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天神訣 > 第3279章 一切前因后果

第3279章 一切前因后果

宮無君和楊玄藏都是渾身一震,這個時候,居然有人的力量可以直接鎮壓他們兩個人。
  
  特別是宮無君,當看見來人之后驚喜交加,大叫道:“長谷喜大人,快救我!”
  
  那身影竟是五位執政司中的第一位長谷喜。
  
  楊玄藏臉色大變,一顆心直接沉了下去,猛地推進戰戟,想要盡快斬殺宮無君,卻被宮無君壓制得實實的,他要拖延時間。
  
  長谷喜目光一轉,就瞬移過來,沒有任何情感的說道:“宮無君,你真是令我失望了。”
  
  宮無君臉色煞白,急道:“大人……”
  
  長谷喜伸出手指搖了搖,說道:“不用說話了。”
  
  然后伸出手來,直接放在宮無君的頭頂上。
  
  宮無君臉色大變,驚駭道:“大人,你這是要做什么?!”
  
  長谷喜道:“反正你是要死的,這一身能量,還不如給我滋補一下。”
  
  “什么?!”
  
  宮無君一下如墜冰窟,驚恐道:“大人,大人你……”
  
  長谷喜的秘法已經施展在他身上,可怕的力量瞬間從全身涌入頭頂,再破體而出,被長谷喜吸入掌心。
  
  楊玄藏也驚駭的看著這一幕,但在鬼界之中,彼此吞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哪怕是十星之后,也不例外。
  
  宮無君渾身哆嗦,似乎已經預感到自己完蛋了,猛地醒悟過來,失聲叫道:“我明白了!這一切的背后不是江川蘭,而是你!”
  
  長谷喜專心致志的吸收著能量,微微睨了下眼珠子,又看了楊玄藏一眼,哼道:“不錯,江流宗的伍泰是我的人。”
  
  楊玄藏同樣臉色大變,一股寒意涌遍全身。
  
  他終于明白了,為何伍泰如此容易就忽悠到了村麻子,因為伍泰拿出的種種物件,以及執政司烙印,全都是真實的。只不過背后之人不是江川蘭,而是長谷喜。
  
  伍泰站在遠處,遙遙拜下,道:“見過大人。”
  
  村麻子等人傻住了,有種極大的恍惚感,覺得不真實。但幾人很快就狂喜過來,既然是長谷喜的安排,那么他們豈非找到了更大靠山?都是興奮不已,急忙跟隨伍泰一起拜下。
  
  楊玄藏滿是苦澀,和宮無君一戰已是油盡燈枯,接下來等待自己的,不知道是什么命運。
  
  伍泰嘆道:“青玄公子,鬼藏大人,我可不是有意瞞你。若是沒有長谷喜大人撐腰,我哪敢和一位執政司對抗?即便我有心幫你,我也不能把整個伍家和江流宗賭上啊。何況你要我做的事,我全都做到了,你的大仇也已經得報了。”
  
  楊玄藏道:“那接下來你們打算怎么對付我?”
  
  伍泰道:“這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宮無君渾身顫抖,能量被一點點抽空,顫聲道:“為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長谷喜輕蔑的看著他,說道:“你覺得呢?以你這般聰慧的智商,難道會想不明白嗎?”
  
  宮無君心念電轉,渾身一顫,哆嗦道:“難道北島中樹……”
  
  長谷喜點頭道:“也是我殺的。除了我之外,你們三人誰有這樣的實力,能夠瞬殺北島中樹?即便是我,也是憑借他對我的巨大信任,直接偷襲完成。”
  
  宮無君一顆心沉落谷底,“這么說來,整件事都是你的陰謀,就連那小神劫的名額也是假的了?”
  
  長谷喜搖頭道:“名額不假,但要進入小神劫,并非什么難事,你們幾個都可以進去。”
  
  宮無君怒道:“那為何要布置讓我們自相殘殺?”
  
  長谷喜嘆道:“若是小神劫再等一千八百萬年,就什么事也沒有了。可偏偏下一次卻只剩三年,而我身上的傷……,你懂得。”
  
  宮無君瞬間明白,原來長谷喜拋出一個名額,就是為了讓他們自相殘殺,然后直接吸取吞噬他們的能量,替自己療傷。
  
  長谷喜道:“畢竟萬古至尊的誘惑太大了。”
  
  楊玄藏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以他的聰慧,自然也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只是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正在準備的小神劫,鬼界之人也在準備,而且莫名就造成眼前這一場因果。
  
  長谷喜道:“你們都是我的得力手下,若非萬不得已,我也不想犧牲。但事已至此,犧牲也要犧牲,沒什么好辦法。”
  
  宮無君慘然道:“想不到我縱橫一世,居然會落入你這等算計之中,而又死于一位舊敵之手,真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
  
  長谷喜道:“這下你可以安心去了吧。在你之前,就剛剛不久,我已經把江川蘭吸收了。再吸收掉你,我的傷勢便可以痊愈。你們三個一死,安達部就會明白發生了什么,所以他也不能留。你們四個合作共事了這么久,此刻一起上路,也算是有始有終。”
  
  宮無君悲憤至極,卻沒有任何辦法,只能被長谷喜一點點的抽空力量,然后魂飛魄散,化作天地間的塵埃散去。
  
  楊玄藏收回戰戟,站在一旁,拼命調息真元,不知接下來會是什么命運。
  
  長谷喜看著他說道:“不錯,你知道逃跑是沒有用的。”
  
  楊玄藏道:“不管什么情況,我也算是幫了大了一點小忙,而且我并非鬼族,大人也不方便吸收我吧,不如就此讓我離去。”
  
  長谷喜皺了皺眉,沉吟道:“你的情況伍泰已經跟我說的很清楚了,的確是有些難辦呢,到底殺不殺你呢?”
  
  若在這之前,他肯定已經出手擊殺楊玄藏,抽他魂魄出來吸收,修補自己的力量。
  
  但之前吸收的北島中樹還沒消化完,現在又吸收了江川蘭,宮無君,等會還有一個安達部,怕是足夠自己消化幾年了,眼前這個楊玄藏完全就是一個雞肋。
  
  他望向伍泰說道:“這人是你朋友,你來決定吧,是殺是留?”
  
  伍泰微微變了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楊玄藏的目光也望了過來,他竟有些閃躲,不敢迎接,內心瞬間陷入巨大的掙扎中。
  
  到底是殺還是留?
  
  若是留下的話,自己今日誆騙了他,將來會不會報仇?以楊玄藏的實力,若是要對自己報仇的話,那將會是毀滅性的災難。眼前這宮無君就是最好的例子。
  
  
捕鱼达人破解无限金币