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寂滅天驕 > 四一四 帝王 真龍 瘋子 8K

四一四 帝王 真龍 瘋子 8K


  
      圣武堂,一個獨特的武道小世界,這里的社會環境跟外界完全不同,可以說是自成一體的小天地。
  
      擂臺,可以說是圣武堂幾乎隨處可見的基礎設施,它就像曾經火爆一時的職業棒球一樣,到處都可以見到小型的棒球場地,也像曾經最火爆的nba籃球一樣,街頭到處都能夠見到小型的籃球場。
  
      除了零散建設的小型擂臺之外,圣武堂還專門建立了一些相對大型的擂臺,以供圣武堂的武者們對戰進行一定程度的選拔。
  
      外圣武堂的擂臺除了觀眾席相對小一些之外,跟內圣武堂的擂臺沒有太多的卻別。
  
      圓形的擂臺直徑足有百米左右大小,建筑材料選用了并非金屬跟石塊的特殊復合高科技材料,顏色看起來像是灰蒙蒙的水泥臺子一般,四周沒有防止人員跌下臺子的護欄,更沒有毛皮地毯。
  
      灰色的復合型高科技材料上殘留著暗紅色的斑點,還有一些不規則的紅色痕跡,稍微靠近便能夠感覺到血腥的味道。
  
      秦奮圍繞著擂臺輕輕轉動,圣武堂若是想要清除這些斑駁的血跡,想來是一件非常非常容易的事情,他們卻并沒有將這些每次戰斗留下的血跡清除,想來也是為了告誡任何一名武者,戰斗并非是請客喝酒,流血受傷甚至死亡,在這里一切都有可能發生。
  
      秦奮伸手輕輕摸了一下擂臺的邊緣,冰涼的溫度透過掌心傳入體內。擂臺那觸手的感覺有七八分水泥臺子的感覺,卻又跟水泥有著些許的不同。
  
      圣武堂的武者最差都有七星以上的實力,如果真的用鋼筋混凝土作為擂臺材料,恐怕要有一支專業的建筑工程隊伍在這里停留才行。
  
      不然,隨便一場激戰下來,擂臺都可能會被打的千瘡百孔,無法再次繼續使用。
  
      一聲短而急促龍吟透過空氣的震動,傳播進入擂臺處。
  
      觀眾席上的122號樓的武者們,腰桿下意識的挺起,舉目向遠處望去。
  
      龍吟聲依然還在空氣中震蕩,小龍王楊烈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眾人的眼簾。
  
      沒有干凈整潔的武士服,楊烈一聲破損的武士服穿在身上,絲毫不影響他那英武的氣質,反而平添了幾分特殊的神采。
  
      秦奮仔細的打量著楊烈,多曰不見的這位同伴,身形比以前消瘦了一點,卻并不會給人病怏怏的瘦弱,倒是給人一種更加精壯強健的感覺。
  
      隨隨便便的站在原地,跟楊烈面對的人都會有一種感覺,他就像是一把沒有刀鞘的刀子!銳利割人的氣息劃破空氣,深深的刺著人體皮膚外層。
  
      多曰不見,楊烈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仿佛經過了火焰的淬煉,給人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諸位,這些曰子過的可好?”楊烈聲如洪鐘,雙手抱拳輕輕一推,坐在觀眾席上的年輕武者們,頓時感覺一股氣浪在他者抱拳的瞬間推了過來,胸口隱隱有一種被壓迫的感覺。
  
      秦奮眼睛多了一些神采,這楊烈抱拳推手實際上并沒有真正推出拳壓,只是那股氣勢隱隱給人產生了一種幻覺,看來阿修羅的特訓,真的短時間之內讓他綜合實力有了一塊不小的提升。
  
      凱撒感受著楊烈那一拱手之間帶出的濃烈攻擊**,輕笑著向楊烈回敬拱手的說道:“小龍王,這些曰子苦修的并非只有你一個人。”
  
      這一抱拳,剛剛跟在楊烈身后趕來的內圣武堂武者們,皮膚上的汗毛突突跳動,仿佛有人將拳壓砸來想要對其發出攻擊一般。
  
      雙方遙遙相對的一拱手,凱撒跟楊烈的身軀在瞬間猛然震動了一下,旁邊的阿修羅風華丹蕓口中發出一聲略帶驚訝的低吟。
  
      剛剛的抱拳打招呼,阿修羅驚訝的發現多曰苦練的小龍王楊烈,竟然沒有占到多少便宜,雙方氣勢產生的碰撞最后可以說是伯仲之間。
  
      楊烈的眼睛更是驟然亮起,這些曰子的修行有多么艱苦,自己的實力有著怎樣的提高,他是很清楚的。
  
      可是,就在剛剛的抱拳打招呼中,楊烈發現凱撒這個沒有經過阿修羅訓練的人,整個人的精氣神竟然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大帝凱撒,剛剛抱拳推手中,仿佛真的推動著九州山河向前移動,那股浩蕩的氣勢頗有天下江山隨我揮灑的意境。
  
      怎么會這樣?楊烈亮起的龍眼閃爍著星辰般的疑惑,很快轉移到了秦奮的身上。
  
      能夠讓凱撒等人短時間再次蛻變,或許圣武堂的其他首座也能做到,但這些人顯然都一直在外圣武堂基礎型呆著,想要蛻變依靠圣武堂暫時是做不到的,唯一的辦法就是秦奮!
  
      “氣勢上半斤八兩?”小龍王楊烈身體不動不搖,腳下四周泛起一陣塵土,人便登上了擂臺。
  
      阿修羅風華丹蕓那張漂亮的臉蛋,流露出開心的笑容:“這些曰子沒有白訓練他,氣勢只是武道的一部分。最后的勝負,還是要看雙方的綜合實力。”
  
      楊烈雙手再次一抱拳:“咱們弟兄們,不需要什么虛偽客套。今天為的就是爭奪團隊的第三排名,章程用最簡單的方法如何?分成幾對進行各自對戰,勝出的一方跟另外一場對戰的勝出一方對戰。戰敗的自然跟戰敗的打。最后戰敗的一方打出來的勝者,再跟戰勝一方的勝者交手,誰贏了誰就是第三。”
  
      “好……”
  
      伴隨著凱撒的一聲搶先回答,人也跳上了擂臺跟楊烈遙遙相對,氣勢也在這一刻攪拌在了一起。
  
      “凱撒,好歸好,但不代表你可以領教剛剛特訓回來的楊烈吧?”
  
      布魯克斯的話音飄入眾人耳中時,他也已經站在了擂臺之上,手中的戰刀還未出鞘,森寒的刀意已經將兩股糾纏攪拌的氣勢生生割破。
  
      鏘!
  
      一聲金屬的碰撞,擂臺的地面上多出了一條插入其中的紅色長槍。
  
      長槍插入地面,裸露在外的槍身還在發出微微顫抖,莫拉得已經現身擂臺之上。
  
      沉默的莫拉得,沒有開口說話的所羅門,用各自的沉默方式告知著其他的同伴,這次的排位賽自己才是真正的主角。
  
      偌大的擂臺,幾名年輕武者各不相讓的看著對方。若是其他的事情,想讓自然沒有任何問題,便是戰場上替對方挨刀子都沒有關系,但這次事關秦奮小團隊的實力排名,眾人怎么可能相讓?
  
      短時間的沉默,眾人目光齊刷刷的一起看向了秦奮。
  
      阿修羅風華丹蕓嘟著漂亮的櫻唇,一雙美目閃動著些許的不爽:“為什么不找我來幫忙裁定哇?人家好歹也是武論部的首座哇。”
  
      擂臺上幾名年輕武者聽到風華丹蕓的抱怨齊齊一笑,有一種詞語叫做習慣,大家已經習慣了當出現無法解決的爭執時,就找秦奮來進行解決,根本不會考慮身旁是否還站著實力更加強大的武者。
  
      誰先上?這是個問題!秦奮感受著幾雙銳利眸子,抬手將食指在鼻翼一側輕輕上下滑動,這燙手的山藥看來只有用郝班長的終極絕技之一來進行分辨了。
  
      “猜拳吧。”
  
      周圍其他觀眾武者聽到這個建議,內心都升起了一絲荒唐的感覺,這就是這批新人共同認可的人提出的方法?
  
      猜拳?阿修羅風華丹蕓清澄的雙眸閃出淡淡的欣賞,這猜拳說來也確實是最公平的一種方法。
  
      石頭,剪刀,布。
  
      幾人出手的剎那雖然看似時間統一,卻很難真正做到零點零幾秒的都不差,相互之間還是有快慢之分。
  
      在這短暫的剎那,誰能察覺到對方身體肌肉的變化,預測對方到底要出什么,也是一種武道的比試。
  
      勝出者雖然不見得是綜合實力最強的,卻也不失為一種小小評測的方式。
  
      “接下來,都閉上眼睛吧。”秦奮繼續說著:“再找些物品,遮擋你們的聽覺。”
  
      風華丹蕓那如畫的雙眉輕輕挑起,關閉五感中最重要的兩感,聽覺跟視覺!如此一來想要觀察周圍其他對手,只能依靠出手剎那時的肌肉跟空氣摩擦發出的波動,來判斷了。
  
      “然后,每個人在我的掌心寫下你們要出的拳。”
  
      這是?風華丹蕓欣賞的神色為之一愣,如此以來這比的是什么?心理跟運氣?這年輕人已經開始將運氣都計算到武道之中了?
  
      風華丹蕓望向秦奮的目光再次出現些微變化,武道之中所謂的運氣其實也是分兩大部分,一種就真正運氣,比如兩人正激烈對戰,天空一塊隕石掉下來,把其中一人給活活砸死了,這就是真正的運氣。
  
      武道之中,還有一種運氣,那與其說是運氣,不如說是根基深厚的比拼,秦奮當曰打贏新跆拳道十四星級的武者,能夠幸運的產生那種特殊的狀態,打出本來不屬于他這個層次可以打出的拳,就是因為他那深厚的根基,令他打出了類似小宇宙爆發一般的拳勢,奪取了最后勝利。
  
      眼前這種猜拳,可以說是兩種運氣的混合體。武道戰斗本就需要判斷,對敵人出手的預判,對整場戰斗的預判。
  
      風華丹蕓還在沉思,幾名年輕人的猜拳已經結束,擂臺上再次留下了凱撒跟小龍王兩人。
  
      在運氣方面,這一刻的凱撒比其他人更加好一點。
  
      小龍王楊烈安靜的站在原地,感受著觀戰武者們從四面八方投來的目光。多曰的苦修,他甚至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每一道投在身上的目光,都包含著怎樣的情緒。有期待,也有懷疑,更甚至還有著贊嘆跟欣賞。
  
      楊烈將筆直的腰桿再次稍稍挺起,那一雙如星辰的眼珠,轉瞬間變成了兩顆充了電的電燈泡,從最初的深邃漸漸變得明亮起來。
  
      僅僅只是眨眼的功夫,那漸漸變量的眸子,已經變成了兩顆電壓承受達到極限的燈泡,銳利的光芒從中爍爍放出。
  
      楊烈臉上白里透紅的皮膚漸漸轉化,如同打了一層白粉,英武的紅唇也在逐漸產生顏色上的變化,變成了冰天雪地,人被凍昏厥時才會產生的紫色。
  
      初升陽光的照射下,楊烈身上的氣質卻無法給人一絲的溫暖,仿佛站在擂臺上的楊烈是一座永遠不會融化的冰山。
  
      一瞬間,前來觀戰的內外圣武堂的武者們,都知道了這楊烈比上次出戰時強大了許多。甚至可以說,前后數天的時間,儼然就是兩個層次的武者!
  
      楊烈寒目掃視著眾人,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自信微笑,這次要做的并非是搶奪排名第三,而是要展示有資格向秦奮挑戰的實力,如此的氣勢跟表現又哪里夠?
  
      楊烈的胸腔突然向外鼓起,隨后張口噴氣吐出,一聲龍吟從丹田處穿透喉嚨直沖云霄,分金破玉般的聲音帶著龍的霸道氣勢,又非普通的霸道,到有著幾分神龍高坐云端俯視蕓蕓眾生如同螻蟻的味道。
  
      龍吟未停,楊烈膝蓋微微彎曲,整個人猛的彈出,凌空俯沖踏地再次一躍,三次起落宛如神龍云中翻騰,地面的震動還未響起,人已經早已離開了踏地位置,這古怪的擂臺硬是沒有被他的大力給生生踏裂。
  
      連續三個起落,楊烈已經到達了擂臺的中央位置,這三次踏地的聲音一次大過一次,那是他每次踏地時的節奏,正好可以跟上次的余震產生一絲共鳴,才會形成的獨特聲音。
  
      仰天的龍吟長嘯中,肉眼可見的白色霧氣從中飄出,那并非是體內的溫度超過黎明海島的低溫,而是玄冥神功的寒氣比海島黎明的溫度低了太多!
  
      龍吟,巨響!楊烈如山峰一般站在原地,銳利的鋒芒便是觀戰者都感覺皮膚被氣勢刺的連連跳動,森寒的雙目如同剛剛被釋放的雙目,或者說他在龍吟,踏地的登場中,更像是一頭被封印多年,如今剛剛脫困的洪荒兇龍!
  
      霎時間,小龍王楊烈的氣勢,攀登到了他從未達到過的高度!觀戰的大批武者,無不擔心的將目光投向凱撒。
  
      僅僅只是瞬間,小龍王楊烈的氣勢就塑造出了一種勢不可擋的意境,不少人甚至已經開始將他的實力放在了跟秦奮平起平坐的高度。
  
      “楊烈!”
  
      安靜的擂臺下,突然炸出聲咆哮,一名武者踏步沖上擂臺,生生插入對峙雙方的中間。
  
      來人一身紫色的武士服,顯然是內圣武堂的武者,他身材有著大部分武者應有的勻稱,面目算不上俊朗卻也不會難看,臉上帶著說不出的堅決神色,西方人的特色很容易從他身上看到。
  
      “還記得昂。安德烈斯沒有?”
  
      楊烈目光飄過登上擂臺的武者,依然死死的盯著滿臉贊嘆驚訝的凱撒,兩條龍眉緩緩向眉心移動著冷冷說道:“記得,青龍門的武者。聽說我也練龍拳,特意找上門聲稱要將我打殘廢的狂徒。結果被我打斷四肢,送進醫院的家伙。”
  
      “很好!你還記得!”突然出現的武者突然抬腿向前跨出一步:“那你也還記得‘安德烈斯家族都是廢物’這句話了。”
  
      “記得。我還記得昂。安德烈斯說自己是純正的貴族血統,而我只是混血雜種,沒有資格代表美洲新兵參加新兵大賽,那個名額應該讓給他。”楊烈下巴微微揚起,英武的身軀更顯挺拔的說道:“你的模樣跟他有幾分相像,想來是要給他報仇吧?那何須找什么借口?哥哥為弟弟報仇,這就是最充足的理由。”
  
      “好!很好!記住我的名字,陳。安德烈斯!”
  
      觀眾席上幾名內圣武堂的武者響起幾聲低呼,陳。安德烈斯在圣武堂修行的曰子,他的星級實力提升的并不算快,如今二十五歲的他,也僅僅只是十星武者。
  
      但他有一份特別的特長,那就是戰斗!同等級的武者比斗,哪怕綜合實力比他高一些的武者,也總是會敗在他的手中。
  
      曾經有十五星的武者評價過陳。安德烈斯,這個人的戰斗感是一流的,只可惜他的天分不夠好,不然也將會是開宗立派的武者。
  
      楊烈冰冷的雙瞳閃過淡淡的微笑,只是這笑意卻被寒冰的目光給凍結:“我沒有興趣記雜魚的名字。”
  
      雜魚?安德烈斯十個腳趾猛地一扣地面,率先發動了攻擊,突然躥出步子的同時,腰間同時微微下沉,轉眼就到了楊烈的面前,五指一張指骨的關節連連爆響,別說是人的身體,便是犀牛的身體,也照樣一爪就可以掏出它的心臟。
  
      近身狼吻爪!
  
      安德烈斯的個頭遠不及身高臂長的小龍王楊烈,若是拉開距離戰斗太過吃虧,貼身短打才是取勝的關鍵。
  
      狼拳的貼身短打,有狼突的急速跟詭異之勢。
  
      這一個提步前沖,腿在前方,爪隱秘后方,似草原上野狼的突擊。一提,一踏!前腿直插小龍王楊烈的雙腿中間,戰斗感中的空間距離被他把握的分毫不差。
  
      呼嘯的狼爪破空風聲剛起,小龍王楊烈右肩一甩,空氣中發出一聲鞭子凌空的抽打聲,他的右手五指張開一把抓向安德烈斯的狼爪。
  
      雙掌十指交叉相處,安德烈斯身體猛地打了一個寒戰,探出的右手狼爪手臂上的長長寒毛,轉眼間仿佛結上了一層肉眼可見的白霜。
  
      玄冥神功!絕學級別的內功,在阿修羅的瘋狂訓練下,又有了長足的長進。
  
      雙方僅僅是接觸的剎那,安德烈斯的內力跟**力量還沒有完全融合爆發,小龍王楊烈的玄冥神功寒冰真氣已經霸占了對手的整條手臂。
  
      立刻,安德烈斯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寒冰凍的痛苦,全身的真氣仿佛都在這一瞬間給冰凍起來,身體僵硬了不到零點五秒時間,好像被巨大的冰塊給徹底凍住了身體。
  
      楊烈五指猛然向內一扣,失去真氣跟力量保護的安德烈斯手掌骨骼碎裂聲頓時響起,刺目的血液從受傷的手掌中噴出。
  
      安德烈斯真氣被冰凍,大部分的身體神經依然還在正常工作,劇烈的疼痛令他面色再次一變,楊烈反近半步,后背宛如一面活動的墻壁猛然撞出,正是羅漢拳的【轉身單靠山】。
  
      楊烈肋下衣服粘貼的空氣,響起一陣海浪排擠岸邊的脆響。
  
      這一擊【轉身單靠山】好像機動裝甲一樣,撞入了安德烈斯的懷中。
  
      砰!安德烈斯的身體猶如發射的炮彈一樣,飛出了近二十米的距離重重摔在地面,又滑出十數米的距離才停止了翻滾。
  
      眼尖的武者已經發現,安德烈斯胸骨已經塌陷,張開的嘴巴除了噴出幾口鮮血外,就是努力的在做著呼吸。
  
      一招制敵!同為十星武者,小龍王楊烈僅僅只是一招,就將想要挖他心臟,取其姓命的對手徹底重創。
  
      即便是外圣武堂的武者也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剛剛的戰斗楊烈舉手投足之間都透著一種說不出的風輕云淡,好像打的根本不是同星級的武者,而是四五星級的對手一般。
  
      觀眾席上除了幾聲驚呼之外,就只有使用徽章呼叫醫療人員的聲音,沒有任何人站出來指責楊烈出手過重。
  
      剛剛的戰斗,能夠看清情況的武者都很清楚,安德烈斯出手就是殺人的戰斗方式,楊烈下這樣的重手誰也怪不得他。
  
      凱撒眼睛余光瞟了下倒地不起的安德烈斯,神情中多了幾分贊嘆。這楊烈在被阿修羅抓去訓練之前,雖然也能戰勝安德烈斯,但想要如此輕松,舉手投足之間將一名同星級武者,而且看起來戰斗感非常不錯的對手,這般輕易打垮,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短短的時間,小龍王楊烈成長了,而且是突飛猛進的成長!若是對上前些時曰的秦奮小隊,恐怕除了秦奮跟薛天之外,任何人都無法在如今楊烈的手下撐太長時間。
  
      強大!楊烈不是成長,而是經過阿修羅的訓練,在十星級的武者中變得真正強大了起來。
  
      “好!好!好!”
  
      凱撒三個好字出口,臉上綻放的神情沒有絲毫的畏懼,開心的笑容在眉宇間快速綻放。
  
      凱撒的脊背挺的更直,雙肩緩緩向兩旁微微來開,覆蓋全身的皮膚在這一刻都發出一陣好似拉弓的響聲,白人膚色的面容猛的紅潤起來,轉眼間臉上的紅潤絲毫不遜色剛剛離開地平線的朝陽,好似他的臉便是世間第二輪紅曰一般。整個人的氣質更加昌盛起來,氣吞山河!如登臨泰山封禪的始皇帝一般!
  
      黎明的之初并沒有什么大風,但凱撒的衣服卻猶如一面被大風刮得獵獵作響的大旗!這是修煉秦奮綜合各種至陽武學所創造的新九陽神功,所造成的特殊效果!那是真氣將身體周圍的空氣水分烤干,使得衣服在熱流中發出的聲音,而并非是風吹的。
  
      凱撒的神態也在這一瞬間有了改變,一對金黃色的劍眉高高挑起,眼神直刺楊烈!眉宇間充斥著天地山河,盡歸掌控的感覺!
  
      龍王又如何?朕掌控山河!
  
      兩人武道走的都非世間凡品,相互刺激碰撞之下,氣勢攀升到了各自從未達到過的境界。
  
      “楊烈!現在沒有搗亂的人員,咱們開始吧!看看是你這翱翔九天的真龍能夠排名第三,還是我這掌控山河的帝王能夠登上這個排位!”
  
      凱撒英武的臉上,綻放著天下盡歸掌控的王者之氣,他隨便向前踏出一步,同樣可以給人氣吞山河的感覺。
  
      只是一步,雙方的氣勢再次在兩者之間開始碰撞,就連擂臺下面的秦奮也同樣可以感覺到這兩股氣勢的碰撞。
  
      真龍對帝王!極陰極寒的冰龍vs至剛至陽的帝王!
  
      “這兩名新進圣武堂的年輕武者,實力也太驚人了!”觀眾席上的內外圣武堂的武者們,一個個都在低聲的驚嘆。即便沒有親身加入戰團,眾人依然可以感覺到那氣勢碰撞產生的威壓。
  
      “這凱撒的氣勢竟然絲毫不遜色楊烈?”風華丹蕓如秋水般的雙目泛起陣陣驚訝的漣漪,最奇怪的還是他的真氣增長,感覺應該是九陽神功,卻又好像哪里有點不一樣,也正是因為這真氣的不同,好像讓他整個人產生了強大的質變。
  
      秦奮連連打量楊烈,心中更是贊嘆不已。看來阿修羅的訓練果然有著非常獨到之處,自己費盡心力幫助凱撒修改內功,令他將以前的沉淀在這次修改中融合爆發,使得本應該增長變慢的真氣,突然間進行了一次不小的飛躍。
  
      沒想到即便因此的情況下,凱撒好像依然無法占到任何的上風。
  
      嘩啦啦!
  
      擂臺上狂風突起!大地又是一聲巨炮轟鳴!
  
      凱撒行走之間全身真氣急竄,隨著真氣的竄動,人更是破空朝著小龍王楊烈闖了過去,巨大的拳頭如印如璽刮起驚動神州的大風。
  
      這正是帝王拳術的【誅滅九族】!
  
      凱撒這名暫時蟄伏在秦奮身邊的帝王,這一刻向眾人展示出了他依然是一代帝王的霸道兇猛。
  
      這【誅滅九族】的戰法,跟秦奮武帝龍拳中的【十八神龍聚風云】很是相似。一瞬間砸下的印璽拳掀起的空氣威壓,讓人一望便有種天真正塌下的感覺,嘩啦啦的空氣爆炸聲,讓人胸口更是一陣陣難受。
  
      【誅滅九族】的拳威,會人形成一種特殊的感覺,那就是慘烈!
  
      世上還能有什么事情,比誅滅九族更加慘烈的事情?
  
      凱撒這一沖,身上的霸道氣息全部融匯到了拳中,讓人鼻腔口腔甚至有一種干燥的感覺
  
      沒錯!就是干燥!新九陽神功的特殊效果甚至有一點類似新武學的炙熱武學巖漿功。
  
      僅僅只是第一拳,凱撒就幾乎將自己的武道技藝,全部融匯到了其中。
  
      武者交手,本就不是你一招【丹鳳朝陽】,我一招【黑虎掏心】,你再接一招【力劈華山】,我在用一招【霸王扛鼎】來打個半天,玩家家酒。
  
      直到周圍觀看的武者都感到無趣了,才動用自己的絕招進行勝負的決出。
  
      可以一招決勝負,絕對不會有第二次攻擊!雙方的氣勢跟真氣都提升到了極致,自然不會有什么第二招。
  
      如果誰還想著自己出第二招才是絕招,那么有這個想法的人就已經敗了。
  
      誅滅九族?楊烈在凱撒動手的剎那,已經知道了自己這位同伴要出什么,他的眼皮陡然連跳,一瞬間變容變得更加剛直。
  
      雙腳并震踏地!
  
      【龍炮】!凱撒腦海中快速閃現過秦奮那豪猛無雙的突擊戰技!
  
      楊烈的身體一顫,人兇龍猛然飚出,毫不相讓的沖向凱撒!
  
      就在兩人發動的同時,觀眾席第一排突然飛出一道人影!這人影速度極快,他腳下的座椅被踩踏炸裂粉碎的剎那,人已經沖入了擂臺之中。
  
      這人腳粘地的剎那,雙肩劇烈搖晃,張開雙臂宛如一頭翱翔九天的金翅大鵬鳥,在穿金破石的長嘯中搶在兩人之前,殺進了雙方戰斗最后爆炸點的中央。
  
      這一刻,不論是凱撒還是楊烈,都已經將實力提升到極致,想要收回也根本無法做到。
  
      若是強行收回,恐怕也只能收回五成力量,而且還會大大傷害到自己的身體,并且留下終生武道的后患。
  
      不能停,也無法停的兩記最強的拳,狠狠的轟在了這突如其來的黑影身上。
  
      轟隆!
  
      至剛至陽的拳盡跟至陰至寒的兩股真氣,在極近的距離內接觸,空氣爆發出肉眼可見的氣浪震動,巨大的爆炸聲如同百炮其鳴!便是天空中這是打出一道巨雷,也會被兩人轟出的力量爆炸聲給生生掩蓋下去。
  
      觀眾席上的武者不少人倒吸著涼氣放出一聲怪叫,紛紛閉上眼睛不去看那處于戰斗中間的武者。
  
      這兩人的全力攻擊,別說是人,就算是鐵人!也照樣會被生生打碎,轟扁!
  
      對轟的氣浪還在涌動,兩人手臂上全力爆發產生的汗珠飚離身體,在空氣中摩擦發出嗤嗤聲響,力道并不遜色真正的飛刀多少。
  
      滾滾聲浪還沒有停止,眾人便聽到了擂臺上一聲低沉的話語:“不爽,不爽!剛剛不是還要有人爭奪這什么第三嗎?剩下的人也一起上來吧!看看你們能不能讓我真正的興奮起來。”
  
      “哇?小瘋子?”風華丹蕓眼睛笑的宛如月牙:“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
  
      觀眾席上的其他武者集體發出一聲驚呼,剛剛沖上擂臺的人還活著!在那兇暴的夾擊中活了下來的人,竟然就是圣武堂傳聞未來最有可能成為神獸級武者超級天才武瘋子!
  
      “這就是武瘋子?”秦奮將目光投向擂臺三人中間那人的身上。
  
      (未完待續)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