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開局一條小漁船 > 第222章 兄弟們抄家伙

第222章 兄弟們抄家伙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剛從卡奔塔利亞灣進入阿拉弗拉海的時候,顧鯤的情緒還是有些興奮的。
  
      盡管科學的理智告訴他,看雷達找目標比用望遠鏡靠譜,但從小當漁民當船長養成的癖好,還是讓他忍不住跑上艦橋,親自用高倍測距儀四處亂看,寄希望于“有些漁奴的小木船太小,雷達誤差搜索不到”。
  
      可惜,從上午10點進入阿拉弗拉海,一直到吃午飯的點,他什么都沒發現,只能在女秘書和女部長們的邀請下先去吃飯了。
  
      吃過飯,他百無聊賴,便覺得有點困,打了個盹直到下午三點才起。睡下的時候還吩咐了一句,說是如果遇到漁奴或者海盜,就叫醒他。
  
      那姿態,渾然是把海盜當成了殺怪升級用的經驗坨。
  
      “這鬼地方,為什么還沒遇見海盜?”
  
      午睡醒來時,顧鯤看了看表,就意識到他是睡足了時間的,女秘書根本沒喊他。
  
      披上衣服打開臥室的舷窗吹吹海風,吃了兩顆達爾文芒果潤潤喉,顧鯤就聽到背后有腳步聲響動,他回頭一看,原來是蘭方外長唐佳。
  
      “你怎么就那么篤定這地方一定會遇到漁奴或者海盜?就不能是上次運氣差么?”唐佳遞了一瓶芒果汁給他,示意吃果子不如直接喝榨汁。
  
      顧鯤接過喝了一口:“那是你不了解這一代的情況——阿拉弗拉海的最大寬度,也是不到400海里的。按照1975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200海里經濟專屬區寬度來劃,整個阿拉弗拉海肯定是徹底被澳洲和印尼分完的,中間不會有兩不管的地區。
  
      但實際上,印尼人在國土的最東部地區,執法力量本來就很弱,尤其是東帝汶以東,都那么窮,遠離國際商業航道,海巡過來就是虧錢的。久而久之,印尼人就默認這塊地方不管了,稍微有點糾紛找他們主持公道,他們也推給澳洲人。
  
      這種情況,早已被當地的漁業奴隸主利用了,他們從收益里稍微分出一點錢,孝敬打點印尼漁政、海巡的有關人員,早就買到了無法無天的營業環境。
  
      這里要是出點什么事兒,只要沒有油水,兩國還會互相推諉。加上我們是準備‘航行自由’加‘正當防衛’的,就更不怕了。這里的島嶼,連正常民用的網絡和電話都沒有鋪設。”
  
      東南亞幾乎所有沿海國家,各地區的發展都是極不均衡的。
  
      比如印尼的首都雅加達和其余經濟核心地帶,都在巽他海峽附近。李家坡和馬來西亞的首都吉隆坡在馬六甲海峽沿岸,甚至馬來西亞前三大城市(另外兩個是檳城、柔佛巴魯)也都在馬六甲海峽沿岸。
  
      其余東馬的核心城市古晉、越南自古的貿易重港西貢、菲律賓的馬尼拉,這些城市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位于古代華夏和西方世界的貿易航線上”。
  
      離開了華夏與西方的貿易航線,東南亞的其他區域就都是窮逼得滴血的落后地帶了,說白了東南亞自古就只是起到一個東西方貿易中“路過”的作用。
  
      只要不路過的地方,哪怕到21世紀,都有很多是三不管的。
  
      后世華夏旅游公司們生造出來的網紅旅游地,比如菲律賓的長灘島、東馬沙巴州的仙本那,只要真去過,就知道那些地方治安有多差。在仙本那的水屋酒店里住,你名義上是住在馬來西亞境內,可經常會發生菲律賓南部叛軍開著快艇過來劫走勒索贖金。
  
      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最東部、菲律賓最南部,也就是蘇拉威西海和班達海、直到阿拉弗拉海一帶,因為遠離國際貿易航線,幾乎就是無法之地。
  
      “那你對這里的地下世界潛規則懂得還真多,看來我需要好好補補課,至今都只知道那些臺面以上文明世界的規則。”唐佳聽完后,忍不住自我吐槽了一句,慚愧自己的閱歷淺薄。
  
      “沒事,你可以慢慢學,在別的國家,是不會有24歲的女人當外長的,你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心態放平。”顧鯤鼓勵地拍拍唐佳的肩膀。
  
      ……
  
      被動等待注定是無聊的,以至于進入阿拉弗拉海的第一個下午就這么浪費了。
  
      等著假想敵送人頭,效率怎么可能有主動出擊、殺人奪寶來得高呢。
  
      傍晚時分,顧鯤只好吩咐“朱森號”降低船速,還遠程吩咐早上才從莫爾茲比港啟航的“永華號”也以“保持經濟航速、降低動力系統損耗”的理由減速,免得到時候遇到麻煩第一時間就趕到現場了。
  
      如此低速,一整夜時間才開了100海里,第二天佛曉總算還是停留在阿拉弗拉海海域,沒有進入班達海——因為一旦進入班達海之后,絕大部分海域就都是毫無爭議的印尼內海了,不再是印尼和澳洲兩國的平分經濟專屬區了。
  
      “要是再沒人來惹事,我就只有走回頭路多逛兩圈了……不過那樣會不會留下太明顯的證據,將來被人說成是釣魚?”
  
      佛曉時分,顧鯤走到艦橋,用測距儀又望了一圈,忍不住嘆息。
  
      “應該還有機會吧?我記得我們來的時候,那些雜碎很常見,說不定這次是因為我們太靠近澳洲與印尼經濟專屬區的中心線了,所以遇到的少。這種灰色產業,肯定是越靠近印尼月容易遇到的。”唐佳在旁邊安慰他。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 上海老张期货配资 jdb龙王捕鱼2作弊 50万元存理财收益多少 河北十一选五app _网上百家乐赌场 网上赚钱有哪些 江西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多乐彩11选五一定牛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 麻将机打麻将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现在开奖结果9 广东好彩1玩法 jdb财神捕鱼安卓版 做股票分析师怎么样 青海11选5前3走势图 福彩3d对应码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