,眉眼彎彎,梨渦暖暖。
  真的好可愛,他好想,好想,和她做朋友。
  沈棠繞了遠路,從人少的路回了家。
  現在正午了,家家戶戶都回家吃飯,很容易碰到人。她現在手里可是揣著“巨資”,被人看到話,哪里好意思不分點給人。
  若是往常沈棠倒也不在乎,但她現在已經好久沒吃到肉了,饞得緊,可舍不得讓本就沒多少的肉平白少了。
  更何況,家里的爹娘天天要下地,還吃的那么素,身子怎么受得了,早該吃點葷腥了。沈棠家是真窮,為了給她買藥花完了錢,家里米面粗糧也不多,而且又沒有養雞鴨豬。現在又是春耕農忙,家里更騰不出手撿點山產賺錢。
  一邊走著,沈棠一邊為自己的生活發愁。
  她真的快受不了這樣窮困潦倒的生活了。
  在現代她雖然是個孤兒,但因為學習成績優秀,一路跳級,獎學金和助學金拿到手軟,混得十分不錯,哪里吃過苦?
  可是,她自己是個生活技能基本依托現代科技的人,而今完全是個生活白癡。大學又學的計算機,如今連電都沒有,學得再好也沒法施展。
  好不容易想到到山里撿漏,結果啥啥不認識。
  當下最能依靠的是系統,可她除了觸發喝藥的任務,此后再沒有搞懂系統的套路。
  這樣一想,未來簡直一片黑暗,得到兔子的喜悅蹭蹭地下降。
  剛準備唉聲嘆氣,沈棠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自家小院門口。小院門敞開著,廚房上空有炊煙縷縷,堂屋里有陌生的人聲喧嘩。
  有人來了?
  沈棠步伐加快了,她先將竹籃子放在柴火棚子里,然后進了屋。
  屋子里坐了三個人。
  她爹沈梁坐在一旁,低下頭不言不語,手里搓著衣服。
  另一旁是兩個人,白胖的婦人叭叭叭地口吐芬芳,口水都飛濺出來了。高壯的漢子噠噠地抽旱煙,眉頭緊鎖,時不時地喝止婦人,歉疚地看著沈梁。
  這是沈棠的大伯和大伯母,一對虛偽陰險的夫妻。
  這些天被賺錢迷了眼,沈棠險些都快忘了原身的一堆極品親戚了。
  原身沈棠生活在一個大家庭中,爺爺早逝,留下年邁的奶奶沈李氏,沈李氏育有三子一女。
  長子沈柱,娶妻同村的王氏,養了二子一女,沈蘭沈茂和沈滿。次子沈梁,也就是沈棠的爹,膝下只有沈棠一個女兒。幼子沈柴,娶的也是同村的余氏,生了一子一女,沈竹和沈豐。幺女沈桃花,嫁去了隔壁村。
  單看這些信息,倒也沒什么。但是,沈李氏是極度重男輕女的刻薄老太太,偏寵老大,欺壓二房,三房因著家里生了兒子,比二房好過一些。
  想當初,沈棠她娘剛嫁進沈家,因為帶了大批的嫁妝,沈李氏還表現的面慈心善的,結果等秋海棠生了女兒,又傷了身子難以再孕,她的真面目就暴露了,對著秋海棠挑三揀四,還差點讓年幼的沈棠被人偷走。
  沈梁和秋海棠真心相愛結合的夫妻,沈梁難得的沒有為了兒子接受沈李氏的要求,休妻再娶。而是疼愛著唯一的女兒。
  差點失去女兒的事讓一直被孝道壓制的沈梁爆發了,堅定地要求分家。
  沈李氏開始一點都不想答應,但大房和三房也表示想分。迫于無奈,沈家最終還是分了家。
  老太太跟著兒子多的長子,大房就分了最多的銀子、田地和沈家的老宅。三房也在老宅得了幾間屋子。
  而二房,因著先提了分家,被村里的宗老視為不孝,再加上沈李氏的作妖。不僅沒分到屋子,銀子、糧食和田地都是最少的。
  幸好秋海棠用在縣城的富戶家里做丫鬟,攢了不少錢,給她的老娘買了院子,一家三口搬到了秋海棠娘家
  秋李氏只得了秋海棠一個女兒,見女兒女婿都回來住也沒啥看法,還一直幫襯著夫妻倆,不過她前兩年過世了。
  若只是老太太偏心令人窒息也就算了,畢竟最后分家了,每年給沈李氏定好數量的糧食和銀錢就好。
  可沈柱兩口子,處處磋磨著沈梁夫妻,次次以沈李氏病了為借口,朝著他們要錢。
  當初沈梁本想讓三房的沈竹帶著沈棠,結果大房偏偏讓沈蘭帶著,還要走了沈棠家唯一的一只雞。
  沈梁不愿意,沈李氏又插了一腳,敲定了這件事。
  雞沒了,后頭沈蘭還讓沈棠磕了腦袋,沈梁夫婦找上門,大房睜眼說瞎話,明里暗里都說沈棠是個傻子,不聽話,把責任撇得干干凈凈的。
  沈梁夫妻當時想著借錢給女兒看病,也沒怎么反駁,哪曾想沈柱和王氏一個臉色地哭窮,還哭得沈李氏也上場,在村里宣揚了好幾天,二房如何如何為了個傻女子欺壓老娘。。
  現在,大房又要造作什么事情,還好意思找上門來?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