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胡途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成長總是痛苦的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成長總是痛苦的


  秦正帶著自己的親衛騎兵,快馬加鞭,二十里地,只花了半個時辰。這可把他心疼壞了!
  他如今手里的戰馬有限,少一匹戰馬,就少了一個騎兵!這里可沒有地方讓他搶!
  至于買,那就更不可能了!先不提錢不錢的問題,馬匹買賣也是需要渠道的。
  更何況還有朝廷的管制,大規模購買軍備,你想干嘛?造反?
  幸虧他們的戰馬之前一直休息的不錯,從洛陽到魯山,一路上行軍又很慢,這一段官道也算平整,加之所有戰馬都還加釘了秘密制造的馬蹄鐵。
  對他們而言,一口氣二十里地倒也沒有太大的負擔。反而因為擔心路上被埋伏,行軍過程中,一些狹隘之地,斥候的查探反而稍稍多花了點時間。
  遠遠的自然就看見了魯山縣城,不過發生在城門口的故事,秦正他們卻是沒有遇見。
  一來就只看見城池大門緊閉,城墻上稀稀拉拉的站著不少人。不過看著卻不像是士卒,但若說那些人是賊寇也不像。因為沒有賊寇會拿老頭、小孩和女人來守城。
  要說拿這些人做人質威脅他,那就根式無稽之談。這個年代可不比后世,抓幾個重要的人物做人質還有點用。百姓的話,死了也就死了。
  秦正沒有多想。沒有望遠鏡,他也不想冒險,按照行軍條例,手一揮,身邊的傳令兵趕緊拿起腰間的牛角,吹響了全軍止步的號令聲。
  “李能,派人上前喊話……!”
  “諾……!”
  李能轉過頭,看了看正奮力舉著大旗的盧謐。
  “盧謐,你上去喊話,你不要告訴我,你連喊話都不會!不會你就說,我派別人去……!”
  盧謐的臉直接皺成了一團。他到不是煩躁,更不是怨恨李能。
  李能早就在這近一個月的時間里,把他打服氣了。并放出話去,隨時等他盧謐找他報仇!
  可他每次去挑戰,幾乎都是一合就被李能頂下馬去。若不是防護比較好,加上又有葛神醫在。他盧謐早就不是缺了胳膊,就是斷了腿!
  不過李能對他確實也沒有任何藏私的舉動,每回都會仔仔細細的跟他說問題。后來把舉旗的任務也交給了他,說是鍛煉他的力氣和馬術。
  還真別說,前兩天自己終于挺過了一招,第二合才被打下馬。也算是突破了自己的極限。
  這讓他士氣大振,感覺自己報仇有望。私下里到是更加努力了……!
  他皺臉的原因也不是不知道怎么喊話,主要是他剛剛舉著桿大旗跑了二十里,剛剛一停下來,現如今身上如今哪哪都疼。
  甚至感覺自己的身子都已經有些不聽使喚。若是跑出去,萬一摔下馬去,那豈不是丟人丟大發了。
  若真是那樣,自己哪里還有臉待得下去。不過他也沒有理由拒絕,更不可能回答不會,臉皮實在沒那么厚!
  正準備奔出隊伍。只見李能一把搶過他手里的大旗,嘴里還罵罵咧咧道。
  “你個豎子,還拿著大旗做什么,趕緊出去喊話,小心耽誤了將軍的事情,讓你吃軍棍……!”
  盧謐這一下到是不皺臉了,他心里頭,反而還有點小小的感動。他知道李能是看出來他的狀態不對,替他找個理由減輕負擔。
  高興的大喊了一聲“諾……!“,便一夾馬腹,朝著城門沖了出去。只聽身后又傳來李能的喊聲。
  ”豎子,別靠的太近,若是不對趕緊負盾回來……!“
  秦正心頭一松,臉上不由的笑了出聲。他先前還真有點擔心李能老是找盧謐的麻煩,會引起矛盾。
  又不好說的太多,更不好因為盧謐就指責李能。如今看來,他的擔心完全就是多余。
  看樣子,李能對盧謐還是關心居多。已經把盧謐當成了自己人。
  “你又何必動不動就豎子豎子的叫他呢?那也不是什么好聽的稱呼!”
  “主公,你是不知道!那家伙就是欠操練,喊他豎子,他自己不也沒有反對嗎?不過那豎子的底子確實不錯,也能吃苦。這到是真讓我沒有想到!進步很快,相信他這一下不會輕易死在戰場上了!”
  李能單手輕松的舉著“秦”字大旗,看著遠去的盧謐,笑著回答秦正。
  ”行吧!隨你們便!不過還是看著他一點。戰場之上,刀劍無眼,要是才跟了我,沒幾天人就沒了,還真不好跟盧氏交待!“
  ”諾……!“
  ……
  盧謐的喊話很順利,魯山這邊一聽說是朝廷來人,竟然高興的歡呼雀躍,很多人喜極而泣。
  就連魯貴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從心里慶幸起來。
  他們實在是再也承受不起第二次傷害了……!
  當然,官兵會不會給他們來一個通敵或者掃蕩啥的,他們也已經顧不得。
  他們原本就沒有東西可以失去,如今就連口糧都是靠清理尸體與世家換取。
  當然他們想反抗,也反抗不了,那好不如干脆些,免得得罪個小心眼,死前還要受罪。
  反而是在秦正他們找到陳、林兩家之時,對方依舊聲稱家主身體有恙,不方便見面。
  這讓秦正有些郁悶,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敲上一筆。見不見也無所謂,反正他對陳、林兩家也沒什么興趣。
  至于救濟百姓,拯救人質之類,他身后可是有一個言正名順的荊州刺史在,輪不到他操心。
  當然,還有就是就算要做點什么,也無需急于一時。秦正這一點耐心還是有的。
  大大小小仗打了也不少,兵者,死生之地,記不得他還是知道的!為什么這么急著趕來,更多也是出于習慣,一種態度。
  待大部隊到來之后,秦正便安排士卒,幫著魯山縣百姓一起清理了周圍和城內的尸體。好好刷了一波為人民服務,軍民一家親的戲碼后,秦正便開始在城里開啟了閑逛模式!
  卻不知道盧謐又一次被李能成功的整了一次。不,從別的方面說,應該是又一次讓李能成功的提升了其戰場生存能力!
  只是可憐的盧謐,一個世家子弟,平日里連臟一些的東西都沒見過,哪里見過如此慘烈景象。
  在他的觀念中,戰場那是慷慨悲歌,是英雄豪杰。他從來就沒想過什么尸體之類的下里巴事物。陽春白雪和蕩氣回腸才是盧謐一直的向往。
  如今不僅要抬尸體,還要收拾一些殘缺不全的尸塊和腸子扯出好遠的破損尸體。
  他直接吐了一個稀里嘩啦,最后連膽汁都吐出來了,渾身更加是難受的厲害!
  在一陣善意的哈哈大笑中,李能帶著一壇好酒,直接就把盧謐灌了個爛醉如泥。
  自然也成功的讓盧謐暫時從那堆爛肉和腸子流出的場景中跳了出來!要是他知道,這些個爛肉和尸體都是李能親自為他挑選的,不知道會不會哭出聲來,喊一聲“mmp”。
  秦正走了一圈,看了不少地方,了解了不少人。最后拉著城內百姓口中的魯老神仙,回到自己的駐地聊了聊天!
  兩個人倒也聊的不錯。秦正沒有端架子,魯貴也沒有卑躬屈膝。
  直到王澄的家兵頭領王北親自過來邀請,秦正才送走魯貴,看著那消瘦的背影,秦正咧嘴笑了一下。
  “真是個有趣的老頭!就是不知道你是個真神棍,還是真神仙!小說中的老爺爺,會是你嗎?”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