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源寵狂潮 > 第六十二章:酣戰

第六十二章:酣戰

隨著雙方的退開,偌大的空曠場地內就只剩兩個高大的身影。
  
  一頭黑白交加的四米巨狼,以及一棵黑中透綠的五米高荊棘樹。
  
  至于它們對面,則是空蕩無一物的黑色陰影,雖然無法看見實物,但這兩只源獸還是能隱隱約約從那片陰影中感到威脅。
  
  “吼!”
  
  屬于徐通的四星嘯月狼低吼一聲,隨后四肢邁動,小心的朝陰影中走去。
  
  而一旁的黑荊棘則在四周伸出那布滿尖銳長刺的荊棘條,緩緩朝嘯月狼前進的方向覆蓋。
  
  一旁的徐通看見自己的源寵采用如此進攻的方式,并沒有去說些什么,畢竟那個小子就召喚出一只四星源寵,自己用兩只與他打本來就有些欺負人的意思。
  
  如果再要自己親自指揮的話,那對于他城主的臉面也有些放不下。
  
  場上的四星嘯月狼緩緩移動,并沒有追求速度,長久的戰斗經驗讓它將狼類的謹慎發揮的淋漓盡致。
  
  可即便如此,四星嘯月狼也很快的走進陰影的范圍中,兩只碩大的狼瞳警惕的朝四周張望,想要將躲在其中的敵人找出來。
  
  而身后,四條黑色的長荊棘條如四條黑蛇般扭曲在同伴身后,似乎隨時在等候著對敵人發起致命一擊的時刻。
  
  “吼吼!”
  
  場上很是安靜,四星嘯月狼不斷邁動步子在陰影中移動,口中低沉的嘶吼聲持續不斷。
  
  而這種狀態卻持續了許久,在長達五分鐘的時間內,場上的源寵們都并未發動任何攻擊。
  
  “這家伙的源寵就只會躲嗎?”
  
  看著場上這膠著的狀態,周勇冷笑的嘲諷道。
  
  可當他轉頭看向身旁徐大嚴肅的表情時,心中有些不喜,就這樣的戰斗也值得你這么緊張?難怪著老頭子這么大年紀連徐通都不如。
  
  這些話如果讓別人知道,肯定會大驚,他們將會發現,源寵師協會的副會長,竟然一直都瞧不起銀月城中最強的兩個人,徐通和徐大。
  
  可是看著他自信的表情,似乎十分肯定未來的自己能超過這兩人。
  
  徐大則不知道這些事情,他面色凝重的看著場上膠著的局面,無處可攻的嘯月狼與黑荊棘,以及直到現在都無影無蹤的暗螳螂。
  
  他轉過頭在一旁一臉平靜的徐通臉上看見那抹標志性淡笑是,心中一緊,隨后緊忙將目光轉向戰場。
  
  “該動手了!現在就看看那小子的螳螂實力會是如何了。”
  
  在徐通淡笑浮起的瞬間,只見場上原本無聊平靜的戰斗忽然發生異變。
  
  在做了長時間漫無目的的探尋后的四星嘯月狼眼中兇光一閃,隨后身子猛的晃動起來,由一道變為四道。
  
  四道狼影分兩個方向散開,前掌上鋒利的銀刃猛的吐出僅五十厘米,從兩邊迅速朝中間攻去。
  
  “銀光爪!”
  
  鄧十二眼睛轉動,認出了這四星嘯月狼使用的技能。
  
  而就兩邊四道“銀光爪”即將同時落在一處時,一道黑色的身影從中迅閃而過,朝前方沖出,驚險的躲開了來自四星嘯月狼的這強力一擊。
  
  可還沒等它緩住身形,依舊在朝前沖出時,四條黑長的鋒利荊棘從它沖往的方向猛的出現,張開后又迅速合攏。
  
  在這突如其來的連擊中,那道黑色身影最終還是被那四條長長的黑色荊棘捆住,固在空中。
  
  黑色荊棘上鋒利的利刺隨著荊棘條不斷的收縮而緩緩朝黑色身影的體內扎去,而黑色身影那凹凸不平的外骨骼上,正發出呲呲作響的聲音,似乎不時就要被這利刺給突破進體內。
  
  一旁的趙日天在看到暗的身影被黑荊棘的荊棘條捆住后,面色大變。
  
  要知道這黑荊棘的特性便是能從一切捆住的血肉生物中汲取生命,并恢復己身。
  
  而現在暗被捆住了,那可是危在旦夕了。
  
  趙日天面色難看,他沒想到暗竟然這么容易就被抓住了,也同樣沒想到徐通的源寵只見的配合竟然這么好。
  
  可當他看到依舊平靜的鄧十二時,心中的焦急也少了不少。
  
  “看十二兄弟這幅模樣,難道那只暗螳螂還有什么辦法不成?”
  
  隨后,他就看到了暗的應對方式。
  
  只見暗在被黑荊棘捆住后,身子并未掙扎,只是靜靜的安心待在荊棘條中,忍受著鋒利荊棘刺的侵襲。
  
  同時,在暗被黑荊棘捆住后,一旁一擊撲空的四星嘯月狼此時也調整過來,張開血盆大口再次朝它發起進攻。
  
  此時的暗整個身子被捆在空中,無法動彈,一時間竟然成了那頭四星嘯月狼活生生的靶子。
  
  場上眾人中,周勇已經是滿臉殘忍的看著即將發生的一幕,他相信,若是四星嘯月懶得這一擊擊中了那只空中的螳螂,哪怕不死它也得喪失行動能力,戰斗結果已經分曉了。
  
  而徐通看著面色平靜的鄧十二,心中閃過一絲不安。
  
  “情況不對啊,這家伙難道還有什么底牌不成?”
  
  可就在四星嘯月狼即將撲中空中的螳螂時,徐通面色忽然大變,他想起了一個暗系專屬的技能。
  
  “暗影沖刺!”
  
  而在這個名字浮現在他腦海中后,現場的局面再次發生讓所有人震驚的變故。
  
  只見原本被黑荊棘捆的結結實實的螳螂身影,全身忽然迅速消散,最后化為一團黑色的迷霧般從荊棘條中脫離。
  
  隨后,猛然撲上空中的嘯月狼來了,長著血盆大口與銀光閃閃的利爪,朝迷霧撲了個空。
  
  而之后,那團黑色迷霧在嘯月狼撲空后迅速在空中凝聚,一道完整的黑色螳螂身影再次浮現在空中。
  
  背后薄翅微展,一股在空中升起的新里猛然在這黑色螳螂身體中迸發,使得它化作一道閃電般朝下方沖去。
  
  而此時的下方,正是一擊落下未果,處于僵直狀態的四星嘯月狼。
  
  黑色荊棘條迅速反應過來,在空中化作一條條長蛇不斷揮舞,想要再次將前方的身影該纏住。
  
  可那只黑色螳螂仿若在空中的精靈般,身子不斷扭轉,完美的將來自身后的荊棘條給躲避開來。
  
  身子速度不減,暗帶著那股勢不可擋的氣勢從天而降,手中兩把黑色鐮刃猛然朝前一伸,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凌然落下。
  
  “這家伙,難道敢殺徐通的源寵?”
  
  后方趙日天看著這股威勢的暗,心中一驚,這家伙別真什么事都敢做出來啊!
  
  而徐通也是面色微變,因為在那一擊下,自己的那頭四星嘯月狼還真的擋不住,搞不好就要被斬首了。
  
  至于徐大與周勇二人,此時已經說不出話來。
  
  徐大對于自己弟弟所說的話已經開始信服了,這小子的螳螂還真有可能在一瞬間斬殺四頭四星嘯月狼啊。
  
  強悍的戰斗天賦與經驗,強大爆炸的技能以及無與倫比的時機把握機會,這只暗螳螂的天賦與實力,簡直強大可怕。
  
  而周勇此時則面色猙獰的看著那只從空中落下的螳螂身影,心中怒嚎道:“殺了它,有本事你就殺了它。”
  
  此時的他已經陷入癲狂,鄧十二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簡直讓他不敢相信,也讓他一時間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將他擊殺。
  
  因此,他此時才想著要那只螳螂擊殺徐通的源寵,這樣的話,徐通將一定無法容忍這個家伙,肯定會直接殺了他的。
  
  眾人的想法鄧十二自然是都不知道,此時場上的局面是他早就預料到了,雖然當時徐通源寵使出的配合讓他略微心驚,可也就只能這樣了。
  
  “制住它就行了,暗!”
  
  鄧十二在心中默念,下達的命令很快便通過契約傳到暗的大腦中。
  
  空中的暗在落下的瞬間調整了自己的姿勢。
  
  “轟隆!”
  
  一道煙塵猛的升起,待到煙塵緩緩散去,場上的情況讓得徐通等人松了口氣。
  
  只見暗兩把鋒利的鐮刃在距離四星嘯月狼脖子邊緣的位置深深的沒入一旁的地面,而身后的四肢如同枷鎖般分叉而立,將身下的目標鎖在里面。
  
  可在這之后,暗的身影并未停留,而是猛然抽出插入地面的鐮刃,以極快的速度再次進入一旁的陰影中。
  
  留下在原地好不容易緩過來的四星嘯月狼,微微喘息。
  
  見到這幅情況的徐通心中輕嘆,念動咒語將它召喚回了源寵空間。
  
  “都這樣了,也就沒有必要打下去了。”
  
  想到這里的徐通正準備叫停這場試煉,可異變再次發生。
  
  黑荊棘一直處在距離陰影較遠的地方,之前的戰斗都是憑借著那四道能夠伸長的荊棘條。
  
  此時再次失去目標的它一時間陷入迷茫,連忙將遠處的荊棘條收回,護住身旁。
  
  可即便如此,也無法逃脫被攻擊的命運。
  
  只見在黑荊棘身上忽然出現一道熟悉而又巨大的影子,將其覆蓋。
  
  黑荊棘一驚,手中荊棘條迅速朝上揚起,構成一道由數條荊棘條構成的圓盾,擋在上空。
  
  可上方身影在下方的投影忽然間越來越多,將下方地面迅速覆蓋。
  
  這種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很快,上方的螳螂身影開始陸續朝下方蟲擊。
  
  每只黑色螳螂的手中的那兩把鋒利鐮刃都高高舉起,在落下的瞬間朝圓盾砍去。
  
  一道,兩道,三道.......
  
  當所有黑色的螳螂身影從上空落下完畢時,下方的地面早已一片狼藉。
  
  無數零碎散落的荊棘條撲滿地面,墨綠色的粘稠液體不斷蔓延。
  
  很快就將此時狼藉一片的場地覆蓋大半。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