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江門歸 > 第三百二十章 歡喜

第三百二十章 歡喜


  原大夫一聽,立刻拍著胸膛,懇切的說道,“我之前就說過,以后唯姑娘之命是從,這話絕無虛假,以后,在這廣陵,原某就服江姑娘一個人。”
  柳月和寧大夫走出來準備換班,遠遠的聽著原大夫說的話,兩人也是觸動不已。
  這次瘟疫雖然是災難,卻也凝聚了人心,整個廣陵城的大夫和郎中都在出力。
  再也沒有從前的勾心斗角。
  寧大夫暗暗的點頭,從前,他還有些擔心這丫頭坐著這會主之位,因為年紀太小,會不會難以勝任。
  如今看來,倒是白白擔心了。
  照著這樣的情形來看,瘟疫結束之后,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這廣陵的藥師會應該都會同心同力。
  柳月笑道,“去休息吧,現在我們來換班了。”
  原大夫也不客氣,自去睡了,畢竟這些時日以來,每個人休息時間都很少。
  江冉先去藥房看了一眼,白芷正在熬一鍋清粥,正趴在灶臺上打盹。
  江冉說道,“白芷,你去休息吧,我來看著火。”
  白芷一下驚醒,“姑娘,是不是鍋里的粥糊了。”
  “沒有,”江冉十分心疼的說道,“去睡吧,這粥快好了,我來看著。”
  說著趕了白芷去休息。
  柳月去看了一圈病人,回來后,發現江冉還沒睡,她接過江冉遞過來的清粥,“姑娘還不去睡嗎?”
  江冉說道,“這些時日,辛苦娘子了。”
  然后笑了笑,“有些疲倦,就是睡不著,娘子有過這種感覺嗎?就是到了最后一刻,不知道結果如何,有期待,有忐忑,一顆星七上八下的,沒有找落,我如今就是這種感覺,如何能睡的著呢?”
  柳月十分慈愛的摸了摸江冉的頭,“其實我也是和你一樣的,有期待,有忐忑,姑娘太累了,去睡一覺,說不定,再睜開眼睛,有好消息呢。你若是病倒了,我們指望誰?”
  江冉點頭,“是,娘子,那我去了。”
  江冉躺在一張小小的床上,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各種藥材在眼前飄蕩,她的身體十分的疲憊,腦子卻異常的清醒。
  翻來覆去的,不知多久,才睡著,正睡的迷迷糊糊的,就聽到有笑聲傳來,那笑聲透著激動,“姑娘,好轉了,真的好轉了。”
  江冉一下子從睡夢之中驚醒,一把坐起,“果真嗎?”
  白芷用力的點頭,“是真的,幾位大夫反復的確認過,就跟那一次的好轉跡象一樣。”
  江冉立刻下床,因為是和衣而睡,所以只是穿了鞋子,就出去了。
  柳月迎了過來,掛在她的臉上的也是從未有過的喜悅,江冉第一次看見柳月笑的這樣開心。
  柳月說道,“姑娘,有救了,真的有救了,這一次不會有錯。”
  江冉有些不可置信,再三確認,“果真嗎?”
  柳月一把將江冉抱在懷里,“是真的,是真的。”
  柳月活了二十幾歲,只有跟在江冉身邊的這些日子,才像是真真切切的活過的感覺。
  從來沒有哪一次,像現在這樣叫她心生喜悅。
  這一次試藥,是江冉帶著幾人親自配藥,熬藥,確定了沒有半點差錯。
  她的心終于落到了實處。
  再一次配藥,這一次開始大量配置。
  因為城外已經由錢老將軍接管,所需要的藥物和用量源源不斷的送了進來。
  疫情終于控制住了。
  自從這藥方確認之后,死亡的人數已經大量的減少,便是牡丹的表兄和徐望月也慢慢的蘇醒過來。
  只有一些格外老弱的病人熬不下來。
  不過算起來,這一次的傷亡人數依舊高達幾百人。
  百姓,衙役,大牢之中關押的幾十個犯人全部死亡,還有錢參將手底下的兵將,都有患上鼠疫死去的。
  如今,整個城中都看到了期望,徐太守聽聞有了藥方,知道自己的妻兒無大礙,還親自過來看了一回。
  徐夫人和牡丹雖然也染上了鼠疫,不過十分的輕微。
  徐夫人幾貼藥下去,就沒事了。
  只有牡丹,身懷有孕,江冉和江正堂仔細斟酌了藥方,加了黃芩和桑寄生兩味藥用于安胎。
  劑量也酌情添減了。
  所幸,牡丹的病癥很輕,吃了幾貼也開始好轉。
  整個栗山書院透著歡喜。
  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期望,雖然,依然有些體弱病重的患者藥石無醫,不過絕大多數患者,都在慢慢的開始好轉。
  一些輕微的患者,病愈之后,陸陸續續的回家了。
  江冉準備去面見徐太守,她將這一次疫情整理成冊子,打算讓徐太守呈上去。
  按理這樣的事,應該由兩位太醫來做,不過江冉信不過兩人,和徐太守商議之后,打算親力親為。
  她請教了江正堂該如何書寫,然后在燈下整理。
  “江姑娘,我可以和你說說話嗎?”
  江冉回過頭來,只見徐夫人走了進來,站在桌邊。
  徐夫人,已經痊愈。
  因為徐望月病得比較重,徐夫人痊愈后,一直留在這里照料。
  江冉放下冊子和筆,倒了一杯茶,“夫人,請坐吧。”
  徐夫人并沒接茶,反而拜了下去,誠摯的說道,“多謝姑娘。”
  江冉沒有動,只是看著徐夫人。
  徐夫人說道,“江姑娘運籌帷幄,我輸得心服口服,不過姑娘不計前嫌,救了我母子性命,我也是真心感謝。”
  江冉說道,“夫人坐吧。”
  徐夫人便坐在了江冉面前的椅子上,然后說道,“我現在才知道,當初,是你設計讓程蘭心引誘月兒,是她告訴我的,你的目的就是破壞徐家和錢家的聯姻。”
  “不錯,”
  這件事,程蘭心會說出來,江冉并不意外。
  到了現在的田地,對于徐夫人,江冉已經不怕了。
  先別說,徐夫人開罪了貴妃娘娘,已經生了嫌隙。
  只說,這一次鼠疫,徐太守已經知道是貴妃所為,這樣關乎一城百姓的大事,徐太守就算再迂腐,對于貴妃也只有仇怨,絕不會再效忠。
  江冉也不反駁,“徐家和錢家聯姻,想要對付江家,更加輕而易舉,我絕不會讓夫人得償所愿。”
  徐夫人繼續說道,“你不動聲色,明面上和江正堂父女決裂,讓我松懈,然后暗地里醫治望謙,在義診那一日說出真相,給我致命一擊,好一招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環環相扣,叫我防不勝防。”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