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我是人間斬仙客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小仙葩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小仙葩


  “近三月,星海圣府收到許多請旨,不久前,九尊也曾給我一道信箋,當中內容別無二致,都為同一件事。”
  年輕人張開溫潤的手掌。
  一片氤氳光霧浮動,里面升起一座七彩朦朧的小型世界,呈圓球狀,周圍仙氣繚繞,絲絲縷縷。
  “這就是簡神界。”
  “當年,簡誤入周元星口,發現了諸多黃金世界,最后被千域瓜分。而這一座,就是起始源界,如今也稱作簡神界。”
  “能進去坐坐么?”小凰小嘴甜俏,大眼黑白分明,靈動無比。
  “我手中的只是投影,真正的神界在星海,還未升起。”
  “簡神界?里面真有封圣機緣?”
  風晌十分好奇,從花海返回途中,他在暗宙空間曾遇見一練箭的黑發少年,獲悉簡神界的傳說,自上古就牽動著各方神經。
  “上一紀元,有位前輩數探神界,曾斷言,里面確實有驚世機會,只還沒有到合適的時機,我觀天數,起方時代初開,神界內有特別的變化了。”年輕人嘆息道。
  近期,大千修域一些帝主、通天之輩,紛紛發出請旨,而在遙遠的瀚天大晨界,那些上古遺留的仙脈家族,原本八竿子打不著,卻在同一時間,請九圣開放簡神界。
  顯然,這些大人物,都感應到了冥冥中一些兆頭,想搶先一步。
  清兒等人震動,只怕神界內的機緣非同小可,人間宇宙最強的一列勢力,都在爭先恐后的將后代送往。
  “往屆簡神界開放,爭奪也十分激烈,里面即便沒有封圣機遇,也有逆天靈物,神靈礦脈。而且,神界每十萬年就能孕育一件寶物,有人曾帶出過天生極道劫兵。”
  這一界的奇聞一直很盛,過去很多歲月,大千修域在爭奪,而今有瀚晨界仙脈家族參與,風起云涌。
  清兒想了想,忽開口:“無名師父,讓我也去簡神界吧。”
  年輕人搖了搖頭。
  “清兒小姐,你們的神魂有瑕疵,要踏入簡神界,第一道關卡就是接受金光洗禮,根骨、境界、神魂,這三者只要有一道逾越過線,就會被剔出。”
  “什么,清兒你們的神魂有瑕疵?”
  風晌吃了一驚。
  “不妨事”
  似乎沒想到會被年輕人說破,清兒微微一怔,隨后搖頭:“是血脈原因,九爺爺說過,隨著時間推移,我們神魂上的瑕疵漸漸補全。”
  “我怎么不知道?”風晌狐疑,天生敏銳的感知力探索過去,發覺三女的神魂氣息皆很完美,發現不出什么瑕疵,估計應該在很小的細節上。
  這件事,風晌不知情,但仔細想想,不是沒有發覺。
  打九星帶回小凰她們時,尚在襁褓中,大眼晶瑩,粉雕玉琢,白白凈凈,從小就用煉星寶氣為她們調理。
  風晌以為是在打根基,現在想想,可能就是在補全清兒她們的體質問題。
  “帝主后代得天獨厚,聽說這一代更是鼎盛,有幾個天驕,融煉了非凡超核。風晌哥哥去了簡神界,一定要注意安全。”
  清兒得知自己無法前往,叮囑起風晌。
  “那個人也會去么?”
  風晌聞聽此話,不由想起暗宙空間中那個黑發少年,年歲同他相當,卻已步入斬逆,十脈具開時,一箭崩碎一片天地殘骸,天姿堪稱絕世。
  “誰?誰讓風晌哥哥牽腸掛肚,花海某株小仙葩么?”清兒眼睛一閃,見風晌有些出神,極其敏銳的聯系到什么。
  “什么小仙葩?”
  風晌古怪的看了眼清兒,他想的是偶然遇的一個同齡人,關花海什么事。
  清兒見狀,低垂下頭,好看的眼睛宛如一泓月光下幽靜流淌泉水,清澈靜謐,輕輕道:“是清兒多想了。”
  ……
  花海,天雪峰。
  舞神尊住處,白雪皚皚,銀裝素裹,山巔宮殿,常年清冷,可是此時卻忙乎著一道小身影。
  白下天赤著一雙白嫩小足,系著一根紫色風鈴,踏著雪,急急忙忙,在雪域間不斷來往,吸引了許多花靈好奇觀望。
  清冷的宮殿內,白霧寒氣飄蕩,縈染在地面,中心寒床上,大大小小堆積著各種包袱,儼然是一副準備遠行的架勢。
  “搞定!”
  白下天靈巧手指一點,指揮著一大袋物體,咚一聲降落,堆在所有包袱的最高處,這里面裝的,是從雪域深處礦脈挖掘的雪玉。
  聽風晌說,類似的靈礦石,在人間宇宙是硬通貨。
  可以換不少錢。
  這趟出去,就算錢不夠用,用這些雪玉也能維持不少時日。
  “萬事俱備。”白下天收拾好包袱,細心用的靈力絲線系好口,滿意一笑。
  “收。”
  白下天退后兩步,望著這一座小山,頗有成就感,一聲輕喝,纖手上的一枚幽藍色的戒指散發出淡淡光澤。
  一轉眼,這些大包小包全部收起來。
  舞神尊知曉她要出去有力,特意煉制了一枚戒指,不光光能儲物,還是一件具有防護功能的寶物。
  “接下來去找舞神尊要出入令,氳界的光幕堅固,憑我的道行還不足以擊碎,想要出去,唯有通過神尊手令。”
  “讓我想想,舞神尊好像說過,要找她去花海凈土……”白下天咕噥,抬起皓腕,肌膚有一道印記。
  這印記是舞神尊所留,凈土圣地是花海禁地,閑雜人等不能輕易邁入,沒有這印記,瞬間會被雷劫劈成飛灰。
  聽說神花小姐姐正在初綻,七位花海姑奶奶全守在那。
  “靈土圣地在哪?”
  白下天絞盡腦汁,歪頭苦思冥想片刻,都未曾回憶起路線,她曾隨著舞神尊去過凈土,認了門,只是現在回憶,想不起來。
  “咿呀,白姐姐,你不認識去,我可以帶你去哦!”
  宮殿門口,一根旁觀了很久的小青韭,葉子鮮綠綠的,此時眨巴著一雙幻化出來的眼睛,朝白下天呼喚。
  這幫小花靈,整日不思進取,走山訪友,聊一聊見聞,笑的沒心沒肺。
  要論對花海的熟悉,一些仙葩都比不上她們。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