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大山東 > 第080章:天不怕地不怕的山東人

第080章:天不怕地不怕的山東人


  “弟兄們,回家了!”
  孫野一聲招呼,弟兄們樂呵呵的向寨子里走去,留下周天成和五百弟兄留在寨門處和官兵對峙。
  孫野大步在前,王聰兒、辮子劉、藍田其后,貍子等弟兄們押著垂頭喪氣、惶恐不安的洋人們和趙老三跟在最后面。
  “看著這些洋鬼子一個個在咱面前乖乖的跟孫子似的,俺就感覺他奶奶的過癮!”辮子劉樂得合不攏嘴。
  王聰兒自豪道:“要是以后再有洋鬼子欺負咱,不管他是東洋鬼子還是西洋鬼子,咱就挺起腰桿跟他們干,讓他們見識見識咱天不怕地不怕的山東人!”
  弟兄們只顧著高興了,誰也沒有注意到孫野的步伐正在放慢……
  昨夜在守車替王聰兒挨了一槍后,子彈已深深嵌入了他的肉里。
  當時情況緊急,他只叫王聰兒和二羔子、小龍他們拿布條簡單包扎。
  一整夜里,血都在順著傷口緩慢地向外沁出。
  孫野雖感覺疼痛難忍,卻一直在死撐著,直到現在,他只感覺自己面前的路越來越模糊,兩條腿也越來越沉。
  這是失血過多的緣故。
  忽然,他只感覺眼前一黑,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大掌柜的!”
  “大掌柜的!”
  ……
  除了兄弟堂,寨子里的大小房屋都叫張榮培給燒了,張榮培因為把臨時師部設在這里,因此才留下沒燒。
  馬子們七手八腳把孫野抬進兄弟堂的里屋炕上將他上衣脫下,這才看到他整個右臂的襯衣外套都已被血沁濕,只是外套是黑色的看不出來血跡。
  槍傷已經開始化膿,傷口里的子彈頭隱隱可見。
  王聰兒讓貍子去縣城醫院請來了大夫,給孫野取出子彈、清理縫合了傷口,又輸了幾袋血。
  麻藥散時已是晚上,孫野醒來時,王聰兒剛好進屋。
  “你醒啦,感覺怎么樣?”
  “沒事了。”
  王聰兒用鼻子四處嗅了嗅:“這屋里怎么那么臭呢,什么味道……”
  循著臭味,她找到了發臭的來源:孫野的腳!
  她趕忙捂著口鼻沖了出去。
  “有那么臭嗎?我怎么感覺不到……”孫野低頭聞了聞自己的腳。
  “這人呀都是自我感覺良好,就跟你自己放的屁再臭也不覺得臭一樣。”王聰兒端了一銅盆熱水進了屋,把水放在炕前,伸手便來脫孫野的臭襪子,脫完襪子,又把他的兩只腳給塞進了溫度剛好的水盆里。
  孫野詫異:“干嗎,你要給我洗腳啊?”
  “不然呢,你這一只胳膊吊著繃帶自己怎么洗?我說你的腳可真臭!”王聰兒一邊給孫野搓腳一邊皺著眉頭埋怨。
  “走了整整一夜的路不臭才怪。”
  王聰兒眼神里透著幽怨:“你小子可真能扛,子彈都打進你胳膊里一寸多深,你還說就擦破點皮……”
  “那也比打在你身上強啊,當時那兵崽子的槍可是瞄著你的頭呢,我要是不替你挨這一槍,現在咱們弟兄正擱你墳前給你燒紙上供呢!”
  王聰兒一邊給他搓腳,一邊輕輕安捏著他的腳底板,“舒服嗎?”
  “嗯……解乏!”孫野微瞇著雙眼很是享受,“比當年我家那個專門伺候我的傭人捏的都舒服!”
  “要不看在你替我挨了一槍,姐才不伺候你呢,連我爺跟劉玉堂他們我都沒給洗過腳!”
  “所以我這一槍挨的值啊!”孫野一副很滿足的樣子。
  王聰兒白了他一眼:“行我的大掌柜的,在你養好傷之前,我給你穿衣給你洗腳,還喂你吃飯,給你當使喚丫鬟成不?”
  “成!俺看成!”早已趴在門框上偷聽了半天的辮子劉咧著嘴笑道。
  “辮劉你快看你身后是誰?”王聰兒一本正經對辮子劉道。
  辮子劉剛回頭去看,王聰兒一盆洗腳水從他腦門傾瀉而下,將他澆成了落湯雞。
  ……
  張榮培剛接到林玉中的電報,命他嚴密監視抱犢崮馬子動向。
  他索性就讓撤出的三個旅在抱犢崮山區通往外界的山口處一字排開,形成了一道封鎖線。這樣馬子進山出山就都在他眼皮子底下了。
  雖然他在外面弄了道封鎖線,可馬子們仗著有洋毛子在手根本不在乎。他們山里山外來去自如,官兵根本不敢攔。
  有些好事的弟兄還故意跑去官兵營地里晃來晃去,惹的張榮培他們干生氣卻無可奈何。
  ……
  藍鋼皮被劫后,李麟給林玉中發電報的同時,也給北平的吳大帥去了電報。
  吳大帥當時就火了,立刻急電林玉中讓他上北平來見他。
  此刻在北平吳大帥的官邸小樓里,吳大帥氣得直拍桌子,直拍的自己兩手生疼。
  而林玉中則急的一個勁的在他面前轉來轉去。
  “他奶奶個腿的!反了,那幫土匪反了天了!”他不耐煩地望著林玉中,“玉中兄你坐下行不行?我都快叫你給轉暈了!”
  考慮到林玉中是他大哥曹老帥的拜把子兄弟,吳大帥雖然在心里日die.cao娘把林玉中祖宗十八輩都罵了個遍,可表面上還得給人家留個面。林玉中比他大兩歲,他得管他叫聲“玉中兄”。
  “大帥,我現在這屁股上比扎了一萬根針還疼,哪還坐的下呀!”
  “現在曹老帥忙著競選大總桶,冷不丁出了這么一檔子事,這不是添亂嗎!”
  “大帥我該怎么辦啊?”
  “玉中兄,你是老帥的兄弟,批評的話我就不說了,這事很嚴重……已經死了個洋人了,剩下的可千萬再不能讓他們出什么事了!”
  “他們綁洋毛子就綁洋毛子唄,竟然連我大舅子也捎帶著給綁了,到現在也不知是死是活!”
  “都什么時候了還大舅哥小舅子的,玉中兄你火速去嶧縣坐鎮指揮,務必要不惜一切代價、想盡一切辦法把洋毛子給救出來!”
  ……
  離開吳大帥官邸,林玉中乘火車一路南下直奔嶧縣。
  嶧縣城飛機樓的發報室里電報聲響個不停,五六個發報員坐在各自的電報機前忙活著收報發報。
  不斷有軍官拿著電報從發報室里進進出出。
  會議室里,兩只眼圈烏黑滿臉疲憊的林玉中坐在會議桌上首,案發已經整整兩天了,他一會兒覺也沒撈著睡。
  會議桌兩邊坐著張榮培、李麟及韓貴等七八個上校級軍官。會議桌上擺著十多張電報。
  林玉中哭喪著臉,李麟等眾軍官正襟危坐都板著臉。
  一軍官捧著電報進門:“報告督座,總桶府急電!”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