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尋找隊友中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尋找隊友中

    “話說咱們就這么什么都不做,光站在這里看戲,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在看了一會戲后,劉在石轉過頭對著李澤晗問道。
  
      “我覺得是有點不好,這么這樣,挺能拉東勛哥他們的仇恨值。”李澤晗摸著下巴說道。
  
      “拉仇恨值也沒什么,反正他們兩個又沒法拿咱們怎么樣。”劉在石無所謂的說道。
  
      李澤晗沒有開口回應,不過從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的想法跟劉在石是差不多。
  
      因為過不了自己那一關,所以李澤晗和劉在石也簡單的進行了一些熱身運動,接著就走到跑步機那邊,利用跑步機來進行正式的熱身。
  
      不過在跑了沒一會,劉在石就有些不安分。
  
      一邊向李澤晗投去了一個挑釁的眼神,一邊開始調快跑步機的速度。
  
      顯然是想要跟李澤晗來一場競速。
  
      李澤晗挑了挑眉,也跟著劉在石一塊調整起了速度。
  
      但兩人競速的結果可以說是一開始就注定。
  
      雖然劉在石的體能不錯,但跟李澤晗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再加上劉在石因為面子問題,太過于逞強了點,所以只是十分鐘不到的情況下,他就敗下了陣來。
  
      “果然咱們這幫人里面也就鐘國那家伙能跟你比一比體力。”劉在石停了下來后,緩了好一會,才開口說道。
  
      “在石哥你是節奏亂了,不然不會那么快累。”李澤晗在將速度調慢后一邊調整呼吸一邊說道。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這勝負欲突然就燃燒了起來。”劉在石這會自己也是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在石哥你向來就是一個勝負欲強的人。”李澤晗對此倒是并不覺得奇怪。
  
      “這點我不否認,也就是隨著年紀的增長,我的自制力變強了,大多數時候才能成功克制。”劉在石笑著說道。
  
      “在石哥你的自制力是真的強,在我認識的人當中,絕對能排進前五。”李澤晗對著劉在石豎起了大拇指說道。
  
      “你這么夸我,難不成是在計劃著什么?”劉在石雖然被夸的挺高興,但又忍不住起了疑心。
  
      畢竟在來之前,他就做過很多猜想,琢磨著李澤晗約他們出來是有著什么目的。
  
      在抵達健身房后,他的警惕性就沒放松過。
  
      “在石哥你整天這樣疑神疑鬼的就不覺得累嗎。”李澤晗翻了翻白眼說道。
  
      他剛剛真的只是純粹的夸贊劉在石一句,結果卻換來了這樣的懷疑。
  
      “累是累點,但總好過因為大意而被坑。”
  
      “光洙以往的那些遭遇,就是很好的例子。”
  
      劉在石往李光洙那邊看了一眼說道。
  
      “光洙如果聽到在石哥你這話,會忍不住哭出來也說不定。”李澤晗忍著笑意說道。
  
      “有時候哭泣會是一種不錯的宣泄方式。”
  
      “也許在痛哭一場后,我們的光洙也能變得陽光一些也說不定。”
  
      劉在石若有其事的說道。
  
      “你這話應該當著他的面去說,這樣他才能明白在石哥你的良苦用心。”李澤晗指了指李光洙說道。
  
      “讓你配合著我,說出這些違心的話,也是為難你了。”劉在石話鋒一轉說道。
  
      “這不算什么。”李澤晗擺擺手說道。
  
      “如果你們兩個不運動的話,就到那邊的長椅上面坐著慢慢聊。”這時決定暫時休息一會的金泰熙,走了過來說道。
  
      “渴不渴?我去幫你買瓶水?”李澤晗當即關掉了跑步機,走到了她身旁關切的問道。
  
      “不急,等鐘國偶吧他們訓完,再去買也不遲。”金泰熙搖了搖頭說道
  
      然后配合著李澤晗的手,讓他幫自己整理頭發。
  
      因為金泰熙的存在,接下來的時間里面,李澤晗和劉在石是安分了不少。
  
      之后也認真的運動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而這一個小時的時間內,HAHA和李光洙還是沒能從金鐘國的‘魔爪’中逃出。
  
      直到他們的體力真的快要見底,金鐘國才放過了他們兩人。
  
      聽到自己二人終于可以解脫,HAHA和李光洙也顧不上自己的形象,直接癱倒在了地上,一點都不想動彈?
  
      “你們兩個這體力可真的是有點差啊。”
  
      “這才訓練了多久,竟然就累趴下了。”
  
      劉在石來到兩人中間蹲下,開始調侃起HAHA和李光洙。
  
      “在石哥你不要在那里說風涼話有本事你讓鐘國哥給你也來那么一輪訓練。”
  
      “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多長時間。”
  
      HAHA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語氣充滿了不服氣的對著劉在石說道。
  
      “這條件不對等,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劉在石扶了扶眼鏡說道。
  
      他自然是不會犯傻,被HAHA這么幾句話,就自己送上門去接受金鐘國的訓練。
  
      “光洙還好,東勛你的體力確實是差了點,跟在石哥沒法比。”金鐘國帶著笑意開口道。
  
      “這怎么可能,我這血氣方剛的年輕小伙怎么可能會比已經是大叔年紀的在石哥差。”
  
      “HAHA啊,雖然我確實是到了能被稱為大叔的年紀。”
  
      “但那也是那些二十代以下的孩子們才能那么稱呼我。”
  
      “你可沒有那個資格稱呼我為大叔。”
  
      劉在石沒好氣的說道。
  
      “反正我就是不承認自己的體力要比在石哥你差。”HAHA堅持著自己體能更好這個觀點。
  
      “在石哥常年運動,生活又那么規律,體能跟三十代的人相比,絕對沒有問題。”
  
      “反倒是你,那體能真的是有點差。”
  
      金鐘國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說道。
  
      “東勛哥經常日夜顛倒,又整天喝酒,體能變差是很正常的事情。”李光洙開口說道。
  
      “光洙啊,這個時候你應該跟我站在同一陣線。”HAHA轉過頭面無表情的看著李光洙說道。
  
      “東勛哥,跟你站在同一陣線來對抗在石哥跟鐘國哥的組合,我實在是看不到一絲希望。”
  
      “所以請恕我保持中立。”
  
      李光洙表情平靜的說道。
  
      “光洙的這個選擇非常的明智,只有你才頭那么鐵,不撞南墻心不死。”劉在石笑著說道。
  
      “我可不是那種沒有骨氣,輕易就向惡勢力低頭的人。”HAHA選擇了用硬氣的態度來回應劉在石這話。
  
      “你這話可是把你唯一可能拉攏的幫手給推到了對立面。”劉在石好笑的說道。
  
      “如果是別人我還要爭取一下。”
  
      “對象是光洙的話那就算了,那就是一個隨時可能背叛的主。”
  
      “別在關鍵時刻,見情勢不對,就調轉槍頭來對付我,那我更坑。”
  
      HAHA坐起身,撇撇嘴說道。
  
      “這個倒是很有可能,畢竟這可是光洙。”金鐘國同感的點了點頭說道。
  
      換成是他,估計也會跟HAHA一樣的選擇。
  
      “聽你這么一說,這責任還真的是在光洙的身上。”劉在石若有所思的看著李光洙說道。
  
      “就是因為你們整天說這些有的沒的,節目的觀眾才會將我跟背叛這不怎么好的詞掛鉤。”李光洙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不整天玩背叛那套的話,我們也不至于那樣。”
  
      “HAHA和石鎮哥不也沒少上演背叛的戲碼,怎么不見我們那么對他們。”
  
      劉在石搖了搖頭說道。
  
      “這責任就在光洙你自己的身上,不要怨別人。”
  
      “責任到底在誰身上,現在已經說不清楚。”
  
      “不過既然在石哥你們是要那么看我,那我就將那背叛之路走到底。”
  
      李光洙閉上眼半響,平復了自己的情緒后,語氣無波的說道。
  
      “你這些年就沒有偏離過這條道路。”HAHA吐槽著說道。
  
      “現在我將更加貫徹這條道路,背叛的手段也不會再那么純粹。”李光洙似乎是被打開了某個莫名的開關一樣,那情緒現在是變得異常的亢奮。
  
      “光洙你這話當著大家的面說出來,在石哥他們可不會無動于衷。”李澤晗的視線在劉在石等人臉上一掃而過,三人的表情變化基本都被他給注意到,明顯因為李光洙的這句話,心里開始打起了什么主意。
  
      “就算我什么都不說,他們也不會什么都不做,那我還忍著干什么。”李光洙破罐子破摔的說道。
  
      “光洙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想不到反駁的話語。”HAHA摘下帽子將其反戴后說道。
  
      “又或者說你根本就沒想過要反駁。”金鐘國瞥了他一眼說道。
  
      李光洙對著兩人投去了一個幽怨的眼神接著就不再出聲。
  
      “我看澤晗你還是先來說說今日把我們約出來的原因。”劉在石看向李澤晗說道。
  
      “在石哥說得對,既然人都已經到齊了,澤晗你也沒必要再那么把事情藏著掖著。”HAHA也將注意力轉到了這事上面。
  
      “我之所以把大家給約出來,是想要向大家發出一個邀請。”李澤晗整理了下語言,開口道。
  
      “如果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那你就不用說出來了。”HAHA擠眉弄眼的說道。
  
      “澤晗你別管他,盡管把事情先說清楚。”金鐘國開口道
  
      “我是希望你們能跟我一塊組隊,參加由建模哥舉行的慈善運動會。”李澤晗不在賣關子,說明了原因。
  
      “慈善運動會?是正式活動還是建模哥自發準備?”對慈善的事情最關心的劉在石趕緊追問到
  
      “是由建模哥發起,太珍兒大哥和士燕怒那他們夫婦一塊參與籌備。”李澤晗
  
      “能不能說的具體點?”金鐘國也來了興趣。
  
      “最終方案還沒有確定下來。”
  
      “不過估計也就是這幾天的事情。”
  
      李澤晗帶著幾分期待說道
  
      “運動會允許四支隊伍參賽。”
  
      “每支隊伍則需要由十位隊員組成。”
  
      金泰熙開口說出了一些已經商量好的事情。
  
      “每支隊伍十人?!看來建模哥他們這次會弄出不小的動靜啊。”劉在石驚訝的說道。
  
      他原本還以為金建模只是一時興起,弄一個小型的家庭運動會。
  
      現在這情況看來,這都能跟中小型企業舉辦的運動會相比的節奏。
  
      “參加這次運動會的人,每位至少需要繳納五萬元的費用。”
  
      “最高則可以繳納二十萬元。”
  
      李澤晗接著補充到。
  
      “這些費用最后是會用到慈善活動上,對吧?”劉在石心里很快就猜到了這些費用的最終用途。
  
      “在石偶吧你猜的沒錯,這些收取的費用,最終會以勝利的隊伍的名義,進行捐贈。”金泰熙點了點頭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算上我一個。”金鐘國舉起手說道。
  
      “鐘國哥你怎么那么干脆就答應了?”HAHA詫異的看著金鐘國問道。
  
      “這有什么好猶豫的,反正我最近行程比較空閑,這事情又挺有意義。”
  
      “我并沒有拒絕的理由不是嗎。”
  
      金鐘國理所當然的說道。
  
      “最重要的是,這是要搬家運動會,跟運動扯上關系的事情,鐘國他肯定更不想錯過。”劉在石一副看穿了金鐘國的表情說到。
  
      “那在石哥你的意思呢?”HAHA看向劉在石問道。
  
      “等具體的時間出來后,你們跟我說一聲,如果行程方面調整的過來,我就去參加。”
  
      “正如鐘國所說的那樣,這樣有趣又有意義的事情,我也不怎么想錯過。”
  
      劉在石非常認真的對著李澤晗和金泰熙說道。
  
      “我最近也比較閑,所以我也決定參加。”李光洙在經過了一番深思后也做出了決定。
  
      “既然你們都決定要參加,那我也不能落下。”HAHA也做出了決定。
  
      “那真是太好了。”李澤晗拍了下手,高興的說到。
  
      “加上我們四個,也還差四個人,澤晗你心里有沒有其他想要邀請的對象?”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加入隊伍,金鐘國自然對剩下的隊員非常的關心。
  
      “是五個人,泰熙她會以啦啦隊的身份參加運動會。”李澤晗糾正到。
  
      “那到時候我也叫上高恩,讓她也成為咱們隊伍的專屬啦啦隊的一員。”
  
      “既然這樣,我也把智善給叫上。”金鐘國也不想放過這個能在吳智善面前好好表現的機會。
  
      劉在石也開始考慮是否要將妻子羅靜恩也給叫上。
  
      面對這樣的活動,有著不輸給劉在石的興致的羅靜恩,拒絕參加的可能性并不大。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