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魔斗界域 > 第三百一十八章:魔石

第三百一十八章:魔石


  “啊?”
  洛藍一驚,他沒想到大祭司會讓他回神域。
  回神域,就意味著他后續無法建功立業,功勞將遠遠趕不上在場祭司。
  甚至有可能連祭司位置都不保,洛藍心中不免一悸。
  “怎么?洛藍你還有意見?”
  “安排你回神域,已經是很好的差事了!”
  洛金洋洋得意,趾高氣揚道。
  洛秦這次沒有幫洛藍說話,只是再次瞪了洛金一眼,令其安分點。
  洛秦心里明白大祭司在防備著他,洛藍是自己親信,想借此機會,削弱自己勢力,進而鞏固他的統治。
  洛藍心中拗扭,但見大祭司那略帶生氣的眼神,也不敢說不去,只能接下命令。
  “大家都沒有意見吧?”
  “沒有的話,就都散了!”
  盯著洛藍的大祭司,目光掃視了其他人一番,旋即沉聲道。
  “是!”
  五位祭司齊齊躬身應聲道。
  隨后五人一道走出教堂,洛秦和洛藍走在最前頭,洛金則與洛硨在身后。
  洛金對這樣的結果還是比較滿意的,難掩得意的笑容。
  ......
  都靈城一處白屋內,洛秦依舊坐在沙發上
  “秦,你要防備那個洛金,他現在仗著大祭司越發目中無人。”
  這次洛藍可沒心情去小酌,一臉倒霉樣地靠在沙發邊。
  “嗯,沒事,他奈何不了我。”
  洛秦閉著眼,靠在沙發上。
  “......”
  洛藍幽怨地看向閉目養神的洛秦,似乎在說,你是沒事了,可我倒是有事了。
  “我走了,收拾東西回神域了。”
  洛藍盯著洛秦半晌,嘆了口氣后,便欲出門。
  “等會。”
  “我記起來了。”
  洛秦忽地坐直,喊住洛藍。
  “怎么了?”
  洛藍一定,疑惑地問道。
  “你還記得大祭司一直保存的那顆魔石嗎?”
  洛秦在剛剛冥思中,終于記起與司徒令相似力量的魔石。
  洛秦常常往來魔法世界,因此他對魔法者的實力是非常了解的。
  魔法者絕大部分人都受制于魔核,使其無法突破自身上限,因此即使至今,在世的仍只有七位SSS級登記在冊魔法者。
  正是如此,洛秦在規劃中將魔法者實力最高都定格為SSS級,也就是最多神衛長級別便能輕松應對。
  可是司徒令的表現,卻大大出乎洛秦的意料,當司徒令開放第四顆魔核時,洛秦是震驚的,才會下意識保持距離。
  當司徒令再開第五顆魔核時,洛秦不得不全力應對,并對魔法者上限有了新的認識。
  司徒令雖已被洛秦射中,但他并不能確定司徒令是否還活著,也不能確定是否有比司徒令更強的魔法者,正是因為這樣的隱憂,令洛秦即使回到奧蘭,也不敢松懈。
  洛秦不斷思索著,恍惚間他記起小時候遇到與司徒令同樣的力量感覺。
  魔石,在神族里據說已流傳數十萬年,因其散發著異常的魔力,而被神族所忌憚。
  神族們不管使用什么方法,都無法毀掉魔石。
  最終,一位大祭司決定將其隱藏,使其不落于世。
  數十萬年以來,一直由大祭司保管。
  即使是洛秦,也只是在偶然的機會,與洛藍在大祭司藏室中感覺到那股力量。
  魔石被大祭司放在一處冰盒里,雖然未見真容,但接近冰盒附近,便能感受到那異樣的魔力。
  后來洛秦是通過上一位祭司口中,方才得知那是魔石,據說是魔王被神王擊殺后掉落的魔核。
  當洛秦聯想到魔王魔核時,不禁驚得睜開眼,喊住了洛藍。
  “魔石???”
  洛藍一時反應不過來,一臉驚疑。
  “就是大祭司藏室里的冰盒,那里面的魔石。”
  洛秦隨即站起,描述著冰盒。
  “魔石...”
  “哦...想起來了!古翎老祭司有說過...”
  “魔石怎么了?怎么突然問起這事?”
  “藏室里的東西可都是大祭司寶貝疙瘩,你該不會想...”
  洛藍思索了半天,方才想起,不過話語里透著幾分壞想法。
  “這次你回神域,把那個魔石取出來。”
  “藏到隱秘的地方。”
  “不能告訴任何人!”
  洛秦臉色陡然嚴肅起來,走到洛藍跟前,低聲道。
  “什么?藏起來?!”
  “......”
  “這...這要讓大祭司發現,那還不得殺了我...”
  洛藍先是一驚,自覺聲音高了,連忙壓低了聲音。
  “放心,有我在,大祭司他也不能拿你怎么樣!”
  洛秦眼神堅定,沉聲道。
  “秦...你該不會真想...”
  洛藍眼睛瞪著滾圓,既驚訝又暗喜道。
  “我對大祭司的位置沒有興趣!”
  “這次是為了我們神族安危,你務必將那魔石藏好。”
  洛秦語氣越發重了起來。
  “那個魔石到底怎么了?怎么跟我們神族安危聯系在一起了?”
  洛藍一頭霧水,疑惑地問道。
  “秦,這次會戰我們雖然敗了,但是我們神族還有許多戰士,你不用太擔憂。”
  洛藍以為洛秦失去信心,轉而安慰道。
  “不,不是那些魔人,我擔心的是魔王...”
  洛秦目光中透著些許擔心。
  “魔王?...”
  “哈哈,秦,別開玩笑了。”
  “魔王早被神王消滅了,哪里來的魔王?”
  “我知道你壓力大,這些天你多多休息。”
  “反正大祭司也不敢拿你怎么樣。”
  “我在神域等你好消息。”
  洛藍聞言,先是一怔,隨后搖著頭笑道。
  洛藍仍是以為洛秦吃了敗仗,導致的信心不足。
  “不是那事,你回神域一定要記得藏起魔石。”
  “不然我回去可得教訓你!”
  洛秦神情依舊嚴肅,再次強調道。
  “好...好...”
  “我會記得...”
  “回神域就去辦...”
  洛藍見洛秦那神態,自知無法忤逆,隨即順從地答應下來。
  “......”
  “那我走了,保重。”
  洛藍最后抱了下洛秦,揮了揮手,出了門。
  洛秦則坐回沙發,依舊思索著。
  ......
  與此同時,盤龍洞內,氣氛顯得異常冷冽。
  洞內大廳,冼筑既不看書,音逅也不玩牌,就這么愣愣地盯著墻體。
  幾位成員,呆呆地坐在沙發上,互相間沒有任何交流,似乎都有著心事。
  而司徒令房內,就只有慕容馨一人陪著司徒令。
  其他人都被慕容馨勸去休息,這次會戰慕容馨并未參與,當慕容馨從慕容敬那得知司徒令先回盤龍洞時,便立馬騎著奔霄趕回盤龍洞。
  可惜還是遲了一步,魔法會人員早已趕赴戰場。
  當他們回來時,已是疲憊不堪。
  慕容馨第一眼見到一臉慘白的司徒令時,心都不由得揪了起來。
  這已是慕容馨不知第幾次遇到的場景,她沒有多問,也不想多問。
  此時此刻,微弱的心跳已成為她最后的一棵稻草,她多么希望司徒令又能向之前一樣,跟她說沒事...
  這次司徒令的狀況比以往都來得嚴重,慕容馨的心一直惴惴不安,難以入眠。
  不過慕容馨沒有流一滴眼淚,就這么靜靜地坐在司徒令身旁,她堅信著司徒令又會跟以前一樣,再次蘇醒。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