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天機帝尊 > 第二百章 故我

第二百章 故我


  張不凡和李零二人決斗之事就像一陣風,很快便吹遍了整個無極劍宗,許多無極劍宗的弟子都前來觀戰。
  尤其是三清山的弟子們,傾巢而出,關注著他們的小先生。
  在去之前,培風特意交代:“即便小先生輸了也不要緊,但是我們一定要讓小先生贏得的賭注拿回來,知道了嗎?”
  “萬不能讓別人欺負了我們三清山的小先生!”
  其余三清山的弟子紛紛摩拳擦掌,這李零不管輸贏,單是他在地火修煉室外對同門擅自動手這一條,戒律堂就不會饒過他。
  于是三清山的所有弟子,浩浩蕩蕩的前往演武場。
  得知三清山這邊的所有弟子都前往演武場,大澤山的許多人也有些按捺不住,大澤山的許多弟子也紛紛前往演武場。
  只不過,大澤山的弟子和三清山的弟子前去觀戰的目的確實不一樣。
  三清山的弟子們是去為自家的小先生加油助威,不讓自家的小先生受了委屈。
  而大澤山的弟子們前期觀戰,則是因為李零乃是大澤山的人,怕他萬一輸給張不凡,連累自己這些大澤山的其他弟子跟著他一起丟人。
  這些除了三清山和大澤山的弟子之外,其他幾山的弟子也有不少前來。
  人群之中的蓮雙雙和恨水在一起站著,蓮雙雙指著張不凡的身影在跟恨水說著一些不知道什么,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
  恨水則在一旁木訥的聽著蓮雙雙說話,站在這名嬌俏的少女身邊,臉上更是黑紅黑紅的。
  張不凡和李零二人已經站在了演武臺上,臺下的事情已經和他們無關,兩個人的眼中,只剩下了站在對面的對方。
  李零盯著張不凡,詭譎地說道:“我們一局定勝負,若是你輸了,就把匕首還給我!”
  張不凡沒有答話,而是做了一個防御的姿勢,說道:“那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拿了!”
  李零冷笑:“很快你就不會這么猖狂了少年,你會后悔你之前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
  面對比自己修為高出兩重的李零,張不凡的內心毫無波瀾,面無懼色,他煉化了鳳凰精血和凈世五行火,又剛剛突破到了洞玄經二重,正好拿這個李零試試手,看看自己現在的修為和力量到底到了一個什么樣的程度。
  無極劍宗的演武場,是一座座被削平了頂部的小山峰,演武場所在的山峰還有陣法加持著,避免決斗時的沖擊力波及外人。
  而觀戰,則是在演武場周圍的其他山峰上。
  李零手握抽出一把赤紅之色的飛劍,劍身蜿蜒,布滿鱗片一樣的紋路,像一條即將沖天而起的火紅妖龍。
  這把劍,名叫赤龍劍,中品靈器。
  李零抽出赤龍劍的同時,就已經動了。
  劍氣是紅色的,像燃燒的火焰,像赤龍劍吞吐而出的龍涎,一共七朵,朝張不凡兜頭蓋臉罩去。
  “火龍吐息!好家伙!李零居然已經把這招劍法練到了小成境界!”
  人群中,不少人都認出了李零的這招劍法,火龍吐息是大澤山頗有名氣的一招火系劍法,攻擊力很高,殺傷力強,有不少人修煉此劍法,不過能夠將其修煉到小成境界的卻不多。
  火龍吐息,一朵即為一息,六息才算是達到小成境界。
  而李零,已經能夠使出七息。
  眼看七息蘊含著火元素的劍氣襲來,張不凡卻還沒有抽出劍,不僅如此,更沒有絲毫要躲避的意思。
  “張不凡瘋了?!”這七道火龍吐息打在他身上,即便他不死也會重傷!
  感受著撲面而來的熱流,張不凡卻在這連觀戰之人都提心吊膽的瞬間,閉上了眼睛。
  閉上眼了?!等死嗎?!
  他究竟在干什么啊!
  無數疑問冒上眾人的心頭,張不凡的反應,太反常了!
  蓮雙雙緊緊地握著拳頭,替張不凡捏了一把汗。
  “他不會這第一個回合就輸了吧?”
  恨水有些不解地問蓮雙雙,在蓮雙雙對他的描述中,張不凡是一個很厲害的少年。但現在雙方實力懸殊,張不凡的反應也很讓人不解。
  蓮雙雙眼緊盯著演武臺上,輕聲說:“他是個能夠創造奇跡的人......”
  恨水聽到蓮雙雙的這句話,瞳孔收縮了一下,眼神很快地暗淡了下去。
  演武臺上,李零的七道火龍吐息盡數砸向張不凡,在劇烈的爆炸之中,炸起的沙石遮住了張不凡的身影。
  眾人望眼欲穿,想看看張不凡此時怎樣了。
  李零同樣緊盯著張不凡所在的方向,剛才那一劍,他并沒有留手,他不是蠢貨,自然不會因為輕敵就不動用全部力量。
  原本他有自信將張不凡一招擊潰。
  但在看到張不凡閉上眼睛那一刻,李零的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安的感覺。
  他不知道這種不安是哪里來的,但就是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正是因此,他仍然緊繃著身體,謹慎地等待著煙塵散去。
  煙塵三更半夜之后,顯露出來了掩蓋在里面張不凡的身影。
  但張不凡的身影,確實急速向前沖刺的狀態,仍然沒有抽劍,而是選擇以指為劍,劍氣直刺李零。
  李零雖然有所準備,但還是為張不凡的威勢所攝,張不凡劍氣之中所蘊含的灼熱力量,竟然比他火龍吐息之中的還要更勝一籌!
  李零揮劍擋住了張不凡這一道劍氣,模樣有些狼狽。
  眾人這才看清張不凡,居然毫發無傷!
  不但毫發無傷,局面似乎在一瞬間有些反轉。
  張不凡看著李零,說道:“拿出你的真本事來,不然你會輸的很難看。”
  李零咬著牙,再次出劍:“別太囂張!囂張是要付出代價的!”
  大澤山的劍法有很多,以李零的地位,那些劍法只要他想學,就能拿到劍訣。
  火龍吐息傷不到張不凡,他立刻換了好幾套劍法。
  但令人驚駭的是,李零的劍卻始終無法傷到張不凡。
  接連幾次交手之后,李零焦躁起來。
  “則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張不凡你身上是不是藏了什么法寶!這不可能!”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