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我是人間斬仙客 > 第一百三十章 華圣

第一百三十章 華圣


  “兩件?”
  “一是想請九尊無償為我宇初教煉制一道心心相印氣。”
  澹雅提出第一個要求,這個條件不可謂不高,但她相信打九星會答應。
  “心心相印,宇心空明。這道寶氣我已有數紀元不曾煉制,此氣需雙修才能完美,傳聞九重紅有一知己......唔,宇初教后面顯圣的人選已經定下了么?”
  打九星詫異,深深看了眼澹雅。
  “定下了。”
  澹雅臉兒微紅。
  “二是請九尊在星海豎一座煉星塔,每百年遣一位尊老煉星師,百位遐邇級煉星師,供我宇初驅使。”
  “呵呵呵。”
  打九星微笑道:“若是要我答應第一個條件,那第二個便作廢。”
  澹雅顰蹙眉頭,出言道:“九尊閣下,那禍害我宇初的孩子,曾在我生命泉池中解手,更遑論還有成百上千的別處,澹雅自問,這兩個條件并不苛刻。”
  “正因為禍害的太多,我才會答應你煉制心心相印氣,要不然這十大巔峰神氣,豈是說煉就能煉制的?”
  打九星搖頭。
  澹雅依蹙眉,對于結果并不滿意,這兩個條件,是她深思熟慮后的選擇,任何一樣都無法放棄。
  前者,可以造就一對無敵存在,后者,可以源源不斷的提供煉星寶氣。
  “好吧,我后退一步。星海豎起煉星塔后,我會貴賓身份邀請星城的煉星師,絕不怠慢,九尊意下如何?”
  “這有何區別?”
  打九星依舊搖頭,見澹雅深顰著眉頭,道:“本想與你融洽了結此事,沒想到盡是在斤斤計較。既然如此,你看看此物吧,之后再決定是否繼續與老夫討價還價。”
  一物晶瑩剔透,透出淡淡朦朧的光芒,從老人袖袍中飛出。
  “這是什么?”
  澹雅抓向那束光芒,入手潤薄冰涼,淡淡的光芒包裹下,她竟然始終無法看清,運轉雙目,透入光芒,居然只是一綹銀燦晶瑩的發絲。
  “是那個女人的發絲!”
  剎那間,澹雅雙眸神光綻放,十分震動,關于此物的傳承記憶涌上心頭。
  在大千修域中心,有一片神力海洋,里面靈氣取之不竭,用之無盡,窮盡世間繁盛。
  此處名為星海蒼穹,堪稱人間宇宙第一福地,既是星海九圣所在,又是宇初教大本營,而除去這二大雄主,還有一個極為霸道的超然勢力,是宇初教深惡痛絕卻又牽扯極深的死對頭。
  這束銀燦晶瑩的發絲,正出自那一勢力仙古名聲最響的女子。
  “仙古時代,我曾絕暇攜天刀,肅寒斬天竅,借命陰曹,決眥心驕。”打九星目光中露出追憶之色。
  此言一出,澹雅震動,握著這束銀色發絲,眼神十分復雜。
  “原來……那場大戰最后,是九尊對我宇初有生死恩。”
  許久后,她輕嘆一聲,“澹雅過分了,今日拜訪實在魯莽,令公子之事,我必封為隱秘。至于那兩個條件作廢,我愿有償請九尊煉制一道心心相印氣。”
  ……
  一頁古星方,紙張泛黃,歲月痕跡悠久,上面文字密密麻麻,詳細記載著一顆顆奇異星辰。
  從星天塔出來,澹雅纖手捏著這道心心相印氣的星方,注目良久,不再遲疑,駕馭神花道臺返回。
  城墻,老邋遢正緊抱著金紅酒壇大睡,嘴角淌著口水。
  仿佛覺察到人離開,老人睜開一只眼皮,努了努嘴,木魚一樣搖頭嘆息道:“九個紀元,真不敢相信,時間都已經過去得如此久遠,之立,你留下的道統還在和她爭斗不休……”
  背后傳來一陣腳步聲。
  打九星一身潔凈的煉星師月白衣袍,走到這里,凝望起遠處深邃渺遠的星空。
  “老酒鬼,這么多年,是不是該說說你的來歷了?”
  ……
  道船赤紅,通體宛如一座活火山。
  年輕人正在閉目盤坐。
  四個孩子,大的十四五歲,小的遠未及笄,圍繞他,目光皆炯炯有神,特別是一個紫發小女孩的眼神,亮晶晶的,粉雕玉琢,可愛得不像話。
  “小姐公子,差不多可以不看在下了吧?”
  終于受不住這些稚嫩好奇的目光,年輕人一聲輕嘆。
  “無名師父,你真是華圣?”
  風晌用近乎放光的眼睛注視年輕人,不久前,他們還在颶風世界,就是這位光風霽月的書生,一紙封住圣人死骸,一個面子讓宇初教主放人。
  一路不顯山,不露水,一出手,卻是驚天動地的手筆。
  年輕人猶豫了一下,最后微微苦笑,承認了,若是別人也就罷了,幾個孩子,實在不想去蒙蔽。
  “您就是華圣。”
  清兒大眼靈動,如一泓清水,星輝照耀在她雪白無暇的肌膚上,臉蛋更見晶瑩奪目。
  “我是一道歷世身,本不該提前覺醒記憶。”年輕人神色柔和,如在一種溫暖的光輝中。
  “無名師父我能捏捏你嗎?”
  小凰撲閃著大眼,一雙白嫩的小手張牙舞爪,很想捏年輕人白凈的面皮,可又不太敢,最后只捏了捏他的衣服。
  年輕人摸了摸小凰腦袋。
  “先前答應九尊,要細心教導幾位小姐公子,不過這道身軀還要繼續紅塵歷練,只能斬了這段經歷。我送幾位小姐去雨曦府,請一位友人幫忙教導。”
  “雨曦府是哪兒?”小凰好奇。
  “星海一位女圣人的府邸。”清兒怔怔原地。
  “是了,那位女圣很溫柔,幾位小姐乖巧聰穎,一定會受她的喜愛。”
  “我也去么?”風晌問道。
  “小公子去星海吧,那里正有一樁機緣。”
  “星海?”
  風晌暗自磨牙,想起不好的回憶。
  年輕人見狀笑道:“小公子,十大修域帝主后代,仙脈傳人,異域天子,不久將薈萃一堂,都為爭奪星海那個機緣,小公子還不感興趣么?”
  哦?
  風晌眼睛一亮。
  “什么機緣,能吸引這么多人?”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