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蓋世群英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沿途修行

第二百四十二章 沿途修行

    
  
      (今日為答謝顧筱影書友,三更!)
  
      直到最后,他終于是堅持不住,一頭就往地上栽去,蘇傲天才停了下來,招呼大伙兒落到了地面上。
  
      而一落地,這些人的舉動又讓龍云飛大吃一驚。他們竟然是立刻盤膝而坐,不是休息,而是修煉起來!就是谷梁之,在大口地喘了一陣之后,也掙扎著爬起,投入了修煉!
  
      他們的修煉,已經不能叫刻苦,只能叫瘋狂了!
  
      修煉了一陣后,蘇傲天率先恢復過來,對菲兒微微一笑,說道:“菲兒姑娘,透支后立刻修煉,對于修為提升之大,難以想象。我們一直都是這么做的,且從中著實受益匪淺,菲兒姑娘不妨一試,定會有所進益。”又對洛盈袖說道:“你怎么樣,若是不累,就繼續趕路。”洛盈袖也是從未有這么辛苦過,不過她畢竟基礎好,修為扎實,還能堅持,就笑著回道:“不妨,繼續走吧。”一行人遂沖天而起,繼續飛奔。
  
      飛了一會菲兒就堅持不住了,蘇傲天過來摻住她,示意她立刻修煉,等到有所恢復后就放開手,讓她繼續飛行,如此三番幾次直到菲兒也是往地上栽落后,大伙兒才再度停下。這一次,不用蘇傲天說話,洛盈袖三人也是抓緊時間修煉起來。
  
      直到進入了中部大區,蘇傲天察覺到并沒有修士跟上來,估計羌吳城的勢力是不會追上來的了,才停止了飛行,招呼大伙兒修煉。
  
      這一次亡命飛奔,到最后連龍云飛都出現了透支的跡象,他咬緊牙關,按照蘇傲天的說法,極力與身體的疲勞極限抗衡,強打精神不讓自己睡去,等到這股倦意終于被消除之后,他果然感覺到精力前所未有的充沛,舊力盡去,新力方生的奇妙感覺,令他覺得無論是修為上還是神魂上,都有了細微的增長,方才明悟了一些蘇傲天的道。此刻終于是知曉,這一群年輕人的修為,并非僥幸得來,雖然他們的天分都不怎么樣,但是他們在拼命地用后天的努力,在一點一點地彌補這些不足!
  
      洛盈袖和菲兒也明白了這些人的不容易,心里各有感慨。這一次的經歷,對他們三人的好處之大難以想象,為他們打開了一扇全新的門,使他們從自己的宗門局限中走了出來,開始明悟到天下之大,并非只有洛家這樣的龐然大物才是世間不變的永恒,大道萬千,各有不同,任何人都是不容小覷的,就看他能不能將自己的潛力逼迫到極限,最后超越極限。
  
      而這個道理,在他們這些傳統豪門世家的人里,也就是洛問天這等天縱英才已經先人一步明白了,其他的人,即便是族中的實權長老,或者是家主這樣的人物,也未必能有這種領悟,甚至在洛問天等提及的時候,被認為是異想天開,奇談怪論,甚至是荒謬!
  
      既然身后沒有什么危險了,蘇傲天就建議還是步行吧,這樣對修行上更為有力。龍云飛此時,對蘇傲天已經是十分敬佩了,和自家少爺一樣,他也感到這個蘇傲天確確實實不簡單,還是小姐有眼光,自己空活了一大把年紀,見識還不及這些年輕人!
  
      一路上遇到一些妖獸,實力差一些的,蘇傲天就讓菲兒、谷梁之等單獨應付,其他人并不插手,只是全神防護著防止他們送命就是了,即使稍有不敵也要咬牙堅持。洛盈袖也不想只憑控魂術這樣的大神通制敵了,學著力博妖獸。蘇傲天雖然心疼,然而她很堅持,也就不再攔阻。
  
      眾人的修煉熱情上來了,這路程就走得越發慢了,過了十余年,他們才穿過中部大區,進入東部大區,一路走回荊襄城。洛盈袖已經不是那個嬌滴滴的世家小姐,她的面容清麗如昔,氣質超凡絕俗,一如既往還是宛如天上仙子,然而若是熟悉她的人,就會察覺到那一絲未曾有過的堅毅不拔。她的道心,本來極簡極純,很容易留下烙印,而蘇傲天對她影響最大的,就是將自己的成就無上大道的執念,深深地刻在了她的心里。
  
      而收獲最大的,卻是菲兒,到達荊襄城的前幾天,她突破到了煉虛境界,而且沒有費多少工夫,就將境界鞏固下來了。
  
      回到荊襄城,蘇傲天立刻聯系滕云強,他急忙趕來,先是埋怨蘇傲天去了這么久,忙得他天昏地暗,然后就讓他煉制集合體,最后才告訴他一個好消息,就是洛問天那邊,仿制飛舟煉制成功,傳送節點不日就將鋪設到玄武州的邊界,這幾天正好趕去回合。
  
      蘇傲天就讓慕容秋白等人修養一陣,自己帶著洛盈袖三人和滕云強乘坐飛梭趕往玄武州。空間穿梭比起雙腳來,便捷那就不用提了,只是幾個時辰的功夫,他們就到了與玄武州的接壤處。
  
      過了數日,蘇傲天察覺到遠處空間一陣波動,然后過了一會,就看到一個黑點出現在天邊,旋即變成了一團黑影,轉眼間一艘大船就飛到了面前!
  
      這船比他的飛梭少說也大了十幾倍,看外觀比天涯海閣的飛舟要大,遍體通黑,外觀毫不出奇。大船落地停穩,就看到整個船面平平整整,沒有任何建筑。然后才看到船身中央慢慢升起一間房屋,洛問天當先走出,顧云天和其他數人先后也出來了。
  
      洛問天回到白山城后,稟明家主,召集全族煉器師,研討了數次后就開工煉制。顧家也派出大批煉器師來相助,合兩族之力,耗費了無數的器材,終于將這船煉制成功。考慮到主要是交易使用,并沒有在武力方面多做耗費,只是預留了相應的空間,方便日后改造。而對于如何將這個龐然大物進行平穩的空間穿梭,洛問天也是大傷腦筋,兩族中凡是對空間略有心得之士,全都與他一起參研,等到終于圓滿完成后,洛問天對空間的理解,更上層樓,其余人等也是收獲極大。
  
      看到蘇傲天和洛盈袖也來了,洛問天自然是喜出望外。寒暄過后,蘇傲天就把他拉到一邊,拿出寒鐵讓他再煉制一艘,立刻讓他叫苦不迭,一邊抱怨一邊卻眼也不眨地就將寒鐵收入了儲物空間。
  
      蘇傲天又耗費了半個月,煉制了一個大集合體,滕老板封好玉匣,打上神識烙印交給洛問天,做為下一艘飛船的操控核心。洛問天當即就要回轉,并且要帶著洛盈袖一起走,畢竟她很久沒回家了。蘇傲天戀戀不舍,洛盈袖就安慰他,反正現在有了飛船和飛梭,空間傳送十分便捷,荊襄城和白山城已經是咫尺天涯,想要見面易如反掌,況且她也想家了,菲兒和龍伯也要回去。
  
      洛問天走后,蘇傲天就問起和散修盟的合作進行得如何。滕云強眉飛色舞,說道端木聽雨把散修盟搞得有聲有色,擴張得十分迅速,門下修士眾多,多寶閣與他的合作,可謂是兩全其美,現在東部大區的送貨網絡早已布好,借助于散修盟和各城市的傭兵工會,十分快捷。
  
      申屠無痕的隊伍也是急劇擴張,荊襄城周圍萬里之內都是他們負責的范圍,再遠的地方,就由他們送到當地的多寶閣分店后,由那邊組織發送。目前所欠缺的,還是飛舟,如果有個二三十艘,那多寶閣轉瞬之間就會開遍承天大陸。
  
      蘇傲天聽得只撇嘴,你滕老板真是財大氣粗,還二三十艘,你怎么不去把天涯海閣買下來,讓他們專門為你煉制飛舟?洛問天耗費十幾年的功夫,才好不容易煉制了這么個仿制品,飛舟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么?如果是這樣,那天涯海閣還怎么在承天大陸立足?
  
      蘇傲天馬上投入煉制集合體,一口氣煉制了十余個,然后就琢磨著往散修盟一行。和滕云強說了一聲后,他就只身上路了。
  
      一路上他不時地聽到散修盟的各種消息,得知自打散修盟成立后,散修的地位有了很大提高,以前他們勢單力孤,時常遭到宗門的欺壓不說,被人劫掠送命的也是不計其數,端木聽雨打著為天下散修造福的旗號,不僅禁止在散修之中互相劫掠殺人,而且率領散修打擊盜匪,勒令他們解散,如果愿意洗心革面,可以吸收到盟里,更是對幾個劫掠散修的小宗門展開了報復,懲治了殺人兇手不說,還迫使這些宗門做出賠償。
  
      一開始還有宗門不將他放在眼里,揚言要將散修盟瓦解,但是被端木聽雨以雷霆手段連根拔起后,散修精神振奮,入盟之人越來越多,散修盟聲勢日盛,這些小宗門終于明白,世道有變化了,不再敢耀武揚威,而是對散修盟心存畏懼,行事收斂了許多。
  
      看來端木聽雨兌現了他的承諾,憐惜天下散修孤苦,誓要為他們出一點力。只是這么做,誠如方勝寒所言,散修盟勢力壯大后,必然樹大招風,遲早會被人視為眼中釘。如果承天門這樣的龐然大物出手,那散修盟能夠承受的起么?除非端木聽雨背后,有雄厚的勢力支持。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