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仙路持刀行 > 第339章 畫風

第339章 畫風


  離開化劍門兩日后,周圍的云層開始變得灰暗。
  等到遠遠看到那片山谷時,周圍云層已經變得極低,烏泱泱一片蓋在頭頂,山谷中同樣被黑煙籠罩。
  “殺!”
  化劍門的龍舟中沒有傳出任何廢話,直接朝山谷中的妖獸殺去。
  青居、白霜兩人化作兩條巨龍,卷起無數劍芒當先殺入山谷中。
  蒲英與夏狐站在一處,朝身后妖獸道:“朝峽谷中轟擊法術即可。”
  黑須獸與晶甲炎龜聯手催動飛舟護體龜甲,隨后朝下方轟出一記記火系道法。
  畫風的那處樓船懸浮在龜甲飛舟附近,沒有絲毫動作。
  化劍門得到的消息稱這里有兩只元嬰妖獸坐鎮,與化劍門的實力相差無幾。
  過了片刻,夏狐看向下方道:“來了!”
  說完揮手打出一道近百丈大小的狐首咬向下方襲來的妖獸。
  幾乎同時一旁的畫風也揮手打出兩道風刃斬向下方。
  伴隨著一連串獸吼聲,兩只龐大巨獸裹挾著獸潮從兩側山峰撲出。
  夏狐卷起紅狐宮離開飛舟,朝其中一只碧眼獅殺去。
  另一側畫風踏出幾步,無數道風刃遍布樓船周圍,等待著四翅火鴉送上門來。
  元嬰真人與妖**手卷起的靈氣浪潮中,龜甲飛舟像是一葉扁舟般飄忽不定。
  蒲英立即控制飛舟朝下方叢林落去,避開碧眼獅的攻擊。
  夏狐與畫風先后引開兩只元嬰妖獸,片刻后又是兩只元嬰妖獸追著兩條巨龍從山谷中騰空而起。
  “妖獸有埋伏!有勞師兄盡快剿滅這里的妖獸。”霍開化作一道數十丈的長龍,一路殺伐到飛舟前道。
  蒲英看了一眼在峽谷中翻騰的七道龍舟,取出季容的令牌道:“我等主攻,勞煩師姐從旁護佑。”
  下一刻,從畫風的樓船中迅速生長出數百道藤蔓,許多黑甲修士借助藤蔓上下奔騰殺戮妖獸。
  蒲英朝身后妖獸道:“殺!”
  接著打出十絕靈云朝黑云卷去,同時現出斧霸王法身朝附近妖獸殺去。
  兩只金丹黑須獸分別帶領數十頭妖獸護在蒲英兩側。
  化劍門告知蒲英這里只有兩只元嬰妖獸,眼下卻是四只,蒲英擔心其中有詐出手時留了幾分余力。
  蒲英與季容出手后,化劍門的弟子開始占據上風。
  所幸直到下方妖獸開始奔逃,蒲英所擔心的事情也沒有發生,附近并沒有圣神宗的弟子出沒。
  幾頭碧眼獅逃走時,水缸般碩大的眼球突然炸開,一層洶涌幽綠火焰把周圍幾座山頭覆蓋。
  化劍門的一條青色龍舟被幽綠火焰整個包裹起來,短短幾息時間龍舟法陣便被破壞朝下方墜去。
  蒲英見狀大吼一聲:“找死!”
  一道近百丈斧芒從他背脊遁出朝那幾頭碧眼獅劈去,同時十絕靈云迅速收起幽綠火焰,護向化劍門弟子。
  幾聲獸吼以及修士的慘叫之后,蒲英回到龜甲飛舟上。
  一位身披青色素雅長衫的青年看了看身后僅剩六成的弟子,朝蒲英拱手道:“多謝師兄救我門人!”
  蒲英面帶遺憾地頷首道:“妖獸出手狡詐,可惜我力不能及!”
  那青年面色含恨地看向逃遁妖獸拱手道:“懇請師兄看護我這些門人!”
  蒲英點頭應下后,青年修士便化作一道長龍再次殺向妖獸。
  直到山谷中的妖獸快要清繳完時,四位元嬰真人才一齊落在山谷中。
  夏狐居中一臉淡然,化劍門兩位元嬰真人面色都十分輕松,一左一右陪在夏狐兩側。
  畫風距離三人有些距離,偶爾頗為忌憚地看向夏狐。
  “此間妖獸已除,但是圣神宗恐怕不會善罷甘休,還請上宗盡快派人坐鎮門中。”
  青居和夏狐辭別后,飛身到蒲英身前道。
  蒲英拱手道:“真人無需擔憂,我這便上報宗門。”
  說完當即取出勞義豪的傳訊令牌,把化劍門已經歸順的消息傳回。
  白霜揮手打出數百道劍芒,殘存的妖獸瞬間全部倒地。
  “一炷香后,返回宗門!”
  冷冷留下一句話后,白霜便飛回到一艘龍舟內。
  夏狐、畫風也各自返回,留下青居真人一人懸于空中,看護剩余弟子。
  蒲英回到龜甲飛舟時,飛舟大部分地方已經被妖獸軀體、血液、寶材占據。
  周圍的筑基期黑須獸還剩余八十三只,紅皮魚人卻僅剩三分之二。
  察覺周圍的妖獸戰意褪去后有些萎靡,蒲英用法力推開身前的材料道:“龜壽甲!把這些材料分發下去,全部用來修行。”
  由于龜壽甲從旁關照,晶甲炎龜全都沒有離開飛舟出擊。
  蒲英也樂得如此,如此下去即便天塹被平,晶甲炎龜一族也不得不投入他的麾下。
  妖獸的戰意再次被挑起,蒲英在一陣獸吼聲中轉身進入紅狐宮中。
  走到紅榻前,蒲英看到夏狐竟然十分罕見地躺在榻上熟睡。
  隨著夏狐的喘息,周圍紅紗緩緩飄動,其中隱隱傳來獅吼聲。
  “主人鎮壓了那只碧眼獅,起碼需要三天才能煉化,還請師兄護法!”
  紅榻前的妖嬈金丹女修上前,朝蒲英拱手道。
  蒲英當即應下道:“師妹放心,三日后我再來拜訪!”
  返回山門時,無需刻意躲藏避開妖獸耳目,僅僅用了不到一天便回到化劍門山門處。
  畫風不知何故帶著樓船離開,季容卻帶著數十名黑甲修士留在這里。
  兩日后,夏狐才剛剛蘇醒沒多久,勞義豪便帶人趕到。
  飛豹城的高臺上,幾人再次坐在一處。
  勞義豪先是朝夏狐、蒲英舉起酒杯道:“勞某有錯在先,還請夏狐師姐、蒲師弟務怪!”
  蒲英雖然不明白勞義豪所說何事,但還是一同舉起酒杯飲下。
  等到季容從旁解釋一番,蒲英才明白,原來畫風與勞義豪并非一脈,勞義豪一直想攆走此人。
  蒲英求援時,畫風主動請求出手,試圖截取蒲英的功勞。
  勞義豪知道夏狐的手段如何,想借此警告畫風一番,沒想到事后畫風直接離開了飛豹城。
  夏狐也從旁道:“難怪那天我降服碧眼獅后,畫風便有些異常。”
  蒲英端坐案幾前再次飲下一杯烈酒,沒有多說什么,心中卻是記下了此事。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